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二十二章 淮水决堤,水妖肆虐

第二十二章 淮水决堤,水妖肆虐


  “桀桀桀。”

  随着一声声刺耳的怪笑声响彻虚空。

  张让周围迷雾突起,恍惚间,双眼皮开始不断下沉。

  迷迷糊糊之间,张让竟是陷入了沉睡之中。

  啊!啊!啊!

  于沉睡之中,张让惨叫连连,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

  张让在声嘶力竭的呐喊声中,将力量聚集于双掌之上狠狠的朝着自己丹田之上重重一拍。

  砰的一声!

  张让丹田碎裂,口吐鲜血不止。

  然而,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没能从沉睡中醒来,面上的惊恐之色愈渐浓郁,面色苍白,毫无血色。

  不一会儿,百丈范围内笼罩的黑雾,也是逐渐散去。

  天池十二煞一个个露出身形,围绕在张让附近。

  “啧啧啧!”

  “老大的童心真经越来越可怕了。”

  铁帚仙摇头晃脑的啧啧出声间,天池十二煞一个个都是饶有兴致地望着面上各种惊惧之色变化不断的张让。

  又过了好一会儿天池十二煞打扫完了战场之中,某一瞬间,张让陡然脖子一歪,径直晕了过去。

  “废物。”

  貌若小童的童皇见状,不屑一喝间,便是随手掐住张让的脖颈,拎起张让道:“走,我们回去向主公交令。”

  ......

  东武城,太守府大殿,武战落座于主位之上。

  “天池十二煞叩见主公。”

  一进入大殿之中,天池十二煞便赶忙恭恭敬敬地跪拜行礼道。

  嘶!

  一旁的薛万年眼瞅着天池十二煞拎着死狗一样的张让,以及一堆残骸血肉回来,不由得眼皮猛地一跳。

  十常侍,个个都是至少生玄境的强者,尤其是为首的张让,可是死玄境一重的存在,乃是秦桧座下得力的爪牙。

  寻常死玄境强者见了都得绕道走。

  可天池十二煞,区区十二个生玄境一重,居然如此暴力的碾杀十常侍之九,还将张让给生擒活捉了回来。

  简直可怕!

  心神微动,这更让薛万年坚信,他之前见到天池十二煞之后的第一感觉,绝对没有错!

  如此可怕诡异的天池十二煞,就算是他恢复之前巅峰战力,只怕对上了,也是生死难料!

  “主公,我等已经诛灭了十常侍之九,张让丹田已碎,可任凭主公处置。”

  手指了指地上的碎肉残骸,还有一直昏迷不醒的张让,童皇恭声禀报道。

  “都起来吧,你们做得很好。”

  武战微微点头,毫不吝啬的夸赞出声。

  “吾等多谢主公。”

  天池十二煞闻言大喜。

  在他们看来,能够得到武战的认可,无疑是他们最大的荣幸。

  “薛将军,我听说,三十年前,十常侍也曾以张让为首,对你进行过迫害。”

  “不若,我将这张让交给你审讯,也顺便让你出一口恶气如何?”

  下一刻,武战扭头望着薛万年缓缓出声道。

  闻言,薛万年却是没有想象之中的喜色,反倒是面带忧虑之色道:“主公容禀,我觉得,这审讯之事,还是交予文和先生比较好,我在这一方面,还是...”

  摇了摇头,自家人知自家事,他曾是大夏第一猛将,要说带兵打仗,冲锋陷阵,他的确在行,但,审讯张让?

  算了吧,让他狠狠抽打张让一番出口恶气也就算了,真要指望他去问出什么来,明显不现实。

  “贾诩拜见主公。”

  薛万年话音刚落,贾诩便正好进入大殿。

  “免礼吧。”

  “文和,刚刚薛将军所言,想必你也听到了。”

  “你觉得如何?”

  贾诩是武战特意派人传信召回的,眼下,黑山郡已经基本平定,大局交给秦琼把控即可。

  “不若这样,主公,这审讯张让一事,我为主,薛将军为辅,主公以为如何?”

  贾诩眼珠子一转,很快便是想到的解决之法。

  如此,既能让薛万年出口恶气,又能让贾诩最大程度压榨出张让的剩余价值。

  “好,那便这般定了。”

  武战当即拍板定下。

  “多谢主公。”

  薛万年躬身道谢。

  ......

  时间一晃即逝,转眼间,距离八级洪灾开始,已经过去了足足十五天。

  这一天,禹都,大夏王宫,金銮大殿上。

  整个大殿之中,一众文武百官皆是眉头紧蹙,好似发生了什么泼天大事一般。

  龙椅之上,一袭盛装的夏王,手里品着香茗,一脸的陶醉,丝毫没有一点愁色,与殿下大臣形成鲜明对比。

  “陛下,眼下天降暴雨,连绵不绝,十五天了,淮水已然决堤,大夏十三道,恐都将成为一片汪洋。”

  “无数百姓也势必会被这汪洋洪流所吞噬,大夏危矣!”

  殿下,一位老臣哭丧着脸,字字句句皆满含焦虑。

  他是大夏王朝的元老柱石,也是当今大夏王朝的右相诸葛元平。

  今日一早,闻听得贯穿大夏十三道的淮水决堤,他整个人一下子便苍老了许多。

  “非但如此,根据各地奏报,现今,淮水决堤,淮水之中的水妖,也争相开始作乱天下,大量水妖,正在大肆的捕杀百姓。”

  “微臣恳请陛下立刻下令,派出大夏供奉堂的强者们,前往各地猎杀水妖,以保各地百姓不被水妖残杀。”

  诸葛元平身侧,又一位老者,佝偻着腰,带着嘶哑的嗓音,沉声恳求道。

  他是大夏王朝的四朝元老,常年担任大夏的左相一职。

  “右相,你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吧?”

  “区区淮水决堤,淹死几个贱民,大夏就危了?简直一派胡言!”

  “还有左相,你难道不知道,大夏供奉堂是为了守护禹都,保护王室子弟而生,朕岂能为了区区贱民派出大夏供奉堂的强者?”

  哪知道,夏王竟是当场痛斥了左相、右相,言辞间,左一声贱民,又一声贱民,丝毫没有将天下苍生放在眼里。

  “陛下,这...”

  闻言,无论是左相伊安还是右相诸葛元平,乃至于满朝文武,人人都是不可思议的望着夏王。

  仿佛,他们才第一天认识夏王一般。

  “陛下,翰林院首席李大人求见!”

  就在金銮殿内气氛僵硬之际,忽有太监匆匆入殿禀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