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三十九章 葬灭十万北漠铁骑

第三十九章 葬灭十万北漠铁骑


  澎湃的气运逐步引动天地大势。

  砰!砰!砰!

  一声接着一声的天地震荡。

  正见得,武战头顶气运横贯天穹,直冲星河。

  紫微帝星再度现世,紫色的光蕴笼罩四野,一度盖过了大日的光辉。

  紫气东来三千里,沐浴在无边紫气之中,武战只觉眉心之中的天帝印记变得无比灼热起来。

  瞪!

  天帝印记骤然洞开,一道骇人无匹的金芒,顷刻间洞穿万里虚空。

  可怖的威压,如同山岳般,倾轧在整个大夏王朝上空。

  铛!

  天音乍起。

  武战体内金珠力量已经溢满,随之,武战的境界,开始疯狂攀升起来。

  生玄境七重、生玄境八重、生玄境九重...

  直至死玄境一重!

  “怎么可能?”

  眼见得这一幕,张有道忍不住惊呼出声。

  仅仅只是瞥了一眼天穹之上,与人王剑合一,宛若上古天帝般的武战,他就感觉双眸好似被针刺穿了一样,不觉已经有鲜血溢出。

  “不,唯有吾王才有资格拥有人王剑。”

  “你不配!”

  桑昆双眸渗血,死死地盯着武战,发出不甘的咆哮声。

  “呵。”

  武战冷冷一笑。

  铿锵一声!

  人王剑陡然爆发出炽热的剑芒。

  昂!

  一声龙吟,荡尽四野。

  万丈剑芒,瞬间划破无尽虚空。

  只听轰隆一声。

  桑昆的身躯,便是在这道凛冽无匹的剑光之中,崩碎成漫天血雾。

  嘶!

  倒吸一口凉气。

  张有道浑身发寒。

  他能够感受到,那一道剑光的威势,已然远远超越了万寿境。

  张有道不敢丝毫停留,转身就欲逃离。

  太可怕了。

  此时的武战,得到紫微帝星的浩瀚星力加持,人王剑的无垠气运加身,战力已经达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

  张有道连在此多停留哪怕一息的勇气都没有。

  “呵。”

  望着张有道逃跑的身影,武战嘴角微扬,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之色。

  事实上,武战只有一剑之力。

  本来若是张有道坚持不走,武战也只能让冉闵与其一战。

  现在他主动退走,于武战而言,却是正好。

  “武战,你,你不要乱来。”

  随着桑昆身陨,张有道逃跑,感受到武战霸烈的目光转到自己身上,拓尔汗骇得连退数步,面色发白。

  “拒北城,是我父武正平当年为北方三道百姓打下的一片栖身之地。”

  “拒北城,更是我九位义姐以三千残卒抵御北漠十万铁骑,坚守三年之久的地方。”

  “今日,我来了,我当继承父志,不仅要为北方三道的百姓守住这拒北城,更要率领大军打入北漠王庭,为北方三道被屠戮的父老乡亲报仇雪恨!”

  “拓尔汗,你纵兵肆虐拒北城,犯下累累血债,罪责当诛。”

  “冉闵何在?”

  武战横空而立,有如天神般,威临北方三道,字字句句铿锵有力。

  “乞活!乞活!乞活!”

  不待冉闵应声,便听得拒北城内,乞活之音响彻天穹。

  一位位乞活军,周身都为一层淡淡的金芒所覆盖。

  他们的力量,在这一刻,获得暴涨。

  紧接着,他们便化身地狱里的恶魔,穷凶极恶的撕碎面前的一切敌人。

  短短时间,北漠铁骑就被生生活撕了上万。

  拒北城内,一位位武者从百姓之中走出,他们自愿加入乞活军,愿为拒北城,为北方三道的黎民苍生,杀出一个朗朗乾坤。

  错综复杂的巷道内,数不清的百姓或堵住他们的退路,或扔出菜刀、木棍等等,用他们的方式,全力诛杀着北漠铁骑。

  受到武战的言语刺激,他们鼓起勇气,热血沸腾,不再惧怕,誓要以自己的双手,为死去的人们复仇!

  大势之下,北漠铁骑再不复先前凶威,眼瞅着,十万北漠铁骑,都要被这拒北城上下汹汹燃烧的复仇怒焰所吞没。

  “末将在!”

  与此同时,冉闵躬身听令。

  “杀了他。”

  武战手指着拓尔汗,双眸之中,杀机毕露。

  “诺。”

  冉闵应声之后,转而踏向拓尔汗,一步一步又一步。

  每一步,都仿佛在压迫着拓尔汗的神经一般,他的面色,愈渐苍白,浑身上下不自觉地开始发颤。

  同为万寿境一重。

  他在冉闵的气势威压下,俨然连呼吸都显得格外困难。

  “戟!”

  一声重喝。

  天王钩戟化作数千丈的血芒,呼吸间,破碎无尽苍穹。

  有如一道锋寒的光刃般,无情洞穿了拓尔汗的胸膛。

  噗通一声。

  重重栽倒在地。

  拓尔汗胸膛之上,血如泉涌,触目惊心。

  噗!

  一口精血喷出。

  挣扎着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死!”

  冉闵驾驭着朱龙马,如一团烈火般,裹挟着森然可怖的煞气,来到拓尔汗身前。

  双刃嗜血矛狠狠一挥。

  砰!

  拓尔汗人头落地!

  “主公,拓尔汗已死。”

  拎着拓尔汗血淋淋的人头,冉闵来到武战面前,恭声交令。

  “将拓尔汗的人头悬于拒北城城头。”

  双手负立间,武战目视远方。

  此举是武战对北漠王庭的警告,更是一种震慑。

  “诺!”

  冉闵应声而去。

  随后,当冉闵亲自加入拒北城内的厮杀后,北漠铁骑兵败如山倒,乞活军势如破竹,与城内武者、百姓默契配合之下,花费了数日时间,终是将十万北漠铁骑,都葬灭在了这拒北城之中。

  ......

  大燕王朝。

  燕都,王宫大殿。

  燕王一袭龙袍,眸光威仪,俯视文武百官。

  “宣,张仪!”

  燕王身侧,一位太监,突然高呼出声。

  踏!踏!踏!

  一声声重踏之音,随之传入王宫大殿之内。

  入眼处,一袭青衫,昂首阔步踏入大殿。

  行走之间,满头长发,无风自动,温润如玉的面庞之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

  “张仪见过燕王。”

  微微躬身,不卑不亢。

  “放肆!”

  “张仪,你竟敢见王不跪!”

  “臣请陛下治张仪一个大不敬之罪。”

  群臣之中,一位威风赫赫的将军,手指着张仪,怒斥出声。

  旋即,又是单膝跪地,请燕王降罪张仪。

  张仪瞥了一眼这位将军,轻笑摇头,不以为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