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四十六章 夺下安南道

第四十六章 夺下安南道


  “呵呵!”

  张角闻言,仿佛听到了这世间最大的笑话般,冷笑连连。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岁在今朝,天下大吉!”

  “诸位且听,那风中的哀鸣,是大夏倾覆前夕的丧钟。”

  “诸位且看,那冉冉升起的新星,将照亮我黄巾大军前行的道路,那是天地的预示,大夏将亡,我太平道必将取而代之!”

  随着张角蛊惑人心的声音响彻四方,三十万官军,不觉已是人心浮动。

  “叮,张角神魔技:蛊惑人心持续发动,随着时间的流逝,蛊惑之效,将会愈渐明显。”

  “哼!”

  “妖言惑众!”

  “全军听令,给我冲锋,杀光这些黄巾逆贼!”

  手中战刀高高举起,何仁暴怒。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麾下,似乎已经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

  而这种变化,绝对不会是他所希望发生的那种变化。

  “杀!”

  有气无力的喊杀声,断断续续的传出。

  三十万官军,步调完全不能达成一致。

  有人冲得猛,亦有人无心念战,如蜗牛般,缓缓前行。

  直接导致三十万大军阵型散乱不堪,就如同一群散兵游勇般。

  “黄巾将士们,为了黎民苍生,请拿出你们的勇气,冲锋!”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杀!杀!杀!”

  不同于官军,三十万黄巾军个个战意盎然,咆哮连连。

  三百黄巾力士,一个个都是六丈巨人,冲在战场的最前方,宛若一座座爆冲的山岳般,凶悍无匹。

  砰!砰!砰!

  阵阵轰鸣声传出,正见得,黄巾力士手中一双金环,顷刻间,化作杀人力气,生生将一片片官军砸成肉沫,地面上,也多出了一个又一个深坑。

  反观官军,他们的战刀劈砍之间,就仿佛挠痒痒一般,甚至连在黄巾力士的霜影铁甲上留下一丝痕迹都做不到。

  “不!快跑啊!”...

  一声声凄厉的哀嚎声不断传出,官军先头大军,军心逐渐崩溃。

  他们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群人,而是一群杀人如麻的妖魔。

  四散奔逃之间,他们只恨爹妈没有多生两条腿。

  “什么?”

  两军交战,己方一触即溃。

  这让何仁着实有些不能接受。

  惊呼一声间,不由得宛若一只暴怒的雄狮,悍然杀向战场中心,以无匹的刀势,碾杀了一群逃兵的同时仰天嘶吼道:“有敢临阵脱逃者,杀无赦!”

  “杀!”

  何仁杀至阵前。

  军中战将,尽是不敢丝毫怠慢,连忙随之涌入战场正前方。

  霎时间,有着神勇境、真武境,乃至于御空境的数十位战将,死死挡在黄巾力士冲锋的道路上。

  双方激战不休。

  黄巾力士一时也无法突破他们的防线。

  “黄巾三十六渠帅何在?”

  张角扫视了一眼横在黄巾力士前方的数十位官军战将,立时沉喝出声。

  “吾等在。”

  三十六渠帅迅速集结,气势如虹。

  “给我杀了他们。”

  手指着数十位官军战将,张角面上,尽是冷冽的杀机。

  “诺!”

  说时迟,那时快。

  三十六渠帅动若雷霆。

  只消数个呼吸之间,便正见得,以张牛角,张燕,张白骑为首的三十六渠帅,便是强势杀至阵前。

  “死!”

  张牛角、张燕、张白骑三位,都已经顺势破入了生玄境!

  他们是黄巾三十六渠帅的刀锋,一声怒吼传出。

  三声巨响震人耳膜。

  放眼望去。

  只见,三位御空境的官军战将,在他们三人的刀光剑影下,化作漫天血雾,鲜血四散溅射,周围的官军战将不由得为之身形一滞。

  “杀!”

  张牛角、张燕、张白骑三人秒杀对手,就如同一针强心剂般,点燃了其余黄巾三十六渠帅沉睡中体内的凶性。

  他们仰头怒啸,攻势如雷霆般迅猛,短短时间,数十位官军战将折损过半。

  “该死!”

  眼见得这一幕,何仁目呲欲裂。

  他的心中满是不甘。

  森然的杀机,在瞬间升腾。

  死玄境六重的气机,完全爆发。

  他凶戾的望着黄巾三十六渠帅,满身煞气,几欲凝成实质。

  “雷!”

  张角高举天意九节杖,宛若一方神秘术士,天地风云随之而动。

  刹那间,足足三丈宽的雷霆,化身紫色雷龙,呼啸而下。

  昂!昂!昂!

  何仁瞳孔急剧收缩,未及躲避,便听得轰隆一声。

  紫色雷霆轰穿大地,何仁随之从此人间蒸发。

  “大哥,您的力量,怕是已经可以轰杀万寿境了吧?”

  张宝有些好奇的发问道。

  “差不多。”

  张角笑了笑,并未多说。

  如今的他,有数十万黄巾军虔诚信仰,他的境界,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疯涨着。

  此时此刻,他已然是死玄境八重。

  加上天意九节杖,他无需动用遁甲天书,便有机会轰杀万寿境强者。

  “何仁已死,降者不杀!”

  何仁一死,三十万黄巾军在冲杀途中,呼喝连连。

  噗通!噗通!噗通!

  本就心无战意的一众官军一听何仁已死,当即纷纷跪地俯首,恭声请降。

  “张梁,你即刻派人秘密传信主公,告诉主公,我等已经夺下安南道。”

  大局已定,张角轻声对着一旁的张梁吩咐出声道。

  “诺。”

  张梁躬身领命。

  ......

  大夏东方一道,东山道。

  边境,川安关。

  高立于城墙之上,身着蟒袍的贤王,在狂风中傲立着。

  “贤王殿下,匈奴南庭已经集结了四十万铁骑就在关下,您看?”

  东山道行军大总管张强一身戎装,满含敬畏的俯身在贤王身侧。

  “四十万铁骑,匈奴南庭疯了不成?”

  “他们莫非已经忘记了本王的手段吗?”

  贤王冷冷出声间,一身骇人无匹的杀气,席卷虚空。

  杀势如血云,瞬息笼罩川安关上空。

  张强稍稍一瞥眼间,腰弯得更深了。

  若非迫不得已,他真想远离贤王。

  饶是他死玄境八重的实力,在贤王旁边,也不由得为之瑟瑟发抖。

  “贤王,好久不见!”

  就在这时。

  不远处的天穹之上,一位看似和善,人畜无害的老者,缓缓踏步而来。

  “你!”

  贤王古井无波的面上,陡然露出一丝惊悸之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