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四十九章 文士的可怕:改天换地!

第四十九章 文士的可怕:改天换地!


  铿锵一声!

  惊呼过后,季风亦是很快做出了反应。

  冷冷的逼视着麾下众将,沉声道:“诸位,此战关乎大夏国运,不容有失,尔等立刻给我冲上去,无论如何,都要给我堵住敌人进攻的势头。”

  “诺!”

  闻言,以北方三道三位行军大总管为首,一众战将的纷纷拱手领命。

  然而,他们的应答声,却明显地层次不齐,给人以一种有气无力之感。

  “哎。”

  望着一众战将驾驭着战马,不紧不慢的赶往战场中心,季风忍不住叹息一声。

  他心里清楚这些人在想些什么。

  这些人,都是出自北方三道。

  他们心系北方三道,对于朝廷放弃北方三道的决定,内心十分抵触。

  再加上,武战现身拒北城,得人王剑认主,他已经隐约听到一些风声,似乎有人想要投奔武战了...

  砰!砰!砰!

  还不待季风继续多想,正听得三声连响。

  季风抬头望去,瞳孔骤然收缩。

  只见,一道璀璨的剑芒,洞穿层层虚空,只呼吸之间,便是崩碎北方三道行军大总管的身躯!

  三位死玄境啊!

  甚至,其中有一位已经达到了死玄境八重!

  这一幕,看得季风心脏猛地一跳,有种瞬息间为之窒息的感觉。

  “万寿境!”

  缓缓吐出三个字,季风面色立时煞白。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安远侯麾下,居然还有万寿境强者!

  他受朝廷委派,身为七十万大军的主帅,也不过死玄境九重。

  初入死玄境九重的他,距离万寿境,还有很远的一条路需要走。

  “季风大将军,该你上路了。”

  没多久。

  冲入战场中心的数十位官军战将,尽数战死。

  一位中年男子,一袭紫色长衫尽显华贵,背负长剑,步步踏空,于季风身前三丈止步,一声凛冽无匹的剑意,令得季风不觉浑身发寒,持剑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

  “你是林长风?”

  季风已经放弃了反抗,他紧盯着中年男子,只为寻求一个答案。

  他脑海中疯狂思量。

  若说安远侯府,谁最有可能破入万寿境,那唯有数百年前,以死玄境九重逆斩万寿境,一战名噪天下的林长风。

  可,那一战过后,安远侯府便传出了林长风伤势过重,不愈而亡的消息。

  此时,季风很怀疑,这中年男子,就是当年的林长风。

  他非但没有死,还破入了万寿境!

  “正是老夫。”

  林长风干脆利落的承认了。

  “果然!”

  “你动手吧。”

  缓缓闭上双眸,季风面上满是苦涩。

  这一刻,他反倒是一点也不抖了,他,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脑海之中,不经意间,他仿佛看到了大夏王朝山河破碎,穷途末路的画面。

  砰!

  林长风也没有废话,一剑枭首!

  拎着季风的人头,老者巡视着战场,厉声大喝道:“季风已死,尔等跪地投降,可免一死!”

  就此,也没过久,此战终是落下了帷幕。

  朝廷七十万大军被阵斩三十余万,收降二十万,四散逃亡者亦有十多万。

  战况一经传出,天下震动。

  安远侯林武携大胜之势,步步逼近大夏王畿。

  ......

  拒北城,城墙之上,武战双手负立遥望远方。

  正见得,四方皆烟尘翻滚不休,一阵狂风吹拂,卷起数十丈的灰尘巨浪。

  静静地感受着脚下动静,整个地面都在无节奏的震动着。

  “来了。”

  武战呢喃自语间,瞳孔微咪。

  “主公,探马回报,四十万北漠铁骑,已经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合围而来,再有最多不到半个时辰,敌军便要兵临城下。”

  踏!踏!踏!

  冉闵大踏步走到武战面前,恭声禀报道。

  “嗯,四方城墙上布置地如何了?”

  武战于狂风中巍然不动,面上无悲无喜,如一尊王者般,俯瞰着棋局,淡然落子。

  感受着武战的王者气势,冉闵的腰不觉弯得更深了。

  “回禀主公,十二万武家军,已按照您的吩咐,每方城墙三万人,分别安排在东南西北四方城墙之上。”

  “同时,沈万三也已经通过乔家商队,将大批量的强弓硬弩送了过来,现已分发至每一位士卒手中。”

  拒北城内,经过这段时间的征兵,已经扩军足足十五万,冠之以武家军名号。

  其中三万武家军,已然单独训练成一支铁骑,只待一个机会,必将是猛兽出笼,痛饮北漠血的凶残局面。

  三千乞活军,仍旧单独成军。

  他们,象征着一种精神,亦将是驰骋沙场的一把利刃。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

  烽烟四起,煞气漫天,北漠的铁蹄已威临四方城门下。

  “四十万北漠铁骑!”

  武战轻轻出声间,瞳孔内,一抹锐利的锋芒陡然迸射而出。

  “杀!杀!杀!”

  不多时,北漠铁骑人人挥舞着战刀,于咆哮连连间,凶悍无匹的杀向四方城门。

  拒北城上,一位位武家军身着铁甲,手持长弓,张弓搭箭,严阵以待。

  “地陷!”

  正在此时,郭嘉一袭白色长袍悬于半空之上。

  一声爆喝间,双手疯狂结印。

  可怖的速度,让人眼花缭乱,看不清真切。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霎时间,四方城门之外,就宛如地龙翻身一般,轰鸣之音不断,大块大块的地面开始塌陷。

  数不清的北漠铁骑坠落深坑之中,或摔死,或重伤。

  “泥潭!”

  又一声。

  四方城门外,又是出现了大片大片的沼泽地。

  战马陷入其中,无法挣脱,甚至,还有不少北漠铁骑落入其中,被沼泽逐渐没过身躯。

  “术法,改天换地般的术法!”

  “不愧是主公看重的大才。”

  深深地望了一眼郭嘉,冉闵喃喃自语间,不由得对郭嘉心悦诚服起来。

  “文士的破坏力,在这个世界,着实不可小觑啊。”

  先是贾诩被动惊世骇俗的天灾,又是如今郭嘉能够以一己之力改变地形,造成的破坏力,简直骇人听闻。

  武战感慨一声间,心中警惕之意顿生。

  “放箭!”

  冉闵一声令下间,四方城墙之上,登时间万箭齐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