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五十章 死局!

第五十章 死局!


  唰!唰!唰!

  铺天盖地的箭矢,有如一条条毒蛇般,以各种的角度,射中北漠铁骑的身躯。

  刹那间,密密麻麻的箭矢全方位覆盖之下。

  一时不知多少北漠铁骑于猝不及防间死于非命。

  放眼望去,四方城墙下,皆是人仰马翻,遍地尸骸之象。

  腥臭的鲜血味道,格外刺鼻。

  沼泽地里,已然是血红一片。

  噗!噗!噗!

  半空之中,郭嘉脸色愈渐苍白,大口大口的鲜血吐出。

  头顶上方,乌云汇聚,隐约似有可怖的雷霆即将降世。

  “郭嘉,差不多了,接下来,便交予武家军来收尾吧。”

  武战凝视着郭嘉,沉声道。

  郭嘉的天妒之体,他很清楚,眼下,雷云已经在凝聚。

  若是郭嘉再不收手,就不是简单的减少寿元了,那是会遭受真正的天罚之雷,后果难以想象。

  武战可不想看到郭嘉折在这里。

  “诺。”

  郭嘉微微额首,苦笑道:“还是太弱了,仅仅这一会儿功夫,就要遭受天罚了。”

  缓缓取消结印,郭嘉肉眼可见的苍老了许多。

  他的寿元,已然削减了许多。

  不过,郭嘉却并不是太在意,只待他突破万寿境,就能恢复原状。

  与此同时,随着郭嘉取消结印施法,四方城门外逐渐恢复正常地面,郭嘉头顶的乌云也是逐步消散。

  “北漠的勇士们,拿起你们的勇气,给我继续冲锋,为你们的同伴复仇!”

  “血债要用血来偿!”

  “给我杀!”

  正值此时,天穹之上,一位老僧,身着深黄色僧袍,周身宝光流转,恰似明珠宝玉,自然盛辉。

  他眸光含煞,狰狞着面容,咆哮喝令间,怒意冲霄。

  他正是北漠国师桑布!

  传言中,这是一位足以与桑昆、张有道相媲美的强者,不容小觑。

  “杀!杀!杀!”

  桑布的厉喝声,仿佛有着特殊的魔力般。

  本该沉浸在惊慌之中,无法自拔的北漠铁骑,居然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般,顷刻间,战意汹涌,顶着漫天箭雨,嘶吼着冲向四方城门。

  战斗在继续。

  箭雨纷飞,大地震动,狂风嘶嚎。

  终于,随着第一位北漠铁骑贴近城门,越来越多的北漠铁骑穿过箭雨,杀到城门之外,以自身力量,开始猛烈地轰击城门。

  咣当!咣当!咣当!

  某一时刻,四方城门大开。

  并不宽阔的城门过道里,是一位位衣着简陋的乞活军。

  他们立在那里,就仿佛是一尊尊杀神般,森然可怖的杀意,令得凶悍的北漠铁骑望之都不由得眸光骤然收缩,握着武器的手,不觉微微颤动。

  撕拉!撕拉!撕拉!

  城门过道里,乞活军再度为北漠铁骑上演了生撕活人!

  连人带马,活活撕碎。

  溅射的血液,刺入北漠铁骑的眼球之中,他们一个个呆愣在原地,面色瞬间煞白。

  北漠铁骑的冲势,为此停顿。

  大片大片的北漠铁骑滞留在外,暴露在城墙上武家军的箭矢下。

  越来越多的北漠铁骑避无可避,葬生于无穷无尽的箭雨下。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桑布看得面色愈渐阴沉。

  北漠铁骑的冲锋之势,也渐渐不复先前的疯狂。

  饶是他们个个都是铁人,此刻,也不由得肝胆俱寒。

  城门过道里的乞活军,就好似地狱里踏出的勾魂使者般,有他们在那里镇守,北漠铁骑根本就无法突破,只能将自己的性命留下,死无全尸。

  城墙上,武家军更如不知疲倦的机器一般,无止境的射着夺命箭矢。

  “国师大人,我们能否先行撤军?”

  这个时候,有人壮着胆子来到桑布面前,想要求退。

  “撤军?怎么撤?”

  “你信不信,只要我们此刻撤军,拒北城内的武家军,必会如同疯子般,凶狂的撵上来。”

  “到那个时候,就是真正的兵败如山倒。”

  桑布闻言,立时怒火中烧,斥责出声。

  他很清楚,现今的形势,已是退无可退之局。

  先前郭嘉施法,改天换地,短短时间,四十万北漠铁骑,便已折损过半。

  再加上刚刚的冲锋,北漠铁骑阵亡数量,更是不计其数。

  眼下,这些北漠铁骑若是一退,桑布敢断定,怕是转瞬间,就会军心涣散,继而就会是全军覆没之局。

  当然,继续冲锋,似乎结果也一样。

  这是一个死局!

  “这...”

  那人当即便是怔住了,低垂着头颅,呐呐无言。

  不过,战斗却不会因为他们而有丝毫的停顿。

  北漠铁骑沐浴在箭雨之中,仍旧在不断的死伤着。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再这么冲下去,都得死,想活命的就赶紧跑,跑得越远越好!”

  这一声,就如同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般,令得北漠铁骑军心于瞬息间彻底崩溃。

  一位位北漠铁骑嘶声惨叫着开启了他们的逃亡之路。

  “传令下去,三千乞活军往东,三万铁骑分别往西、南、北三个方向追击,每路一万铁骑。”

  眼见得北漠铁骑开始溃逃,武战及时作出决断,下令追击。

  “诺!”

  踏!踏!踏!

  很快,随着军令传下,拒北城东南西北四方城门大开。

  三千乞活军个个身手矫健,健步如飞,纵然北漠铁骑驾驭着战马,似乎,也远没有他们追击的速度快。

  但凡被他们逮到,北漠铁骑就会被生生撕成两半。

  那血腥的画面,骇得北漠铁骑于奔亡途中,肝胆俱裂。

  三万武家军铁骑,在冉闵的精心操练下,配合上武战给予的三十万炼体丹,已然个个都是后天九重。

  单体境界,比之北漠铁骑就要高出了一大截。

  再加上人人手持黄阶下品战刀,身着黄阶下品战甲,驾驭着一阶后期战马,无论是速度还是战力,都远超北漠铁骑。

  他们就仿佛下山狩猎的狼群般,凶狠迅捷,如一阵风般,迎头追上了逃亡的北漠铁骑,战刀每一次劈砍,都必见鲜血。

  环视四周,眺望远方,桑布重重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此战,已经无力回天。

  陡然,他目露凶色,如一头凶兽般,狂性大发,死死锁定武战,爆冲而上,嘶哑着嗓音道:“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