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五十九章 猎人与猎物,究竟谁是瓮中之鳖?

第五十九章 猎人与猎物,究竟谁是瓮中之鳖?


  一晃,三日即过。

  张角踏空而行间,沙木罕紧随其后。

  两人时不时的聊上两句,看似相谈甚欢。

  脚下,三十万黄巾军正在全速往东山道赶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

  当三十万黄巾军行至三鹤大平原之时,沙木罕的神色,却是突然变得诡异起来。

  他望着张角,嘴角微微勾勒道:“天公将军,你觉得这三鹤大平原如何?”

  “三鹤大平原,有三个出入口,有如三只仙鹤般,故此得名三鹤大平原。”

  “吾等俯视全貌,倒是别有一番意境。”

  张角瞥了一眼沙木罕,瞳孔深处,一抹嘲弄之色一闪而逝。

  沙木罕毫无察觉,面上得色愈渐浓郁,他摇晃着脑袋道:“不不不,我倒是觉得,此地,更适合作为太平道的埋骨之地。”

  “天公将军,你对这风水宝地,可还满意?”

  玩味之色掩藏在双眸深处,张角故作疑惑的问道:“沙木罕,你这是何意?”

  “何意?”

  “哈哈哈!”

  “摩多太子果然没有说错,似你这等人,出身于草莽之中,整天就只知道装神弄鬼,实则就是一个赤裸裸地蠢货。”

  “我只是略施小计,就将你骗得团团转。”

  狂笑连连之间,沙木罕愈显猖狂。

  “然后呢?”

  哪里知道,张角闻言,却是丝毫不慌。

  双手负立,淡定发问。

  “你听?”

  “大地的颤动,你听到了吗?”

  “那是我匈奴南庭四十万铁骑!”

  “他们都是拥护摩多太子的勇士!”

  沙木罕一声比一声高亢,神色兴奋到了极致。

  张角目光依旧平淡如水,缓缓出声道:“哦?四十万匈奴铁骑,又能怎样呢?”

  处于亢奋之中的沙木罕,尚还没有意识到,张角表现得太过淡然了。

  若是他能够仔细思量一番,则必能感受到不对。

  可惜,此时的沙木罕,已经完全没法静下心来思考了,更无法意识到张角的不对劲。

  “张角,你和你的黄巾军,能埋骨于此,为摩多太子提供一份偌大功绩,是你们的荣幸!”

  说着,沙木罕便有如摩多太子忠诚的信徒般,神色逐渐变得狂热起来。

  “呵呵!”

  摇了摇头,张角冷笑不语。

  与此同时,正听得,大地轰鸣之音响彻四方。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马蹄声如雷鸣,四十万匈奴铁骑大规模涌入三鹤大平原。

  “哈哈哈!”

  放眼望去,三十万黄巾军,已被四十万匈奴铁骑,分三路合围,似已成匈奴铁骑的盘中餐。

  沙木罕仰头狂笑不止。

  “果然如此。”

  呢喃自语之间,张角眼中精芒毕露,对此,他的面上,并无一丝意外之色。

  早从一开始,他就觉得沙木罕有问题。

  尤其是,沙木罕居然提出了那么优厚的条件,还那样的开门见山,不玩一丝谈判套路,那不符合常理。

  仔细推敲之后,张角的心中,便是有了些猜测。

  而今,一切真相大白。

  与张角的推测别无二致,四十万匈奴铁骑,尽是摩多太子的拥护者。

  三日之期,完全就是为了诓骗张角,谋算张角所定下的时间。

  沙木罕说了那么一大堆话,真实用意只有一个。

  就是为了在这三鹤大平原上,全歼黄巾军,斩杀张角,顺势夺下安南道、湘江道,以作为摩多太子开疆拓土的功绩。

  “列阵迎敌!”

  铛!铛!铛!

  随着张角一声令下。

  三十万黄巾军,好似早有准备一般,快速围成了一个大圈,外围三列黄巾军,人人皆是拿出了一人高的盾牌!

  盾牌之后,长枪挺立。

  偌大的拒马阵,瞬间成型!

  砰!砰!砰!

  四面八方围杀而来的匈奴铁骑猝不及防间,立时间,人仰马翻了一大片。

  黄巾军长枪肆意戳动。

  短短时间,匈奴铁骑便是死伤过千。

  后续骑兵冲势为此滞缓,攻势为之一顿。

  想象之中的势如破竹并未出现,反倒是匈奴铁骑先行受挫,沙木罕面上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他扭头望向张角,沉声喝道:“张角,你竟然早有准备!”

  “怎么?就许你诓骗于我,不许我反将一军吗?”

  “蠢货!”

  呵斥一声,张角蔑视一笑。

  “哼!”

  “张角,你少得意,咱们走着瞧,还没完!”

  “我匈奴铁骑四十万,已将你三十万黄巾军团团围住,纵然你布下拒马阵,也不过是瓮中之鳖而已。”

  重重一哼,沙木罕兀自嘴硬,丝毫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呵呵!”

  “张宝、张梁、张燕,此时不出,更待何时?”

  扫视四方,张角爆喝一声间,风云突变。

  三鹤大平原三方出入口处,竟是有大量黄巾军涌入。

  张宝、张梁、张燕,各位统帅,冲锋在前。

  他们一个个仰天长啸道:“吾等在!”

  “黄巾军,给我杀!”

  嘶!

  眼见得这一幕,沙木罕面色骤然煞白,他颤抖着手指,惊声道:“张角,你,你,你...”

  断断续续,结结巴巴,他的心底,已然彻底惊慌失措。

  他想不明白,不是说,黄巾军只有三十万的吗?

  张角是从哪里变出来这么多黄巾军,来给四十万匈奴铁骑进行反包围的?

  “现在,你觉得是才是瓮中之鳖呢?”

  张角轻蔑的反问着沙木罕。

  他自然不会告诉沙木罕,黄巾军一直在扩充。

  夺下安南道之后,在收编了投降的官军之后,黄巾军再度迎来了一次发展。

  于安南道内又是吸收了不少优质的黄巾军,现今的黄巾军,早已扩充至了六十万之众。

  被围困在三鹤大平原的三十万大军,乃是张角故意布局的诱饵,只等四十万匈奴铁骑上钩。

  现下,六十万黄巾军内外合围,四十万匈奴铁骑没有奔腾纵横的空间,已成待宰的羔羊。

  双方,攻守易型,猎人与猎物的角色,也已调换。

  “不!”

  “张角,你这个阴险小人!”

  “你卑鄙,你无耻!”

  沙木罕不复先前的张狂之姿,怒骂连连。

  “成王败寇,你只能怪你太蠢!”

  “我略施小计,便将你诓骗入局。”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张角简短的两句话,令得沙木罕气得暴跳如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