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六十一章 帝器当空,力压乌森

第六十一章 帝器当空,力压乌森


  呼!呼!呼!

  狂风怒号,卷起漫天血色。

  偌大的三鹤大平原上,已然血流成河,昔日祥和的景象一去不复返。

  浓郁的血腥味,怕是数十年都难以消散。

  半空上,张角、乌森对峙间,虚空震颤。

  乌森紧盯着张角,以审判的口吻道:“区区一个装神弄鬼之辈,也敢屠戮我匈奴四十万铁骑,你做好死的觉悟了吗?”

  尤其是提到四十万匈奴铁骑之际,乌森忍不住眼角抽搐。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如此结局,本以为摩多太子略施小计,四十万匈奴铁骑围杀三十万黄巾军,不过是易如反掌之事。

  然,不等他在东山道听到捷报传回,就是听到了四十万匈奴铁骑被六十万黄巾军剿杀殆尽的噩耗。

  急匆匆地赶到三鹤大平原,乌森满腔怒火,杀机沸腾。

  他无法改变四十万匈奴铁骑全军覆没的结局,但是,他却能够斩杀张角,击杀黄巾军主要人物,摧毁黄巾军信仰。

  继而,再让匈奴南庭派出大军,前来接手安南道、湘江道,这是目前而言,乌森觉得是最佳的止损处置。

  张角双手负立,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反讽之色。

  “杀了你,想来也应该再没有阿猫阿狗敢来算计我太平道了吧?”

  嘶!

  张角话音落下,乌森猛地瞳孔一缩,他苦心凝聚的肃杀氛围,居然于张角挥手之间,驱散于无形!

  这怎么可能?

  简直难以置信!

  先前时候,就算是万寿境九重的贤王,也在他的压迫之下,无力作为,眼前张角,区区一个万寿境一重,凭什么能够不为他的气势所摄?

  不知为何,乌森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很诡异,又真实的可怕。

  深呼吸一口气,乌森道:“凭你也想杀了我?不自量力!”

  “若说一个正值壮年的神变境,兴许我还真是杀不得,但你?”

  “呵呵!”

  冷冷一笑。

  张角已经看穿了乌森的虚实,固然,乌森踏入了神变境,但是,他却是濒死之际破入神变境,由于身躯腐朽不能焕发新生,乌森也就无法完美发挥神变境的力量。

  同时,乌森也算是潜力耗尽,注定止步于此,终身无望更进一步。

  “小辈狂妄,纵然老朽不复巅峰,只能发挥七八成力量,也能轻易碾杀于你。”

  乌森闻言,恨得牙痒痒,哪怕是当年的贤王,也不敢在他面前如此狂妄。

  “七八成力量?你能发挥五成力量就不错了。”

  嘶!

  乌森又是瞳孔一滞。

  心下更是一阵翻江倒海迭起。

  张角一言中的,他真的仅能动用五成力量。

  “小辈,你太聒噪了,知道太多,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

  “我讨厌你的自作聪明!”

  “魂爆!”

  神念骤起,乌森故技重施,他这一式魂爆,连得贤王都被瞬杀当场。

  他不信张角能不死!

  “遁甲天书,荆棘护持!”

  青色道韵流转天穹,遁甲天书缓缓翻开。

  刹那间。

  空白页上,似有神助。

  墨笔轻书,一笔一划,‘荆棘’字凝现其上。

  随之,黄色的光柱从天而降,牢牢将张角护持其中。

  乌森的神念之力刚刚触及光柱,光柱忽地由黄转红,如刺猬般,反刺洞穿了乌森的神念。

  噗!

  忍不住一口逆血喷出。

  乌森脑海之中登时间一片混乱,本就没有完全凝聚的神魂,此刻,更是隐隐有种崩碎之感。

  “帝器!”

  “小辈,你何德何能,竟能掌握一件帝器。”

  乌森不愧是活了超过万年的老怪物,他的眼界着实不凡。

  此前,还从未有人能够认出张角手中遁甲天书乃是帝器。

  “雷!”

  没有理会乌森。

  张角再度祭出天意九节杖。

  霎时间,张角就宛若呼风唤雨的神明一般。

  方圆百里,狂风呼啸,乌云蔽日。

  乌森头顶正上方,恐怖的雷霆海正在酝酿之中。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伴随着苍天怒吼,十丈宽的紫色雷霆,以无匹之势,冲出雷霆海。

  “又一件帝器!”

  望着盘旋在半空中的天意九节杖,乌森惊呼。

  帝器啊!

  据他所知,整个匈奴南庭都没有几件,还几乎都下落不明。

  张角一人,竟能拥有两件帝器!

  他的内心深处,贪婪之意逐渐碾过惊惧之意。

  若是他也能掌控两件帝器,那么...

  “小辈,这两件帝器,你不配掌控。”

  “还是由我来掌控比较好!”

  铿锵一声!

  乌森手中的一柄锋寒无比的长刀,爆发出炽烈的光芒!

  “此乃皇器,龙宁刀!”

  “小辈,你好好看着,宝物虽好,也得看人用!”

  “丹阳刀法,给我破!”

  乌森眸光中,凶戾之色陡然迸射。

  一刀重重朝天砍出!

  万丈刀芒,隐隐裹挟龙吟之音,逆伐而上。

  眨眼间,便是一飞冲天,紫色雷霆与悍然相撞间,竟有种欲要崩溃之感。

  “哼!”

  重重一哼间,张角的天意九节杖化作一道通天彻地的紫色光柱,灌入那天穹之上的雷霆海之中。

  昂!昂!昂!

  下一刻,雷霆海之中,一尊万丈雷龙咆哮而出。

  轰!轰!轰!

  雷龙、刀芒,顷刻间轰然相撞,引动整个天地轰鸣之音不断。

  也不知过了多久。

  雷龙无踪,刀芒无形。

  天意九节杖回归张角手中,光泽稍显黯淡。

  乌森手中的龙宁刀,亦是发出阵阵哀鸣。

  嘴角不觉溢出鲜血,擦拭了一下嘴角鲜血,乌森道:“小辈,下一刀,取你性命!”

  他不认为张角还能爆发出刚刚那可怖的雷龙一击。

  “你可以试试。”

  冷笑不止,张角双手负立,面上波澜不惊。

  “怒阳刀法!”

  乌森怒吼。

  又一刀,刀芒之中,满含摄人心魄的怒意。

  怒意炽热,浩浩如大日。

  那一瞬间,天空上,仿若出现了两尊大日,并肩争辉!

  “遁甲天书,烈日当空!”

  张角不屑的瞥了一眼乌森的大日刀芒。

  铛!

  天音乍起。

  遁甲天书逐步翻开,空白页上。

  似有一笔,好似秉承了浩瀚天意般,于其上,书写上了‘烈日当空’四字!

  天穹之巅,空气愈渐酷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