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六十七章 以权化剑,妖力显威

第六十七章 以权化剑,妖力显威


  “好!好一个雨化田!”

  一下子,周围虚空都仿佛染上了一层浓烈的煞气。

  哚木双眸怒张,瞳孔中,杀机毕露。

  铿锵一声。

  战刀出鞘,一抹骇人的锋芒摄入眼球。

  “好刀!不愧是北漠的七殿下,身家果真丰厚。”

  一眼望去,哚木手中之刀,起码也是天阶之列。

  无形中,为哚木平添三分威势。

  雨化田面上亦是不由得多出了几分警惕之色。

  “此刀名为烈云刀,位列天阶极品,能死在此刀之下,是你的荣幸!”

  话音落下。

  铮!

  战刀铮鸣,哚木重重一踏地面,弹射半空,一刀横斩,势若凶虎。

  吼!吼!吼!

  千丈刀芒裹挟酷热的炽焰,化作一匹凶恶的烈虎,虎头狰狞,咆哮着冲向雨化田。

  虎爪横碾,似要将雨化田的身躯生生撕碎。

  “刀不错,可惜,用刀的人很一般。”

  雨化田蔑视一笑,只见得其手中长剑,似是承受不住他的恐怖力量,寸寸崩碎开来。

  与此同时,雨化田掌心之中,竟是酝酿出了一柄晦暗不明的短剑。

  短剑之上,一个‘权’字若隐若现。

  特性触发,先斩后奏,皇权特许!

  权对于雨化田来说,就是一种力量。

  以权力化剑。

  刚一凝聚,这剑就迸发出了无匹的剑势,骇得烈云刀发出不安的颤音。

  “剑!”

  沉声一喝,这一柄权之剑气势如虹,化千丈剑芒,只听砰的一声,剑势凶狂,狠狠洞穿了那威风赫赫的凶虎。

  顷刻间,千丈刀芒就在权剑的光辉下被碾灭。

  权剑的余波戳穿哚木掌心,哐当一声,烈云刀落地,光泽黯淡,哀鸣不休。

  噗!

  嘴角溢血,凝望着雨化田,哚木面上满是骇然之色。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雨化田竟有如此手段,一招便已将他重创。

  右手掌心处,鲜血汩汩,已然再无力握刀。

  没了烈云刀逞威,他还有几分战力?

  越想,哚木越是心神发寒,下意识地往后倒退着。

  踏!踏!踏!

  一步步重踏,哚木退一步,雨化田便进一步。

  一退一进间,哚木崩溃了,他扯着嗓子,毫无形象的大喊道:“雨化田,你够了。”

  “杀了我,我父汗必倾百万铁骑,踏平拒北城,到时候北方三道生灵涂炭,这后果,你承担不起。”

  恫吓、威胁,在这一刻,俨然成了哚木最后的保命手段。

  他的心中,满是悔恨,他就不该贪图功绩,亲入拒北城。

  如今,遭遇此等杀局,非但功绩全无,还可能葬生于此,成为北漠王庭的耻辱。

  一想到这里,哚木便是悲愤欲绝。

  “呵,北漠王庭?”

  “只怕你北漠王庭,很快就要自身难保了。”

  嗤笑一声,哚木的威胁,完全没有放在雨化田眼中。

  冉闵早已经率领三千乞活军并三万武家军铁骑秘密袭入北漠。

  想来,用不了多久,便会于北漠腹地纵横肆虐,让北漠王庭自顾不暇。

  “你什么意思?”

  哚木闻言猛地一惊。

  直觉告诉他,怕是北漠将会遭逢大劫。

  他急切的想要搞清楚雨化田所言到底是何意。

  “你一个即将成为阶下囚的存在,不必知道那么多。”

  事实上,从一开始,雨化田就打着生擒哚木的主意,若不然,杀心一起,刚刚那一剑完全可以要了哚木的性命。

  “你想生擒我?”

  “可惜,你没机会了。”

  摇了摇头,忽地,哚木笑了。

  从意识到雨化田不容小觑之后,他便暗暗捏动传信玉符,让他的护道者前来庇护于他。

  “哚木,你以为你等来的人,真的能救得了你吗?”

  雨化田不屑出声。

  哚木一出声,雨化田便感知到了一股万寿境的气息,由远及近,快速奔来。

  “雨化田,你少说大话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冉闵早就不在拒北城了,我的护道者可是万寿境强者,放眼拒北城,无人是其对手,你也不行!”

  正因为哚木派人侦知冉闵不在拒北城中,他才敢秘密潜入拒北城。

  若不然,借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踏足拒北城。

  只可惜,直到他还没有意识到冉闵为何不在拒北城。

  或许,打死哚木他也不可能相信冉闵敢率领一支孤军深入北漠腹地吧?

  “区区一个万寿境一重的腐朽之辈,能不能挡住我一剑还很难说。”

  雨化田望着信誓旦旦,自鸣得意的哚木,冷声喝道。

  正值此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手持一杆狼牙棒,落在哚木身旁,对着哚木微微躬身道:“老朽见过七殿下。”

  “黄老,给我杀了他。”

  哚木手指着雨化田,瞳孔之中满是灼烈的杀机。

  明显雨化田所言,他丝毫没有相信,他仍旧坚持认为,黄老万寿境的境界,于拒北城内是无敌的。

  “诺。”

  黄老拱手领命之间,扭头望向雨化田,以高高在上的口吻道:“小辈,我奉劝你还是自裁为好,否则,我这一棒下去,你会死得很难看。”

  “老东西,当真是聒噪。”

  雨化田掌心之中,那柄权剑再现。

  不过,这一次,权剑之上,却是多出了丝丝妖异无比的紫色光蕴。

  “权剑,去吧!”

  轻喝一声,权剑猛然暴起。

  登时间,化作数千丈的剑芒,直冲天际。

  剑芒之上附着点点紫色光蕴,有着摄人心魄的锋寒。

  黄老仅仅只是瞥了一眼,眼角处,一丝丝鲜血,就不受控制的流淌而出。

  “不!错觉,一定是错觉!”

  黄老摇晃着脑袋,呢喃出声。

  他无法相信,区区一个死玄境九重劈出的剑芒,就能有如此恐怖的威势。

  “飞狼棒法,给我破!”

  狼牙棒重重砸下,刹那间,这重如山岳的一击,以破灭一切的凶悍之势,径直轰向那一道冲天剑芒。

  嗷呜!

  隐约间,似有一头数千丈的凶狼奔袭于虚空之中。

  “呵!”

  冷冷一笑。

  雨化田缓缓道:“爆!”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霎时间,半空中轰鸣之音不断,恰似雷霆降世般,震人耳膜。

  正见,附着在剑芒之上的紫色光蕴,悍然挟持数千丈的剑芒调转锋刃,直面这一式飞狼棒法。

  二者交锋之间,紫色光蕴随着雨化田一声令下,突兀地爆裂不断,引动可怖的妖力,化作呼啸天穹的飓风,强势将数千丈的凶狼卷入其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