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七十五章 不拘一格降人才(求首订!)

第七十五章 不拘一格降人才(求首订!)


  众所周知,北漠王庭内,部落成群。

  于北漠王庭内,这种金令就是权力的象征。

  每一方金令上,都会雕刻着一方部落的图腾,亦能号令对应图腾的一个部落。

  达拉哈交予武战的这方金令下,赫然雕刻着一支滴血雄鹰。

  源自血鹰部落,乃是达拉哈离开北漠王庭之前,北漠大汗担心达拉哈安危,特意交予他的金令,让他于危急关头,可借助此令,调用血鹰部落。

  而血鹰部落的栖息地,距离拒北城并不远。

  以上种种,达拉哈丝毫不敢遗漏,老老实实的将之全部告知了武战。

  “如此说来,这方金令,倒是还有点价值。”

  “不过,若是就只有这方金令,便是买你的性命都不够。”

  嘴角微微勾勒,武战神色玩味。

  从始至终,武战就没打算放达拉哈活着回去。

  就冲着达拉哈一开始嚣张模样,武战就绝无饶他性命的理由。

  “啊?”

  达拉哈慌了。

  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思来想去,他身上,似乎再无有价值之物。

  “武战大人容禀,我还知道一个消息,不知可否以此消息换取我一条狗命?”

  心慌意乱之间,达拉哈又是想到了来之前,他意外得知的绝密消息。

  卑微乞求间,企图能够借此活命。

  武战闻言,来了兴致,把玩着手中金令道:“说来听听。”

  达拉哈也不敢拖沓,赶忙道:“我听闻,国师桑布不久前死于您麾下冉闵之手,您有所不知,国师桑布,出自古老的密宗。”

  “在得知国师桑布身死第一时间,大汗便是派人将之上禀密宗。”

  “数日前,密宗有回应传出,言称,不日将有密宗上师入世,前来斩杀冉闵,顺道取您性命,为国师桑布复仇。”

  “您看,这个消息,能否换我一条狗命?”

  说完,达拉哈便是目露哀求之色,希冀的望着武战。

  “说,密宗是个怎样的势力?”

  再度闻听密宗之名,武战眸光一下子变得灼烈可怖,直直地盯着达拉哈。

  “啊?”

  达拉哈又是被武战给吓得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

  他苦着脸答道:“密宗,传承久远,深得北漠上下的敬仰,可密宗到底在哪里,有多强,是个怎样的势力构成,我也不清楚。”

  “我只知道,凡北漠王庭的国师,都必定出自密宗,连大汗都对密宗讳莫若深。”

  轻轻敲击着桌案,不说别的,单单是达拉哈最后一句。

  连得北漠大汗都对密宗讳莫若深,若此言为真,密宗恐怖可见一斑。

  武战眼见得达拉哈的价值,已经榨取的差不多了,似笑非笑的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没了。”

  “我知道的都告诉您了,还请武战大人饶我一条狗命。”

  达拉哈绞尽脑汁,再也想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只得叩首不断,欲求活命。

  “拖出去,乱棍打死。”

  摆了摆手,武战沉喝下令。

  一个没了价值的达拉哈,在武战眼中,就是一条死狗。

  留着心烦,不若打死省心。

  “诺!”

  十位仙宫侍女恭声领命后,也是人狠话不多。

  当即一人一棍,还不待达拉哈反应过来,便是打得他腰骨崩碎,如一团烂泥般,瘫在地上。

  “武战,你不讲信用,我跟你拼了。”

  回过神来,达拉哈状若疯狂,竭力挣扎着,试图爆发出最后的力量与武战拼命。

  “哼,废物一样的东西,你也配跟主公犬吠?”

  只听砰的一声,上官婉儿出手果决。

  一掌轰出,生生轰碎了达拉哈的丹田。

  丹田破碎,达拉哈登时间咳血不止,连喘息都困难了起来。

  十位仙宫侍女也是手脚麻利的将达拉哈架了出去。

  到得外边,一通乱棍,达拉哈被活活打成一滩肉沫。

  不得不说,这帮娘们下手是真狠。

  武府内的一众武家军,见得达拉哈的惨状后,都是不由得心神发寒,暗自警告自己,万万不能招惹这几个侍女。

  别看他们长得好看,个个貌若天仙,可这下手,也太骇人了。

  一时间,武府内不觉已是畏十位仙宫侍女如虎。

  大殿内。

  在达拉哈被拖出去后,武战手指关节轻轻敲击着桌案,言归正传道:“郭嘉,荀彧,目下北方三道情况如何。”

  北方三道的形势,远远比南方三道要复杂得多。

  这里临近太行山脉、与北漠王庭接壤,大大小小的家族势力错综复杂。

  各级官员也是心思难猜,什么样的都有。

  故此,对于北方三道内的治理,武战格外上心。

  “回禀主公,上次我整理出来的那份官员名单,雨化田已率领西厂仙卫,将他们一一正法。”

  郭嘉率先踏步出列禀报道。

  随之,荀彧亦是踏前一步,微微躬身道:“我也根据奉孝的那份官员名单,从武家军之中挑选了一些人手,以最快的速度,将那些官位空缺补足。”

  “然,这却不是长久之计,属下恳请主公发布一道求贤令。”

  “以主公现在之名,定能吸引不少英才前来,到时候,属下在认真筛选一番,当能够真正为北方三道各地安排出合适的官员。”

  武战听得连连点头,郭嘉、荀彧办事,他放心。

  “如此,就按照文若所言,上官婉儿,你即刻给我起草一份求贤令,注明,我求才,不问出身,只需有真才实学便可。”

  当前形势下,武战觉得,当可以不拘一格降人才。

  “诺。”

  上官婉儿应声领命。

  荀彧道:“主公英明。”

  武战想了想,又是对着郭嘉问道:“关于北方三道内的大小家族,你目下调查得如何了?”

  北方三道内,官员问题基本解决,但,这并不意味着北方三道就能从此高枕无忧了。

  那些个大小家族,仍旧是些隐患。

  武战不喜欢等到问题爆发再去解决问题,他更喜欢防患于未然。

  郭嘉答道:“禀主公,根据前些日子程咬金将军传回的消息,我与雨化田由那几个与太行山脉勾结的家族为首要目标,展开调查。”

  “而今,已经查出了一些眉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