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八十一章 白袍小将薛仁贵(九更,求首订!)

第八十一章 白袍小将薛仁贵(九更,求首订!)


  只听砰的一声!

  程咬金手起斧落,安兴文的人头瞬间落地。

  紧接着,便正听程咬金一声爆喝:“兄弟们,动手!”

  “杀!杀!杀!”

  登时间,喊杀声震天,十二万溃兵,一反先前病恹恹的模样,个个变得如狼似虎,凶悍无匹。

  短短时间,绍山大营外围,猝不及防的绍山大营士卒,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屠戮一空。

  由此,绍山大营外围门户大开,再无一丝屏障。

  踏!踏!踏!

  不待程咬金下令继续杀入绍山大营内。

  便正听得马蹄声如雷。

  ‘武’字军旗迎风飞舞,正是武家军铁骑杀至。

  “兄弟们,让开道路,我们的任务完成了。”

  程咬金丝毫没有要贪功冒进的意思。

  他知道自己手底下这十二万溃兵是些什么货色。

  论真实战斗力,远不如绍山大营的精锐大军。

  眼下,他已经完成了郭嘉的交代,赚开了绍山大营的门户,还顺带取了安兴文的人头。

  功绩足够了。

  “诺。”

  这十二万溃兵不愧是从古宁大平原一战后,能够活着逃出来的溃军。

  别的不说,就说他们这躲闪腾地方的速度,是真快。

  不一会儿,便是让出了足够的道路,供武家军铁骑杀入绍山大营腹地。

  为首一骑,势如雷霆,疾如风,宝驹体表,为一层浓郁的血雾所笼罩,时不时地,能够听到一阵龙吟之声,震耳欲聋。

  宝驹上,乃是一白袍小将,一杆方天画戟于狂风中虎虎生威。

  正见得,某一刻,那白袍小将驭马纵跃间,有如嗜血的凶魔一般,一戟挥出,劈出数万丈的炽烈戟芒。

  砰!砰!砰!

  剧烈的爆鸣声不断,戟芒过处,不知多少绍山大营士卒为之葬生。

  “仁贵!”

  一眼,程咬金便是认出了白袍小将的身份。

  他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出世的应梦贤臣·薛仁贵!

  【姓名:应梦贤臣·薛仁贵(应梦而生,大贤降世!)】

  【初始境界:万寿境三重】

  【资质:神魔之姿】

  【武器:银剪戟——天阶极品、震天弓——帝器】

  (震天弓:帝器,弓中极品,世所罕见!)

  【坐骑:龙血赛风驹——九阶初期(相当于万寿境一重至万寿境三重)】

  【武技:三箭灭世(帝阶极品)】

  【命格:白虎星命(天生便可引动白虎星本源的恐怖存在)】

  “不!”

  薛仁贵一戟,几乎完全击溃了绍山大营的军心。

  一位位绍山大营士卒目露绝望,惊骇尖叫凄厉。

  紧随着薛仁贵之后的,乃是足足七万武家军铁骑。

  他们新扩充的武家军铁骑。

  之前武战召唤所得的七十万粒炼体丹资源,都砸在了他们身上。

  以至于他们个个至少都是后天九重的武者。

  再配上黄阶下品战刀,黄阶下品战甲,驾驭着一阶后期战马。

  他们咆哮着冲杀间,放在普通士卒眼中,那就是杀神一般的存在。

  莫说是绍山大营士卒此刻军心已丧。

  就算是他们全副武装,战意高涨之际,也只能是任由武家军屠戮的份。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

  以至于位于主帐之中安致远都没能回过神来。

  他望着已然接近崩盘的绍山大营,满脸之上,尽是不甘之色。

  苦心谋算数十载,好不容易有机会割据一方,有望做大。

  然,这个梦,还没能做几天,就要化作梦幻泡影。

  他怎能甘心?

  “所有人,给我听令,列阵迎敌,不要慌,不要乱跑!”

  “再有乱跑者,杀无赦!”

  周围早已一片混乱。

  士卒只顾到处逃窜,安致远无奈,面色陡然一狠。

  猛地抽出腰间长剑,看到不听号令乱跑的士卒,就是一剑砍杀,强行以杀止乱。

  一时间,倒也是颇见成效。

  一位位士卒,逐渐在安致远身侧聚集。

  混乱之象,也是好转了许多。

  尽管,阵营仍旧是略显松散,不能让安致远满意。

  但眼下,安致远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沉喝下令间,麾下大军越聚越多,步步朝着前方推进,试图正面迎击武家军铁骑。

  “呵!”

  殊不知,安致远刚一露头,就是为薛仁贵给盯上了。

  他冷冷一笑间,张弓搭箭。

  拉弓如满月,震天弓轻吟一声间,虚空震颤。

  帝器之威,虚空凝箭。

  轰隆一声!

  一箭射出,如噬心的毒蛇。

  “不!”

  瞳孔骤然收缩。

  那一瞬间,安致远只觉自己为这一箭给死死锁定。

  仰天嘶嚎一声间,发出最后一声惨叫。

  堂堂万寿境一重的安致远,还没能有机会一展拳脚,就为这一箭穿胸而过,栽倒于地,再无声息。

  一箭瞬杀安致远。

  绍山大营军心立时尽丧,再无人有心抵抗。

  “降者不杀!”...

  伴随着一阵阵呼喝之音传遍绍山大营,绍山大营内一众士卒,纷纷跪地乞降。

  一战,阵斩绍山大营十数万大军,余者皆降。

  偌大的临山道,也在此战后,落入武战手中。

  至此,大夏十三道,实际上,也就只剩下王畿重地,西北两道不在武战掌控之中。

  余者,或明或暗,皆都已为武战所掌。

  武战的风头一时无两,市井百姓俱都在流传着武战将吞并大夏,重建一个新王朝的言论。

  ......

  与此同时,禹都之中的明争暗斗,更显惊心动魄。

  在那日秦桧得到夏王命令,离宫之后,就开始暗中指使内卫进行着一个个疯狂且血腥的计划。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大夏朝堂之上的文武百官,便是有过半之数,或死于内卫暗杀,或死于内卫与隐卫的争斗之中。

  禹都内,更是不知有多少平民百姓遭受无妄之灾,死于非命。

  放眼望去,禹都城内,已遍地尸骸。

  刺鼻的鲜血味,随处可闻。

  若非常居于禹都之人,刚刚初入禹都之人,定会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

  这根本不像是繁华鼎盛的大夏禹都,更像是一片乱葬岗。

  大夏左相府。

  伊安手捂着胸口,定睛望去,源源不断的鲜血正在沿着他的手指缝渗出。

  扫视了一眼瘫在地上,全无声息的十数道身影,又望了望面前头戴古朴面具的黑龙,伊安不解道:“黑龙,你为什么要救老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