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八十三章 夏王陨,大夏亡!(求订阅)

第八十三章 夏王陨,大夏亡!(求订阅)


  唰!唰!唰!

  一阵微风拂过,浓烈的腥臭味立时扑面而来。

  定睛望去,正见得王宫城门过道里,堆满了大夏禁卫的尸体。

  踏!踏!踏!

  伴随着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传出,一位位铁甲锐士,漆黑的战甲上血迹斑驳,手持着染血的战刀,步步踏出王宫大门。

  林武着一袭紫色蟒袍,双手负立间,步步踏空而来。

  可怖的威压,倾轧整个禹都!

  直至此时,林武已不再掩饰他神变境的强横境界!

  林武面无表情的凝视着那一位位铁甲锐士,一双眸子,森冷无情,摄人心魄。

  “大夏禁军统领李庚拜见西北王。”

  “末将已为西北王扫清大夏王宫,眼下,大夏王宫内,已尽为我麾下两万亲卫所掌。”

  一位位铁甲锐士最前方,乃是一位高大威猛的红甲战将径直跪伏在地。

  他是大夏禁军统领李庚!

  昔日里,也曾是夏王的亲信。

  而今,林武来袭,他竟是选择了背叛。

  瞧这架势,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已经将大夏王宫内的夏王死忠,都已屠戮殆尽。

  林武道:“李庚,你做得好,看来,离开我安远侯府之后,你还未曾忘记我安远侯府当年对你的恩情。”

  “从今日起,我赐你林姓,待我立国之后,你可得一王爵。”

  嘶!

  林武一番话说完,饶是林武身侧,众多亲信战将也是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一开始,都以为李庚不过是一个见风使舵、背叛主子的小人罢了。

  不曾想,李庚竟然本就出自安远侯府。

  心神微沉,一个个都是想到了很多,看起来,安远侯林武,果真是早有准备。

  “林庚叩谢西北王赐名!”

  林庚闻言大喜,连连磕头谢恩。

  在他想来,以后的国姓,就是林姓。

  他能够得到未来陛下的赐名,何等荣幸?

  “闲言少叙,夏王在哪?”

  禹都已破,王宫已控,接下来,就该送葬夏王,彻底终结属于大夏王朝的时代。

  林武发问之间,面上,已是肉眼可见的出现了极大的神色波动,满满地都是迫不及待之色。

  也是,这天底下,想来,无论是谁,在距离那至高无上的王位,仅剩一步之遥的时候,任谁也难以心神宁静吧?

  “回禀西北王,夏王与文武百官,正在金銮殿中。”

  “我已命人将金銮殿团团包围,他们,插翅难逃。”

  林庚拍着胸脯,一副掌控全局的自信模样。

  “好,头前带路。”

  沉喝一声间,林武的瞳孔之中,有期待,有向往,亦有怀念,复杂的心绪在疯狂交织着。

  ......

  金銮殿内,昔日珠光宝气的蟠龙玉柱,此刻,也显得黯淡无光,仿佛也在为大夏的末路来临感到悲哀。

  龙椅之上,夏王端坐,面上无悲无喜,虽身着龙袍,头顶王冠,却有种难言的颓丧之象。

  殿下群臣,武官一列,为首几人,个个双眸紧闭,仿若睡着了一般。

  后边的一些武将,有人满脸悲愤,望着金銮殿外一位位将他们视作囚犯的铁甲锐士,恨不能杀将出去,将他们碎尸万段。

  可惜,他们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如此反复之后,终是颓然一笑,选择了放弃。

  他们的确有爱国之心,亦有为大夏决死之意。

  然,他们不仅仅代表自己,更有妻儿老小,想到这里,他们终究不敢去赌。

  文官一列,则是以左相伊安,右相诸葛元平为首,人人面露灰败之色,偶尔瞥一眼夏王,他们满脑子里都是失望。

  包括伊安、诸葛元平在内,他们始终都想不明白一点。

  那就是,夏王到底在想些什么。

  永平关一破。

  诚然,大夏王朝已经到了危亡待灭之际,但,也不是全无反抗之力。

  至少,文有谋略,武有战将,若是夏王全力以赴,最起码,林武不可能现在就杀进禹都。

  怎么也能够再苟延残喘一点时间。

  偏偏夏王选择了最消极的态度,于林武杀向禹都的一路之上,未增派一兵一卒去抵抗。

  致使大夏败落的速度,一度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踏!踏!踏!

  某一瞬间,文武百官都是听到了一阵阵沉重而森然的脚步声传入耳中。

  眸光微凝,只见林庚如同一个狗腿子般,哈着腰,在前边为林武开路。

  昔日的安远侯,而今自封的西北王林武,显得威势无匹。

  仅仅一个眼神,便能力压群臣!

  唯独夏王紧盯着林武,一动不动。

  “夏王,我们又见面了。”

  林武率先出声,嘴角微微上扬,瞳孔深处,俨然填满了高高在上的蔑视之色。

  “是啊,我们又见面了。”

  夏王沉声说道。

  林武笑了:“夏王,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兴许,你现在给我跪下,恭恭敬敬的扣上三个响头,我心情一好,也许会饶你一命也说不定。”

  夏王摇了摇头,也不动怒,他望着林武道:“成王败寇,唯死而已!”

  “天子自有天子的威仪!”

  “朕早已服下殒命丹,大夏已亡,朕绝不苟活!”

  噗!

  话音刚刚落下,夏王便是一口精血猛地喷出。

  脸色一下变得苍白而无血色,气息急速的萎靡起来。

  “哈哈哈!”

  仰天长笑过后,夏王再无气息。

  “恭送陛下!”

  文武百官齐齐跪伏于地,面露哀伤之色。

  不管他们有多恨夏王不争气,可,他们始终都还是大夏王朝的臣子。

  尤其是似伊安这样的四朝元老。

  于大夏的感情,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夏王死了,就这么死了。

  没有挣扎,没有拼命,坦然赴死,总归还算是保存了大夏王朝最后一丝体面。

  文武百官都未曾想到夏王会这般死去。

  他们内心,或遗憾、或叹息,情绪皆是纷繁复杂。

  “好一个夏王,倒是便宜了你。”

  林武暗道一声晦气。

  他此前,想过一万种戏谑夏王的方法。

  不想,夏王压根就没打算给他机会。

  踏!踏!踏!

  一步接着一步,林武缓缓靠近龙椅。

  一把将龙椅之上夏王的尸体抛至一边。

  落座于梦寐以求的龙椅之上,顷刻间,群臣瞩目...

  大夏王朝正式落下帷幕!

  一曲葬歌,悄然于大夏王宫内奏起,曲调低沉入心,逐渐蔓延至整个禹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