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八十五章 黄巾行迹暴露,匈奴密谋(求订阅)

第八十五章 黄巾行迹暴露,匈奴密谋(求订阅)


  匈奴南庭,王都大石城!

  不同于禹都的气派,大石城看上去,并没有那种坚不可摧的雄伟形象。

  相反,大石城城墙低矮,四面城墙皆是由土石夯成,着实一般,甚至还不如大夏王朝的郡城。

  入内,行人匆匆,格外繁华。

  放眼望去,游走在大街小巷内的百姓,竟多为武者。

  也许,真如传言中的一般,匈奴南庭不善防守,但民风彪悍,上马即可为兵,个个骁勇善战,极具侵略性。

  若非多年前大夏贤王给予了匈奴南庭沉重一击。

  只怕,匈奴南庭会更加肆无忌惮的侵扰大夏东部边境了。

  匈奴王宫,远远望去,似若一个巨大的帐篷,更像是一个大的看不着边际的包子。

  不同于王宫外围的质朴无华。

  匈奴王宫内部,地面都是由夜明珠所铺就。

  一群群血色的凶狼雕刻在两侧的石壁上,看得人不觉心神震颤。

  天花板上,更有一头头昂首的雄鹰冲天而起。

  王宫主殿内,中央处,虎皮大凳之上,一位壮硕无比的中年大汉,头戴王冠,身着蓝色的狼袍,一双眸子,有着摄人心魄的锋寒。

  他便是匈奴当代大汗,一位镇压匈奴南庭上千年的存在!

  眸光微微一动,扫视殿下群臣。

  匈奴大汗出声道:“诸位都是我匈奴南庭的元老贵族,想必应该都已经得到消息,知道朕为何召你们前来了吧?”

  “启禀大汗,黄巾贼子悄然入境,看似神不知鬼不觉,实则不知,他们早已经暴露在我们的眼眸之中。”

  “我以为,大汗应当立即整顿大军,奔赴边境各部落,以迅雷之势,诛灭黄巾贼子。”

  听得匈奴大汗之言,群臣尽是微微额首。

  他们都是匈奴南庭的元老贵族,于匈奴南庭之内,根基雄厚。

  基本上,匈奴南庭内部,有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法瞒过他们的耳目。

  张角秘密率领黄巾军潜入匈奴南庭,看似隐蔽,实则,早就已经落在了匈奴南庭的高层监控之中。

  此刻,率先踏步出列禀报的乃是匈奴南庭首席执政官木桑,相当于大夏王庭的左右相,于匈奴南庭之内,位高权重。

  望着一脸肃杀的木桑,匈奴大汗颇为满意道:“木桑所言有理,朕不能放任黄巾贼子在我匈奴南庭境内胡作非为。”

  “必须要尽快将他们剿灭才是。”

  黄巾军的强大,有目共睹。

  饶是匈奴大汗,也对黄巾军那蛊惑民心的恐怖能力,深感忌惮。

  故此,在得知黄巾入境的第一时间,匈奴大汗就召集了这一干匈奴元老贵族前来议事,谋定诛灭黄巾之计划。

  “不过,黄巾贼子不容小觑,尔等以为,谁人可堪重任?”

  话锋一转,匈奴可汗抛出了一个重磅难题。

  果然,此言一出,殿下群臣都是沉默不语。

  此前,乌森惨败于张角之手,四十万匈奴铁骑于三鹤大平原全军覆没,他们都是得到详细情报,个个深知黄巾不凡。

  尤其是张角,很难对付!

  不论是出于什么角度考虑,他们都不想无脑接下这份重任。

  就在众臣陷入静默之际,人群之中,一位年轻人,身着一袭张扬的蟒袍,一脸阴笑的道:“父汗,我以为大哥可担此任,毕竟,先前大哥已经算是与张角交过手,此次,正好可以让大哥一雪前耻。”

  “也能挽回我匈奴南庭上次一战后失去的威风。”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匈奴王庭二王子默啜。

  他与摩多太子一向不对付,这会儿趁机发难,也实属正常。

  殿内众臣,皆是目露玩味之色。

  他们对这一幕的发生,都没有感到意外。

  “哼!”

  重重一哼,怨毒地望向默啜,独自站在最左侧的摩多太子,一脸的阴鸷。

  一袭金色的蟒袍,无风自动,澎湃的怒意,溢于言表。

  三鹤大平原一战后,他饱受攻讦,连得匈奴大汗都已对他颇有微词。

  他是付出了极大代价,方才暂时平息、淡化了影响。

  此刻,默啜旧事重提,摩多太子怎能不怒?

  “摩多,你觉得如何?”

  匈奴大汗若有深意的瞥了一眼默啜,令得默啜不由得瞳孔骤然一缩,心神发寒。

  被父汗点名,摩多太子知道已是避无可避。

  郑重拱手一礼道:“父汗,儿臣非是不想亲自雪耻,实在是儿臣自觉实力不济。”

  “连乌森大人都不是那张角对手,儿臣...”

  话到此处,已无需再过多赘述。

  任谁都明白,张角有多棘手。

  “张角,张角,张角...”

  眉头紧蹙,重复呢喃着张角之名,匈奴大汗也是头疼不已。

  本以为乌森晋升武道之巅,踏足神变境之后,匈奴南庭将会迎来一个新的辉煌时期。

  不曾想,乌森竟是差点惨死于张角之手。

  一个黄巾首领就迫使匈奴南庭上下,倍感束手无策,匈奴大汗心下恨急。

  “父汗,若是大哥实在无能为力。”

  “儿臣倒是想要自荐一番。”

  “只是,儿臣担心,若是黄巾为儿臣所灭,大哥面子上挂不住,别到时候一气之下,弃了太子之位,动摇了国本,就不太好了。”

  正值此时,默啜再度出声。

  一番话说得摩多太子眉头直跳,一度差点忍不住动手与默啜分个高低胜负,见个生死,方才罢休。

  “默啜,你当真有能耐解决黄巾军,替朕除了张角这个心腹大患?”

  匈奴大汗猛地盯紧默啜。

  他能够坐稳匈奴南庭大汗之位上千年,自不是一个草包。

  从默啜的话言之中,他能够感受到默啜的自信。

  明显,默啜是有备而来。

  “自然,儿臣岂敢在父汗面前大放厥词?”

  默啜笑了。

  拍了拍胸脯,底气十足。

  “默啜,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语。”

  “就凭你,焉能对付得了张角?”

  下意识地,摩多感受到一股浓重的威胁。

  他手指着默啜怒斥出声。

  “哦?我的太子哥哥,你这么肯定我对付不了张角吗?”

  默啜笑了,望着摩多太子的眼眸里,尽是轻蔑之色。

  “自然。”

  到得此时,摩多也是只能硬撑到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