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九十一章 燕王阴影(四更,求订阅)

第九十一章 燕王阴影(四更,求订阅)


  杀戮的种子一旦盛开,就再也无法遏制。

  三千乞活军,三万武家军铁骑。

  他们反客为主,以凶悍无匹的杀势,彻底碾碎了三十万北漠铁骑的阵型。

  乞活军一双铁拳,一经轰出,北漠铁骑竟是被打成了一团团血雾,场面较之生撕活人,亦是不遑多让。

  层出不穷的暴虐手段,让三千乞活军生生成了北漠铁骑的梦魇。

  大量的北漠铁骑为之心神崩溃,他们哀嚎着往四面八方逃窜。

  战马受惊,嘶鸣不断。

  一时,北漠铁骑更显混乱不堪。

  三万武家军铁骑也俱都没有乘胜追击的意思,他们紧随着三千乞活军的脚步,誓要杀穿三十万北漠铁骑!

  “呵!”

  冷冷一笑,冉闵眸光微咪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一句话,意味深长。

  许是他真正屠戮北漠铁骑的开始,也许是他们这一支孤军逃亡的开始。

  亦或者,两者兼有之。

  “托力将军,敌人太可怕了,我们撤吧。”

  终于,三十万北漠铁骑中,有人顶不住了。

  跑到后方主将托力身旁,浑身疯狂哆嗦着乞求道。

  “撤?”

  “我们撤了,大汗颜面何在?”

  “大汗颜面不存,我等性命何存?”

  托力此时,尚才稍稍回过了神来。

  连声反问之间,他的面上,也是不觉闪现出了绝望之色。

  眼下之局,继续战,大有全军覆没之可能。

  不战,他又无法对大汗交代。

  横竖都是一死!

  难,太难了!

  “托力将军莫要忘了,我们乃是出自赤狼部落,他们都是我赤狼部落的勇士。”

  “若是他们都舍在了这里,非但我们要死,我们赤狼部落,也难以保存!”

  “孰轻孰重,托力将军当真不清楚吗?”

  嗯?

  猛然间,托力身旁,出现了一位年长的战将,他沉喝数声间,一下子便是惊醒了托力。

  众所周知,北漠王庭之内,部落之间的倾轧内战,远比国与国之间的争斗,还要凶险得多。

  北漠铁骑数量的多寡,就是一个部落存亡的关键。

  他们这三十万北漠铁骑,都出自赤狼部落,也几乎是赤狼部落的全部家底。

  若是今日都折在了这里,后果不堪设想。

  “传令下去,撤军!”

  闻听此言,托力终是做出了决断,不再强撑!

  “托力将军有令,撤军!撤军!”

  军令一下,三十万北漠铁骑不再有任何顾忌。

  登时间,后军改前军,疯狂后撤,一路之上,无人敢停留一刻,仿佛身后有妖魔在追击般。

  仔细瞧去,几乎个个脸色惨白,心神不定。

  “停!”

  三千乞活军,三万武家军铁骑,在追击过程中,又留下了上万北漠铁骑的尸体后。

  冉闵沉声叫停。

  令行禁止,三千乞活军,三万武家军铁骑,皆闻令而止。

  遥望着远去的北漠铁骑,冉闵轻声道:“如此甚好。”

  此役之成果,已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

  他深知北漠内部的部落倾轧有多狠,也明白这支北漠铁骑为何而退。

  继续追,只会遭至这支北漠铁骑的拼死反扑,得不偿失。

  放他们走,却能够让他们传出己方的魔化流言,让北漠诸多部落心生畏惧,不敢胡来。

  由此,便能够让他们这支孤军,在北漠境内,更好的驰骋纵横。

  ......

  大燕王朝,一分为二的王宫,依旧矗立着,至今还未能修复。

  望之,触目惊心。

  张万寿走在剑意斑驳的王宫道路上,莫名的心神一寒。

  他也是入了燕都之后,方才打探到此事。

  大燕王宫为武战麾下一神秘剑道强者一分为二。

  大燕内,更是疑似有一位神变境老祖遭劫。

  武战麾下之势,已远远超乎了张万寿此前之想象。

  隐隐间,他甚至有些在心下自我怀疑起来。

  他真的应该继续辅佐林武吗?

  此行,他真的要不惜一切代价,帮助林武说服大燕王朝出兵攻伐武战吗?

  恍惚间,他又是冷不丁的想起了坊间流言。

  不知道多少百姓都在流传着,武战,乃是未来人王,非林武可比。

  “也许,武战...”

  喃喃自语间,张万寿无意识地跟着大燕禁卫前行着。

  一晃。

  便是来到了一处偏殿外。

  非是燕王不想在王宫大殿之中接待张万寿。

  而是,王宫大殿处于大燕王宫的正中央,当日里,已为那一道惊绝世间的剑芒一分为二。

  连龙椅都被斩成两段。

  燕王哪里还有心思在王宫大殿接待张万寿,那不是自寻晦气吗?

  尤其是,燕王自己也有些难以启齿,他每次见得一分为二的王宫,都会忍不住心神发寒。

  他的心中,不知何时,已经在那一道剑芒之威下,被蒙上了一层惊惧的阴影。

  故此,近些日子,为了避免恐惧在心中蔓延,燕王也是长居于偏殿之中,鲜少外出。

  踏!踏!踏!

  当张万寿正式踏步走入偏殿之内后。

  他的眸光猛地一正。

  恭恭敬敬地叩首道:“小人张万寿,拜见燕王。”

  “张万寿,你说你是奉西北王林武之令而来,说说吧,西北王林武有何要求朕?”

  “又能拿得出什么让朕心动的东西来?”

  燕王瞥了一眼张万寿,也懒得扯皮。

  直接开门见山的道。

  他几乎都能猜得出来张万寿所为何来。

  同时,也因为事关武战,若是西北王林武拿不出足够让他心动的东西来。

  或是提出令他意动的条件来,他是万万不会主动出兵去招惹武战的。

  武战这个名字,已逐渐为燕王视作禁忌。

  有大恐怖!

  张万寿倒是没有想过燕王会如此直截了当的问他。

  稍稍愣了一下,张万寿道:“我王想要请燕王派兵攻伐西山道。”

  “我王承诺,只要燕王夺下西山道,那日后,西山道将永生永世为大燕之土地,我王绝不会出兵收回。”

  燕王闻言,当即嗤笑出声:“好一个西北王林武,空手套白狼居然套到朕的头上来了,简直不知死活!”

  “来人,给我将此僚叉出去,乱棍打死!”

  此条件,在燕王看来,毫无诚意。

  越想越怒,恰巧这段时间燕王肚子里憋着火呢,此时不发,更待何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