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九十二章 燕王同意出兵,拓木谋北方三道(五更,求订阅!)

第九十二章 燕王同意出兵,拓木谋北方三道(五更,求订阅!)


  啊?

  打死张万寿也想不到,堂堂燕王,竟然会如此暴躁。

  按照常理来讲,不是一个慢慢讨价还价的吗?

  他也知道自己所言不合理。

  但是,这不是正常谈判的开始吗?

  惊慌失措之下,张万寿顾不得多想,为了保全性命,他心一横,咬牙道:“慢着!”

  “燕王容禀,我刚刚话还没有说完!”

  “只要燕王肯出兵西山道,我王还愿意将血厉军的完整训练之法交予燕王。”

  说完,张万寿便是紧张地望向燕王。

  这就是他此行地底牌了。

  若是燕王还不满意,那他可就必死无疑了。

  燕王闻言,立时呼吸明显急促了起来。

  血厉军,凶若厉鬼!

  乃是天下诸国,都想要得到的兵种。

  可想而知,血厉军完整的训练之法,是何等珍贵。

  饶是燕王,也不由得面露焦急之色:“血厉军完整训练之法何在?朕要先行一观,以试真假。”

  张万寿苦笑道:“燕王以为,此等贵重之物,我王会放心的交予我带来吗?”

  话音刚刚落下。

  燕王神色又是不善起来,冷冷地凝视着张万寿道:“这么说,你是在欺骗朕了?”

  “岂敢,小人性命都捏在燕王您的手里,又哪里敢诓骗于您。”

  “我王有言在先,唯有燕王派出足够的大军攻伐西山道,我王才会将血厉军的完整训练之法派人送予燕王。”

  张万寿小心翼翼地解释着,浑身上下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哼!”

  重重一哼,逐渐恢复理智。

  燕王也知道张万寿此言有理。

  任是西北王心再大,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将血厉军完整训练之法交出。

  显然,先前他纯属是被诱惑冲昏了头脑,他审视着张万寿道:“那若是朕出兵之后,西北王林武不把血厉军完整训练之法给朕呢?”

  张万寿几乎没有多想,一口回应道:“燕王觉得,我王目前的形势,还敢得罪燕王您吗?”

  简简单单的一问,令得燕王一下子便是信了七八成。

  良久,燕王缓缓出声道:“好,此事,朕应下了。”

  “不过,我大军抵达西山道之日,必须要见到血厉军完整训练之法,若不然...”

  深深地望了一眼张万寿,燕王威胁之语戛然而止。

  嘶!

  张万寿顿觉如芒在背。

  往往有时候,无声的威胁,更加可怕。

  ......

  井尚关。

  此关乃是西北两道的东方门户。

  而今,在林武果断将大本营西北两道割让给大荒王朝之后。

  井尚关城墙之上,已经高高挂起了大荒王朝的军旗。

  大荒王朝的军旗极具特色,每一杆军旗,都是以一尊古老荒兽为基础描绘制成。

  眼下,井尚关上高悬着的乃是荒兽裂地虎。

  据传,远古时代,荒兽裂地虎成长到极致,可一脚踏碎万里大地,力量之恐怖,世所罕见。

  此旗高悬,亦是代表着,此地乃是由大荒王朝,裂地虎军镇守。

  “烈犴将军,刚刚有探马来报,说是发现有一支约莫二十万人的大军,正在向我井尚关不断迫近。”

  井尚关东方城墙中央,一位将军,身披一袭火红色兽皮,腰腹之间,露出古铜色的健壮肌肤,脸上有一道贯穿性的伤疤,望之极为摄人。

  他的身前,一位士卒,正躬身禀报道。

  “二十万人的大军?”

  “可看清楚旗号了?”

  烈犴目露疑惑之色。

  按照最近的情况来说,武战与林武,正在准备决战。

  这个时候,谁会傻得分兵派来攻打他井尚关呢?

  至少,林武绝对不会。

  若不然,林武也不会将西北两道拱手相让。

  可若是武战派人前来攻打井尚关,那武战是疯了吗?

  烈犴心中满是不解。

  一顿分析,就在电光火石之间。

  他已然有七八分肯定,这二十万人的大军,就应该是出自武战麾下。

  “启禀烈犴将军,他们的军旗之上刻着一个大大的‘武’字。”

  那士卒一丝不苟的回答道。

  啪!

  硕大的手掌重重一拍城墙,烈犴怒道:“武战当真是找死。”

  “不思好好与林武决战,居然妄想分兵夺我大荒王朝之井尚关。”

  “来人,传我将令,整军备战!”

  烈犴命令一下,立马有士卒领命道:“谨遵将令。”

  啪!啪!啪!

  恰在此时,烈犴耳边,一阵清脆入耳的掌声响起。

  正见得,一位衣着华贵,看起来似如文弱书生的年轻人缓步走来。

  “拓木,你来做什么?”

  拓木,乃是裂地虎军的监军。

  名义上是负责监管裂地虎军,实际上,却是荒王担心烈犴脾气暴躁,意气用事,特意给烈犴招来的谋士。

  不过,烈犴一向看不上拓木。

  认为这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只会耍嘴皮子罢了。

  拓木却是不管烈犴的态度不善,一反常态,神采飞扬的道:“烈犴,我们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

  “这一次,你一定要听我的,只要抓住这次机会,你我就能飞黄腾达。”

  烈犴听得此言,第一时间是觉得拓木得了失心疯,冷冷地道:“拓木,你要是有病,就赶紧回去治,别在我这发神经。”

  “一会儿,本将还要抵御敌军来犯。”

  说实话,烈犴愈想愈烦躁,他总觉得武战之所以敢派兵前来,是将他给当成了软柿子。

  这让他心中,有一股凶狂之意,直欲宣泄而出。

  拓木也不在意烈犴的冷喝,笑了笑,认真的道:“烈犴,我没有跟你开玩笑。”

  “此次,我们必须要抓住机会。”

  烈犴道:“你什么意思?要说就赶紧说,再不说正题,就给我赶紧滚。”

  拓木不再卖关子,面色一正道:“武战派兵前来攻伐,是我们的一个机会,我们大可以借此为由,杀向北方三道。”

  “到时候,我们就将成为北方三道的开拓者,陛下必定不会亏待我们。”

  “不过,武战麾下不容小觑,烈犴,我建议你立刻派人去求援,以保万无一失。”

  拓木说完,烈犴双眸骤然一亮!

  然,烈犴向来自傲,无视了拓木最后一句的建议,大手一挥道:“我心中有数了,你走吧,到时候,功劳有你一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