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九十六章 拓木谋成,北方三道危(四更,求订阅)

第九十六章 拓木谋成,北方三道危(四更,求订阅)


  当程咬金诱敌冒进,一战尽诛大荒王朝十万裂地虎军的消息传遍四方后,天下间风向大变,人人纷纷讥笑武战不自量力。

  他们认为武战随意招惹大荒王朝,必遭横祸。

  然,亦有人认为,武战此举,实乃是大智大勇之举。

  一旦功成,必将成就不世之人王。

  也由此,坊间市井里,关于武战的评价,两极分化愈渐严重。

  尤其是,林武又一次加大了对于武战的抹黑,不少屎盆子不断被加诸在武战头上,导致武战的声名更显狼藉。

  大通城。

  西北两道的中枢之地。

  此地,大荒王朝囤兵足足八十万。

  占据大荒王朝进驻西北两道总兵力的一半还多。

  大通城中央位置,新建起了一座大大地将军府。

  此乃是为大荒王朝柴建义大将军所建。

  柴建义,大荒王朝凶狼大将。

  是大荒王朝内,少有的封号大将,早已踏足万寿境,深得荒王信任。

  此次,大荒王朝进驻西北两道的一百二十万大军,皆有柴建义所节制。

  望着眼前漆红色的高门大院。

  拓木定了定神,深呼吸一口气,上前对着门前守卫道:“劳烦尔等通报一番,就说井尚关拓木求见凶狼大将。”

  “你在这等着,我这就进去通报。”

  门前守卫看了一眼拓木,面无表情的答道。

  良久之后,拓木都有些等得不耐烦了,先前那进去通禀的守卫方才走了出来道:“走吧,随我进去。”

  “劳烦。”

  拓木拱了拱手,憋着火,并不敢发泄。

  怎么说,这也是凶狼大将的门前守卫。

  打狗得看主人,明显,拓木不敢为此得罪凶狼大将。

  入了偌大的将军府之后,拓木紧随着那守卫,走过七歪八扭的过道,才抵达了一处奢靡成风,金银随地可见的屋内。

  屋内主位之上,柴建义身披狼袍,露出健壮的胸肌。

  手中握着两颗拳头大小的宝珠,不经意间,瞳孔微微一瞥,格外森然。

  拓木微微触及柴建义的眸光,不觉心头一寒。

  赶忙跪地行礼道:“拓木拜见凶狼大将。”

  “拓木,你不是在井尚关辅助烈犴吗?”

  “为何烈犴身死,十万裂地虎军全军覆没,井尚关失守,你却能够在此时出现在我这里?”

  冷冷喝问之间,柴建义的神色很是不善。

  他不久前得到消息,井尚关失守,正是气头上。

  若是拓木不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就休怪他手下无情了。

  拓木闻言,面上满是苦涩。

  他也很无奈啊。

  原以为烈犴就是再废物,也应该能够坚守井尚关一段时间。

  届时,他来见柴建义也有话说。

  只要他见到柴建义,说完谋划之后,烈犴死了又何妨?

  可现在,偏偏不凑巧的是,烈犴就是这么废物。

  他刚刚抵达大通城,就已经闻听得满城风雨,都在遍传井尚关失陷一事。

  让他苦恼不已。

  索性,他也算是提前有所心里准备,没有多想,拓木赶忙回应道:“武家军来势汹汹,我预料烈犴不敌,特建议烈犴求援,烈犴不肯。”

  “无奈之下,我只得亲自赶赴大通城,向您求援,只可惜...”

  摇晃着脑袋,拓木故意露出悲苦无比的表情。

  嗯?

  听得拓木的解释,柴建义沉默了。

  看起来,他好像有些错怪了拓木。

  也是,烈犴那个废物,向来无脑,喜好妄自尊大。

  自己此次也不该错信于他,将西北两道于东方的门户,井尚关这么重要的关隘交予他镇守。

  想到这里,柴建义心里,又对烈犴痛骂起来。

  若不是顾忌形象,柴建义真的是要忍不住怒骂出声了。

  “拓木,你说得有道理。”

  “但,这并不是你能活命的理由。”

  深深地望了一眼拓木。

  柴建义的眸光变得冰冷无情。

  他的潜台词拓木听得懂

  井尚关一战,必须要有人背锅。

  若是拓木也与烈犴一道战死井尚关还则罢了,柴建义也只能被迫吞下苦果,自己担责。

  可现在拓木没死,那么,毫无疑问,正如柴建义所言,但凡拓木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那他只能是那个背锅之人,需要一死以平息荒王的愤怒。

  拓木并不是太过惊慌。

  他早有所料,若当真怕死,他大可以早早开溜。

  隐姓埋名于山野之间,就算是荒王也未必能够找得到他。

  拓木道:“凶狼大将容禀,凡事都有其两面性。”

  “井尚关失守,看似是一件糟糕透顶的事情。”

  “实际上,却也是我大荒王朝的一个机会,一个以复仇之名,攻取北方三道的大好机会。”

  拓木话音刚刚落下,柴建义便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能够成为大荒王朝的封号战将,自然不仅仅只是有武力那么简单。

  相反,他的脑子远比一般人聪明得多。

  拓木的话,他几乎是一点就通。

  但是,他需要权衡。

  北方三道,确实是一个巨大的诱惑,荒王不可能不心动。

  然而,面对武战,他清楚荒王实则是多有忌惮的。

  上次桑昆之死,荒王选择了沉默,就已然能够说明问题了。

  “凶狼大将可是在顾忌陛下会否同意?”

  拓木一下子就猜到了柴建义心中所想。

  柴建义也不隐瞒自己的心思,坦然道:“没错,陛下未必愿意与武战硬碰硬。”

  “你也应当知道,拥有人王剑的武战,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在关于武战这一点上,柴建义有着清醒的认知。

  他敢断定,无论是谁,若敢小瞧了武战,必会死得很惨。

  “凶狼大将只需上禀陛下一句话即可。”

  拓木自信满满地出声道。

  柴建义急问道:“什么话?”

  “武战尚且羽翼未丰,陛下都需避其锋芒,来日里,武战正式立国,进位人王之际,陛下又当如何?”

  一句话,柴建义立时惊醒。

  大呼道:“拓木,你说得对。”

  “为了我大荒王朝的未来,此次,我大荒王朝断然不能退缩。”

  “我一定奏禀陛下,全力以赴,夺取北方三道。”

  拓木的话,彻底点醒了柴建义。

  忌惮武战,解决不了问题,越忌惮,只会让大荒王朝更被动!

  唯有打杀武战,才能免除后患。

  ——————

  还有一更,稍后奉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