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一百章 破局十三(求订阅)

第一百章 破局十三(求订阅)


  砰!砰!砰!

  伴随着一块块巨石被重重砸下。

  一开始,一个个长矛兵倚仗着自己后天九重的境界,还能够用盾牌,生生顶住那巨石下坠的冲击力。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巨石抛下,饶是长矛兵们足够精锐,也逐渐体力不支,扛不住巨石的冲击。

  噗通!噗通!噗通!

  渐渐地,从零星的长矛兵开始被砸下云梯,到接下来,大批量的长矛兵被狠狠砸落云梯。

  长矛兵登云梯正式受阻。

  刺啦!刺啦!刺啦。

  再接着,一锅锅的热油为守城的西北军肆无忌惮地洒下。

  一个个长矛兵又是如受重击。

  尤其是跌落云梯,一时未能缓过劲来的长矛兵,更是在热油之下,受创颇重。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有时常有长矛兵登上城墙,但数量不够多。

  也是只能在以命换命的疯狂打法下,诛杀了一定量的西北军守城军之后被围杀。

  长矛兵的伤亡,愈渐变大。

  后方,薛仁贵瞳孔微咪,他沉声道:“这样下去不行。”

  已然有所明悟。

  他果然还是小瞧了西北军。

  在最关键的登城环节,西北军的抵抗格外顽强,看这情况,长矛兵短时间想要突破,明显不太可能。

  “来人,发烟花信号。”

  “诺。”

  又是一声令下。

  只见,一道三色的烟花,冲天而起。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登时间,随着烟花一起,城墙之上,顷刻间,大变突起。

  一道道可怖的刀芒疯狂倾泻而下。

  足足十三的血色如狱的刀芒,化作一条条灼热的千丈火蛇,于城墙之上肆虐着。

  数个呼吸之间,城墙外围,一位位西北军守城士卒,就仿佛人间蒸发一般,为一条条火蛇所吞噬。

  放眼望去,刚刚还在奋力抛下滚木礌石重击长矛兵的守城士卒,已然被肃空了一片。

  嘶!

  倒吸一口凉气。

  刚刚还有种大局在握,稍稍松了一口气的林余,又是忍不住心神惊悸,神色慌乱起来。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还会发生这么恐怖的事情。

  就刚刚那一瞬间,十三道可怖的刀芒倾轧交织下,饶是他也得退避三舍。

  城墙之上,亦是有上千士卒,为之葬生。

  顾不得多想,林余急忙大喊道:“快,给我填补上空缺,继续守城!”

  然而,已经晚了。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已是有大片大片的长矛兵从云梯之上踏上城墙。

  他们一个个如狼似虎,三人结一小阵,十人结一大阵,于城墙之上,凶狂的平推,碾杀了起来。

  那些守城军,再想如同之前般安然无恙的守城已绝无可能。

  甚至,有这些长矛兵开道,他们将再无机会抛下滚木礌石、泼下一锅锅热油了。

  盖因,源源不绝的长矛兵皆是登上了城墙。

  大势不可挡!

  “该死!一帮废物!”

  林余气急,怒骂连连。

  他此生,还从未打过如此窝囊的仗过。

  先是守城,在敌军接近城墙的过程,竟是几乎未曾给敌人造成哪怕一人的损伤。

  那乌龟壳,直到此时,林余的心中都在泛着恶心。

  本以为于敌人登云梯之际,终于有机会打碎敌人的乌龟壳,给予敌人以重创。

  哪里知道,他还没能得意多久呢。

  敌人便是派出十三位恐怖强者,一下子,就是在城墙之上打开了缺口。

  自此,城墙,也是再不是可守之屏障。

  想到这里,林余于盛怒之下,咆哮道:“全军听令,给我杀。”

  “城内大军给我准备巷战。”

  话音落下,便正见得一位位西北军疯狂的扑向城墙之上,与长矛兵厮杀起来。

  城内,数十万西北军整装待发,个个都是一脸的杀机盎然,做好了巷战之准备。

  他们,亦是从西北大地上,一路连战连捷的骄兵悍将。

  哪怕是最普通的士卒,都是不低于后天六重的武者。

  他们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

  此战,虽是城墙失守速度之快,远在他们预料之外。

  然,他们军心却是丝毫未丧。

  乌龟壳之传言,流入军中,让他们无不对之痛恨无比。

  一个个都在摩拳擦掌,发誓定要打破乌龟壳,让敌人惨死!

  轰隆!轰隆!轰隆!

  就在城墙之上,长矛兵步步平推,稳步压缩着西北军生存空间之际。

  一声声剧烈的轰鸣之音乍起,有那么一瞬间,都有种城墙随时欲要轰塌之感。

  却正是宣北城的北方正门告破!

  尖锐的攻城锤,终是在长矛兵们坚持不懈的挥动下,轰碎了宣北城北方正门。

  “杀!杀!杀!”

  顿时间,大量长矛兵随之涌入宣北城内。

  城内刚刚集结的西北军猝不及防间,便是为一群有如猛兽出栏的长矛兵,远远地借助长矛戳成一个个血人。

  砰!砰!砰!

  直到一连倒下了数排西北军之后,西北军们才是回过了神来。

  “杀!”

  他们一个个目呲欲裂,猩红着双眼冲杀而上。

  试图替死去的战友们报仇。

  可惜。

  人力终究有穷尽时。

  他们再暴怒,也无用。

  他们的战力,与长矛兵们有着本质的差距。

  那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尤其是长矛兵的盾牌、长矛,都是入品之器,更是这些西北军打破头也无法弥补的差距。

  只听一声声的铮鸣之音响起。

  西北军的兵刃,只要与长矛兵们的黄阶下品长矛碰撞起来,定会崩碎无疑。

  继而,长矛兵便会毫不留情的将长矛刺穿他们的胸膛。

  让他们再也不能咆哮冲锋。

  滴答!滴答!滴答!

  长矛兵们的表现太过凶悍无敌。

  恐惧是会传染的,他们目睹了长矛兵们的所向披靡。

  一个两个三个,及至一群西北军,多数都在冷汗横流不止。

  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面上写满了惊惧。

  “啊!”

  也不知何时,一声惨叫惊起。

  一位西北军连滚带爬的下了城墙。

  放眼望去,城墙之上已再无西北军立足之地。

  血色涌动在城墙之上,鲜血,已是差不多能够没过长矛兵的裤腿。

  脚踏在一个个西北军的尸体之上,长矛兵们如同不知疲倦的杀神般,又是从城墙上踏下,纷纷加入城内的血屠之战。

  ——————

  还有两章十二点前奉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