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修仙从合成开始 > 第五十三章 绝境

第五十三章 绝境


  “你好大胆子。”

  夏渊脸上阴晴不定,眼神暴怒至极:“真当欺负我大夏无人?”

  “就凭你那半死不活的老祖宗?”血老人语气带着许些讥讽,好似胜券在握一般。

  “什么?”

  夏渊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目光死死的盯着他,而血老人却是一抬手,天迹便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线条,将皇城笼罩。

  “你……你怎么能操控翻天之阵?”夏渊大惊失色,皇都翻天之阵,怎么会落与他人掌控?

  夏渊眼神狰狞,他不信,若是真的,皇室之中一定有内鬼,大概率是自己的看重的亲子。

  他神念涌动,尝试着操控翻天之阵,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根本毫无反应。

  无法操控翻天之阵,自己根本不可能唤醒沉睡中的老祖,所有人也将困于皇都之内。

  夏渊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绝境,或者说大夏皇朝已经陷入绝境!

  “到底是哪位皇子背叛了我?”夏渊低沉的说道。

  “看来你还不笨,夏君,出来吧。”血老人古怪一笑。

  脸色僵硬的夏君走了出来,不过此时的他没有了皇室的威严,反而畏畏缩缩的呆在了血老人身后。

  看到夏君,夏渊脸皮一抽,他有些不敢相信,居然是自己最疼爱的皇子?

  “你为何背叛我?”

  夏渊虎目一扫,凝视着夏君,但后者却是迷茫的看着他。

  “你这儿子倒是没有背叛你,不过我在他身上放了一物,僵虫,不然怎会老实的将阵法根基告诉我?”

  听到血老人戏谑的言语,夏渊眼中闪过一丝悲痛,僵虫一旦上身,便会吞噬宿主意识,夏君已成为了他的傀儡。

  想到前段时间,夏君还带回了半数上品破元丹,还让他高兴了好一阵子。

  夏君眼中顿时闪过了一道杀意,他目光冰冷的看向血老人,接着又看了看两名深渊之魔,心中有些悲凉。

  “哼!”

  他灵力凝聚成道道线条,此地阵法破碎开来,这时,台上众人才看到了场上的情况,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

  血老人在出手伤梦灵之时,布置了一道隔绝之法,让众人都看不清楚情况,他们只知发生了许些变故。

  “深渊之魔,怎么出现在皇城内?”

  “血老人居然长着一对肉翅,难道不是人类?

  “梦灵宗主居然伤成这样?”

  “血老人和深渊之魔身上的气息都如此恐怖,难道是分神境强者?”

  ……

  随着众人交谈,少部分聪明之人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身影瞬间便来到了皇都边界,但看到阵法将他们困与其中,他们脸色变得铁青无比。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翻天之阵会阻拦我等离开?”

  他们不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接着他们便陷入了恐慌之中,他们发现夏皇居然与三人竟在交战,分神境的气势涌动,让一些筑基期弟子当场横死。

  “坏了!”

  血煞宗的弟子也很迷茫,看到自己宗主与深渊之魔合力进攻夏皇时,他们也有了不好的念头。

  难道,自家宗主与深渊之魔同流合污?

  这想法一出,他们心情顿时复杂无比。

  ……

  另一边。

  “各位,血老人与深渊魔鬼狼狈为奸,已经控制皇城阵法,此战若是不赢,我们都要死!”

  亲王夏离的话语,让众人都有些窒息。

  “说的好听,分神期的战斗,我们又能如何?”

  阵宗宗主扫视众人,沉声说道:“诸位宗主,趁着他们战斗,我提议一齐破除阵眼,迅速逃离此地,再寻求办法。”

  “难道你们要眼睁睁看着夏皇死吗?”夏离话语中包含着怒气。

  “呵呵,夏离亲王,要不是你皇室不中用,且重阵被对方操控,我们怎会面临生死危机?”丹谷宗主语气埋怨。

  “你这话什么意思?”夏离语气十分不善。

  眼见气氛有些凝固,阵宗宗调解道:“现在可不是争吵的时候,还是先去寻找阵眼要紧!”

  看着他身影消失,众人面面相觑,随后纷纷离开了此地。

  夏离看到众人离去,神色变换,最终幽幽一叹,随后调头走去。

  ……

  “姐姐,你怎么样了?”

  紫蕴看着浑身是血的梦灵,眼睛通红无比。

  “妹妹,不用管我快走,越远越好……”

  梦灵感受到自己身体糟糕无比,血老的灵力如跗骨之蛆污染了她的元婴,让她实力十不存一,而且情况还在恶化。

  这便是化神的威力么?

  感受着不远处的恐怖气势,梦灵内心苦涩无比。

  “宗主你别说了,我们先离开这里!”秦山脸上露出心疼,心中焦急!

  “叫你们不用管我。”

  梦灵神色一板,内心非常煎熬,她明白血老人不会放过她的,若是没有与之对抗的实力,那便是找死!

  她话语虚弱,更激发了众人的保护念头,紫蕴接着将她托在了背上,向着皇城边缘极速而去,其他人见状纷纷跟了上去。

  “原来是这样啊……”冷邪苦涩一笑,原来心中的不安来自于此,莫岭的目光也若有若无看着他,神色有些悔意,但更多的却是无可奈何。

  毕竟这种事发生前,没有人会预料到。

  杨浩沉默不语的跟在最后面,心情莫名有些沉重,夏皇战三名分神境的强者,恐怕会非常艰难,也许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事实上确实如此,夏渊虽处于分神初期巅峰,但战斗不可能持续太久,只要他待他灵力消耗殆尽,他便如鱼肉,任人宰割,更让他憋屈的是,就耗费本源他也不可能击杀其中任何一位。

  几百年都未有过得绝望,在他心中缓缓升起。

  “想跑?”

  血老人一道灵力挥向夏渊后,眉头微微皱了皱。

  “两位使者,此僚灵力紊乱,已经对您们造不成威胁,我去将下面血食抓起来,以免对方生出事端。”

  得到同意后,血老人残忍一笑,眼中贪婪之色一闪而逝,身影化为一道血影,向着道宗等人极速而去。

  夏渊看到血老人离去,心中升起了强烈的不祥之感,起身便想阻断对方,但两名深渊之魔纷纷加重出手,让他根本不能脱身,只能转身挥拳迎战。

  “哎……”

  夏渊低叹了一声,眼中有着死意闪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