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碰瓷之王 > 57.天上白玉蟾

57.天上白玉蟾


飞天遁地,这可能是所有人年轻时候的梦想。

颜开想飞。

可惜至少要合体修士才可以御空,而他好像永远都是个练气一层!

如果能够领悟空间魔法也可以自在飞翔,可是他目前也没有感觉到空间之力。

唉!

脑壳痛啊

突然,一段文字出现在他眼前:“……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

逍遥游,无用之用?

颜开心里一震:忘却物我的界限,驾驭阴、阳、风、雨、晦、明六气,达到无己、无功、无名的境界,就能超脱时空限制,从而无所依凭而游于无穷……

这……这……这无所依凭而游于无穷,这太牛逼哄哄的了吧!

混沌演化万物,如果身化混沌,那不就是无所依凭了吗?

难道这才是《大造化诀》的本意?

颜开完全愣住了,识海瞬间一片空灵,根本无法思考任何问题了。

可失去了意识控制的造化漩涡却开始疯狂扩张,无数的天地元素精华进入了他的体内。

幸好当初让沙利叶进入了已经认主的豫州鼎,不然这样骤然爆发,沙利叶的重伤之身根本没办法逃跑。

这也是颜开福至心灵,或者说是气运逆天,刚刚才看到《逍遥游》,居然轻而易举地就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其实想想也正常,他成长在单纯质朴的山村,进入尘世后也没有经历多少人世的风霜刀剑。

这样的人,其实做什么都容易静下心来。

当然,也有人一辈子都没有做到过物我两忘,也就是传说中的顿悟境界。

造化漩涡不断扩张,颜开所在的洞窟一层一层地崩塌,漩涡冲出洞窟,所过之处,就连虚空当中的阳光都被吸收,桃花溪成了一片死寂之地。

“啊……”洞窟里面传来一声惨叫,“桃源小世界你拿去,请放过我啊!放……”

一块流光溢彩的石头扔向颜开,可是惨叫声却戛然而止,一道人影被吸附进漩涡,瞬间被碾磨成了最原始的元素精华。

可是那块石头哪怕正掉在漩涡里,却没有一丝的元素精华溢出。

正在这时,豫州鼎突然从颜开手指上飞起落在了石头上,瞬间消失不见。

对豫州鼎的感应消失,颜开一震,清醒过来,急忙寻找,可是哪里还有豫州鼎的气息。

怎么回事?

难道豫州鼎被我吸收了?

不应该啊!

认主之物不会啊,上次都没有任何损伤……

颜开正在疑惑,却又突然隐隐地从那块流光溢彩的石头上感应到了豫州鼎的气息。

“刚刚好像有人说桃源小世界,难道就是这个?”颜开捡起石头,豫州鼎的气息更加明显,凝眸一看,只见石头上刻着一篇文字:

蓬莱三山压弱水,鸟飞不尽五云起。

紫麟晓舞丹丘云,白鹿夜啮黄芽蘂。

浩浩神风碧无涯,长空粘水三千里。

中有一洞名方壶,玉颜仙翁不知几。

上帝赐以英琼瑶,缝芝缉槲佩兰芷。

戏吹云和下朱尘,还炼五云长不死。

丹砂益驻长虹容,玉石弗砺愈白齿。

醉飞罡步蹑星辰,时把葫芦梏鬼神。

早曾探出天地根,寸田尺宅安崑崙。

安知我即刘晨孙,不复更觅桃花源。

或者即是刘戽身,岂复别寻会仙村。

一闭目顷游六合,坐里汗漫诣浑沦。

何必裹粮圆峤外,宁又远泛阆风津。

云屏烟障只笑傲,烟猿露鹤与相亲。

君不见刚风浩气截碧流,上严天关九屏恶,俯视万方万聚落。

丝长岁月能几时。米大功名安用为。

不将世界寄一粟,便请芥子纳须弥。

初从螺江问草屧,已判此身轻似叶。

及其流湘过衡岳,一笑江山阔如楪。

如今坐断烟霞窝,已诵东皇太乙歌。

不作竹宫桂馆梦,奈此四海黄冠何。

夜来坐我酌桂醁,不敢起舞宝云曲。

何年踏踏去方壶,我欲骑风后相逐。

字,全部认识,可是合在一起,颜开却一句都看不懂意思。

不死心,凝聚神识之力仔细观察,突然文字一阵变幻,化作“金华冲碧丹经秘旨”八个字瞬间飞进了颜开眉心。

神情略微一恍惚,他很快就明白了“金华冲碧丹经秘旨”到底是什么了。

“金华冲碧丹经秘旨”专门讲述修炼外丹的方法,分两卷。

上卷讲药物、神室法象、外鼎、运水火符候、水火断魂法。

下卷详述修炼铝汞结胎及九转还丹的具体作法,并附有炼铅汞的既济图、未济图,以及九转过程中每转之鼎器图和药物、炼法、火候、形质、功能等。

颜开大喜。

他一直苦恼自己没有丹田无法结丹化婴,现在有了这个“金华冲碧丹经秘旨”,机会合适的时候可以修炼一颗外丹。

外丹,最终可是能够形成身外化身的。

只是他下意识地忽略了炼制这颗九转外丹的难度,不说炼丹的材料几乎都是难寻的天材地宝,就是九转过程中每转所需的鼎器就是他难以凑起的。

八个大字消失,手里的石块变得普通至极,可是豫州鼎的气息却更加强烈,颜开再次用神识包裹。

这次神识毫无阻碍地就进入了石块,可是颜开却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石块里面居然有一个巨大无比的空间,以他的神识之力根本无法探到尽头。

豫州鼎的气息浓郁,却没有豫州鼎的影子,只有沙利叶一个人神情慌乱地蹲在一片药田边。

“小叶叶!”颜开传音道。

“颜开,这是哪儿?你在哪儿?”沙利叶四下张望,没有看到颜开的影子,更显慌乱。

“你现在在一个石头里面,你是怎么进去的?”颜开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豫州鼎把我排斥出来就到了这里,我怕你找不到我,一直没动。”沙利叶稍微镇定了一些。

“你等等,我看看是怎么回事!”颜开将神识之力延伸到豫州鼎气息最浓郁的地方,一个微弱的意识让他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块石头是一个前辈大能创造的随身小世界雏形,叫做桃源,大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陨落,桃源小世界就遗失在了这里。

而当初大能创造它的时候,使用了豫州鼎,所以豫州鼎就自动进入了。

可惜这个意识太过微弱,只得到这么一点信息就消散了。

要是当时颜开不是处于顿悟状态,很有可能能够留下那道灵魂体。

可惜事情没办法假设。

不过有了这些线索,颜开的思维也就天马行空了。

难道这个大能就是创造“金华冲碧丹经秘旨”的白玉蟾?

如果这个桃源小世界是使用豫州鼎创造的,那九鼎山那个移魂大阵难道也是白玉蟾搞出来的?

这个白玉蟾到底是什么人物?

假设他当初创造了这个桃源小世界,又跑到九鼎山搞了那个九鼎移魂大阵,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想到九鼎移魂大阵那八个强大无匹的尸体, 心里瞬间郁积了一个疙瘩:

我到底是豫州鼎里的一具尸体,还是九鼎山下的一个猎人?

线索不够,颜开晃了晃脑袋,暂时放弃。

把玩着手里的石头,发现它居然还有豫州鼎一样的属性,可以任意变换形态。

只是不知道是它本身的属性,还是豫州鼎的能力?

颜开将它化作一粒沙子,徐徐收了造化漩涡,瞬间化作一道流光进入了里面。

“颜开!”沙利叶扑了过来,搂住颜开的脖子小声抽泣,“我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了!”

别说是一个女人,哪怕任何人突然被莫名其妙扔到一个寂静无声的世界里,都绝对会恐慌。

而突然得见亲近的人,也不怪沙利叶会主动靠近了。

有个吊桥效应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颜开虽然不懂吊桥效应,只是本能就顺势将她一把揽过,温情如水:“我永远都会在你需要的地方!”

“你刚刚传音过后就不见人,我以为你藏起来不见我了!”沙利叶泫然欲泣。

“怎么会,如果我和你捉迷藏,肯定是我输!”颜开拍了拍沙利叶光滑的后背。

“为什么?”沙利叶不解。

“因为爱你的心是藏不住的!”颜开的话本是一种调侃,可是配合着他眼里的柔情,却变成了催情的春药。

“吻我!”沙利叶低声呢喃,娇躯如火,身化无限诱惑。

急吼吼天雷勾动地火,

情绵绵观音独坐莲台。

颜开本因沙利叶伤势温柔如水,没想到沙利叶反而化作了烈焰观音,于是将《玄金子龙门术》传了过去,动用自身真元为她疗伤。

阴阳交泰,沙利叶一身伤势不药而愈。

“我不行了!”沙利叶声音如饮如泣。

“可是我刚刚光顾着给你疗伤了!”颜开委屈地搂着沙利叶的翘臀。

“好哥哥,你就放过我吧!”沙利叶不得不搂住颜开的脖子。

“我们试试刚刚的《玄金子龙门术》,这可是世界上最顶级的功法,单是修炼就能体验到成仙的感觉!”颜开耳语道。

“好老公……带我成仙吧!”

呢喃更是催情的毒药。

《玄金子龙门术》的七十二大势,三百六十秘术,各有特色,一时间,桃源小世界春光明媚。

可桃花溪却犹如经历了最残酷的战火洗礼。

造化旋涡虽然已经被颜开收了,可是桃花溪所在却依然犹如吞噬黑洞,吸收着远处的能量来弥补自己的亏空。

四周无数的人影惊愕、恐惧、兴奋地看着桃花溪的变化。

直到造化漩涡的吸引力彻底消失,却没有人敢行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