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相府小公子竟是位千金 > 第19章 第十九章

第19章 第十九章


探三未能及时传消息回京城,但相府里李贺之连拿着信的手都在颤抖。

李元昭临行前,父子二人已经定好,倘若找到了消息,就在信件尾端用毛笔轻轻落下一点,防止传来的信路上被人劫走后给李元昭带人回京城带来阻碍。

现在这份信上,半页纸上虽都写着这一路所遇到的各种波折以及恐难找到人的意思,但尾端却留有极细极细的一点。

李贺之竭力镇定下来,越是现在越是要稳住,敌人在暗,他们丞相府在明,暗中人一日不找出来,就一日是个威胁。

他这边刚把信放入匣子中,忽听得院中传来李元纬和李元经二人急匆匆的脚步声,他刚打开书房门,二兄弟就已经到了门口。

李元纬性子比较急躁,这会儿眉头都皱到了一起,一看见李贺之,立马迫不及待开口,“爹,不好了!”身后的李元经一把拉住他,低声道,“进去再说。”

他们二人是太子伴读,往往早起便要赶往宫中,直至下午太子练完骑射方可归家,现在不过是刚过午饭时间,现在归来,李贺之自是能猜到是宫中出事了,只是没想到如此严重,当下震惊道,“涂大将军谋逆?”

李元经点点头,面色严肃,“目前消息的确是这样的。”

“太子殿下现在如何?”

李元纬抢先回道,“殿下现在已经被关在东宫。”

李贺之将杯中凉茶一饮而尽,冷静下来,“你们将今日事情的经过详细说一遍。”

“今日用过午膳后,太子本要早些时候去习武场,但我们刚刚出门,赵公公便带人围住了门口,言说要请太子先回东宫,皇后娘娘在这时急匆匆从赶来想要阻止,但赵公公十分坚决,不惜得罪皇后娘娘也要带走太子,当时情况实属混乱,我二人也是在皇后娘娘和赵公公的争执中才得知是太子外家涂大将军被查出谋逆,现涂家已经全部入狱……”

“我二人和其他伴读一起又被扣在宫中近一个时辰才被准许出宫,刚路过将军府时,发现将军府已经全部戒严,我们二人不知外面消息如何,就先回家来通知您了。”

将军府全部人已经入狱,这么严重的事宫外却现在都没收到风声,李贺之皱紧了眉,这可不像皇上一时盛怒下得令,反倒更像是早有准备……

他转头向李元纬兄弟二人嘱咐,“这几日你们就先待在家里,当做无事发生。”

李元纬满肚子雾水,还想要追问涂大将军是不是被人陷害,却已经被李元经拉着向外走。他一边走一边挣扎,“干什么?殿下现在都被关起来了,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李元经毫不客气,“就是真出了什么事咱俩也帮不上什么忙。”

他这话倒也是实情,他二人都还未入朝为官,现在凭借的也不过是丞相府公子的身份,朝堂上要真有什么事,他二人也只能干着急。

看李元纬仍旧皱着眉头一脸郁郁,李元经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太子暂时应该不会有事的,朝廷老臣们肯定会维护太子,你就别瞎担心了。”

他们二人虽同时为太子伴读,但李元纬性子更活泼些,李元经则要稳重许多,太子常年在宫中,许是一直被教导言行举止皆要有度反而起了些逆反心理,当初李元纬李元经二兄弟一入宫,太子便自然的更喜欢和李元纬一起玩,这些年下来,太子同李元纬的关系也较其他伴读更亲近些。

李元纬看看天色,感叹道,“要是大哥在就好了,大哥肯定知道得更多——哎,你说大哥那边怎样了,怎么还没消息过来?我准备了两份见面礼,要是个弟弟,我就将我收藏的那柄名剑赠与他,若是个妹妹,我就把宋二家里的那匹枣红小马要过来,教妹妹骑马……”

———————————————————————

李元昭并不想在李挽面前提及李大柱和刘翠花二人,他很怕李挽还对二人留有旧情,但思虑再三,到底还是选择和盘托出。

只要李挽下山,总会听到关于二人的传言的,与其让他从别人口中听到,不如自己亲口告诉他。

即使李挽仍顾念和李大柱的父子之情,那也是应当的,是他们把李挽弄丢,让他在外面生活了这么多年,李大柱和刘翠花二人配不配,他更没资格去评判。

只是他没想到,李挽听到后只是愣了一下神,便面色如常,连声音极为平静,“多谢李公子告知我。”

李元昭先是欣喜李挽没有为此难过,但转而就变成了心疼。

暗卫打听过来的消息中提及过李挽极为在乎李大柱,为了李大柱的病情四处寻医,到底李大柱做了什么,会让李挽夜间冒雨离家,他不敢想象,若是那日没有慧通师父,李挽独自一人被赶出来后该往何处去。

李元昭越想越揪心,便更想尽快带李挽回到京城,但看李挽早早独自进了屋中不肯出来,他连个同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不禁又着急又头痛。

慧通行医回来便看见一大包桂花糖放在院中的石桌子上,李元昭坐在一旁紧缩眉头,目光凝固在李挽屋中的小门上,他暗自摇摇头,李家大公子以前看着也是个聪慧的,怎么这事上反而犯起蠢来了。

这世间万事,果真是越在乎越小心翼翼啊。

他直接清了清嗓子,状若无意想起,“李公子,令堂身体可还安康?”声音不大,但足以让屋内人听清。

李元昭先是不明白为何慧通这样问,年前生病的不是家中祖母吗?

但看见慧通看向李挽屋中的小门时,李元昭灵光一闪顿时明白了,立马感激地向慧通笑了笑。

屋内,李挽呆呆坐在床边,脑子空空的,似是什么都没想,又似是想了很多东西。

想起那日她拿着匕首站在李家院子里,李大柱变了形的五官,又想起她幼时读书得了夫子夸奖,李大柱拿着她写的文章欣喜地看了一遍又一遍。

还想起了前世里她去幼儿园的第一天,家里二人一个着急出去打牌,一个昨日里醉酒还未醒,她自己一个人背着书包到了幼儿园门口,却被告知没有父母带着不准进去。

以及她只拿着身份证离开家时,坐上车后透过车窗又回望了眼她一直生活的城市,看着那座城市在她眼中如迷雾般消散,最终化作虚无。

一时间竟分不清这些真真假假。

李挽感觉自己头有些痛,仿若一根针从大脑扎入,一点点螺旋进去,她眼前一片眩晕,意识已经逐渐抵抗不住绵绵的睡意,将要昏过去时,忽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屋内的阳光随着门的晃动而微微颤动,李挽眼前一切逐渐重新聚焦起来,痛觉迅速消退。

门外,李元昭好好酝酿了一番焦急的情绪,但敲门的手却连用力都不敢,怕惊着了李挽。

他暗暗提前在心中演示好怎么说服李挽,可当李挽一打开门,他便把刚刚想得什么统统忘记了,脱口而出便是,“你脸色怎么这样苍白?”

太苍白了,在阳光下几乎接近透明。

李元昭情急之下就要去拉李挽的手,却被李挽躲开,他又着急又不敢强迫李挽,额头上都急得冒出汗来,“是不是不舒服?先让慧通大师给你看看好不好?”

李挽一动不动,神情冷淡,“找我什么事?”

这要是李元纬和李元经二人,李元昭早直接上手把人拽走了,但一对上李挽,李元昭是真觉得这个弟弟处处透露着一种易碎感,让他无从下手,别说用蛮力了,即使这么着急,他都仍然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

可看着李挽这副总觉得下一秒就要晕过去的样子,他又忧心不已,幸好这时,慧通大师拿了药材到院中来晾晒,李元昭仿若找到了救星,赶紧道,“大师,你快来看看挽儿——李挽这是怎么了!”

李挽同样躲开了慧通想要把脉的手,面对慧通大师,她面色缓和了些,“无碍,不劳烦大师了。”

眼看着慧通点点头后就又要去继续晒药材,李元昭拦住了他,“大师,这?”

慧通是真觉得自己就不该到这后院来,让这二人自己掰扯才对,只是这一个傻,一个犟,怕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他明日里可就要出发去南方,这二人还未解决好,如何能放心。

轻轻拿开李元昭拦住自己的手,慧通念了句佛号,“阿弥陀佛。施主身体无碍,以后注意调养便可,李施主不必担心。”

末了又转向李挽,“贫僧明日里便要启程,施主若要同行,且须早些准备。”

慧通说了这几句就自顾自走开了,李元昭却脑子一轰,准备?同行?

李挽这是要同慧通大师一起走?难道是想要出家?

转瞬间,他脑子就自动完成了李挽穿着僧衣在一座小庙中青灯古佛度过一生的情景,孤苦伶仃,节衣缩食……

慧通还未走出院子,就听到李元昭惊恐地喊了一声,“不行!”

他嘴角露出一个笑来,这是不给点压迫感都不行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