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难道真的是天选之子 > 第十四章、筹谋(1)

第十四章、筹谋(1)


  离开大厅后,琪与牙叔相互点了点头后就分开了。

  因为最起码要明天才会有消息,所以牙叔准备先回家一趟,有一个多月未回家,还是挺想念家里的一双年幼的儿女,以及家里的母老虎。。。

  今天回巨木部很多人都见到了,所以她应该也已经知晓自己回来了。如果在外面磨蹭太久每回家,又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平时不知道多么羡慕大哥和嫂子的伉俪情深的样子,看看大哥的胡子就知道了。大家都长了一脸的大胡子,大哥的那个叫美髯,而自己的这个就叫络腮胡。。。

  每次听见大哥在他面前得瑟有人帮忙打理胡子的时候,那副贱贱的模样,要不是打不过,早就动手了。

  而琪则出了大厅后,往后院走去。大厅与后院之间有一个靶场,这个是小时阿娘教自己以及两个哥哥射箭的地方。

  这个靶场长度大概五十多步的距离,大概就是后世的一百来米的距离,而现在这个世界用的弓最远的距离也就这个样子了。还没有使用复合材料的技术,只是用阴干的枫木一点一点的打磨出来,弦也只是用单一的麻绳编织而成,唯一算得上技术的是弓稍用了羊角、牛角或者鹿角之类的。

  在这一个多月里,受够了这些用起来似乎是强弓的样子,但是射出的箭却柔软无力地感觉。这完完全全浪费了自己骑射无双的能力,虽然现在还没有坐骑,但只要给到时间,他一定会去捕捉马儿。

  但是复合弓的制作就非常麻烦,光一个定形就要耗费一年多长时间,外加没有后世那些速干粘合剂,到时候这个位置又要一年多,最好是打磨,又要一段时间,保守估计三年起步。

  还有就是,他还打算做一把马槊,而槊杆一样要三年时间,所以在时间不允许的现在,只能忍了。

  过来靶场后,跨进一个院门,里面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只见一个中年女性在那个做着针线活。

  开门的声音响起,这个做着针线活的妇女开头看去,瞬间露出诧异的神色,而后非常开心,刚想说着什么,来人就喊了一句。

  “阿娘!”琪见到院子里坐针线活的熟悉面孔时,非常自然的喊道,而且欢喜之心由内心一下就涌现出来。

  “哎。”这个妇女本来还想询问着什么,听到一句‘阿娘’的呼唤,瞬间就没有了,只有温柔的应答声。

  “我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回来和阿爷当面说,所以就叫叔叔带我会来的。”琪喊完阿娘后,就走到了这个妇女身边坐下,然后说道。

  “刚好,阿娘也想你了,你看,我给你做的皮甲。”这个妇女说着举起手中就要完工的一副皮甲说道。

  “哎呦,还真的厚实了不少。”这个妇女说着还伸手在琪的身上抚摸了一下,见到健壮不少以及愈发符合族里审美观长期日照形成的黄褐色肤色也异常的欢喜:“真的是一个美少年咯,还好阿娘早想好了,这个皮甲往大里做了几分,现在穿刚刚好,等明年,阿娘再给你做一个更好的。”

  说着,这让妇人将这皮甲往琪身上套去,这件皮甲现在穿起来还是有点宽松。不过用料非常的奢侈,外一层结实的野牛皮,里一层比较舒适的反毛山羊皮,中间关键位置还夹层多两块块野牛皮。

  “你多等一下哈,明天早上就可以给到你。”见到儿子穿上后的威武的样子,一股自豪的神色流露出来:“虽然有点宽松,但是等冷的时候,多穿一件皮衣就可以了。对了,还给你缝了两个手套。”说着还在旁边装线的篮子里拿出一副用鹿皮制作的手套。

  母亲的爱很多的时候看起来没有那么的轰轰烈烈,但是永远都是那么的微风细雨,不断湿润着每一个孩子的心田。

  第二一大早。

  琪与牙叔来到了昨天的那个大厅里。

  这时部落的族长横已经和两个年纪比较长的人谈论着什么,这两人都是在平时辅佐族长管理部落的族老。

  “阿爷,族老。”

  “大哥。”

  进来后,都先打了一下招呼,然后依次落座。

  等两人依次落座后,那两个在席中跪坐的老者微微起了一点身体向琪以及牙叔拱手行了一下礼。

  琪知道这两人是谁,一个协助族长阿爷管理部落内部的,一个协助管理附属部落的。

  “现在我们族里能动用的就巨木部的两个近卫大队。”这时那个协助管理族内的一个族老对族长说道:“本来还有三个大队的,但是上个月的时候,得到回报,绩部落被入侵,所以这三个大队都过去了。”

  绩部落是在巨木部落的东部,临着一条黑河的大支流定居,那里土地肥沃、疏松还温暖湿润,原本就有非常多的野生麻作物,后经过绩部落的种植,基本遍布整个支流流域。所以这个部落所产的麻布基本遍及这个黑河北岸的中西部,而染色布匹就是他们的拳头产品。虽然只有黑、红、靛蓝这三色,而且并不持久,但凭借这个秘法,富裕程度不逊色于黑河最下游冲击平原的超级大部落多少。

  而绩部落是在巨木部落最外围的一个附属部落,因为是现在巨木部落最重要的财富收入来源之一,那里将长期驻守两个大队,并在那里建立了东巡部。

  而绩部落加入到巨木部落原因有二。

  第一寻求庇护,因为拥有整个黑河大盆地唯一的染色技术,该部落一下子就变得非常的富庶。但是武力低下的他们,自然而然就成了整个黑河北岸的香饽饽。面对各大部落虎视眈眈的目光,绩部落选择着了当时强大的巨木部落为依托。巨木部落当时的势力范围已经要接壤他们绩部落了,被迫加入,还不如主动加入。一个可免除被巨木部落的侵害,又可抵挡黑河下游部落的威胁,牺牲部分地利益换取安稳,同时因为少了威胁,交易更加频繁还不再受到压榨,得到的比之以前不减反增,可谓一举三得。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无外乎如此。

  第二就是互为供求关系。绩部落再往上游,因为地势原因,多为畜牧,少量三成的平坦土地大多用来耕种粮食,所以麻布产量稀少。虽盛产皮毛,但是布的作用依旧不可替代,所以双方长时间用皮毛与麻布相互交易。但是二十多年前,巨木部落出产一种物品,几乎无可替代,整个黑河大盆地大多直接或间接有求于巨木部落,这也直接让绩部落在那个时候完全倒向巨木部落。(巨木部落出产一种东西,让巨木可以得到起飞的机遇,但是也带来了危机。正是这个原因,导致了巨木与金两大部落长达了二十几年的战争。如果巨木度过这次危机,那么巨木腾飞即在眼前。前面有好几处伏笔,各位老爷们可猜测一下哦。)

  “那就是说,我们再次聚集几个大队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了。”族长横也颇为无奈,这也是因为二十多年来的战争,让巨木看起来比较虚弱,无力扩张,导致对下游的威慑力消弱,各种牛鬼蛇神的疯狂试探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说着横不由的握了握拳,而后更加的坚定起来。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横非常不愿意在这个时候重新组建部队,因为这个时期,是部落的收获季节,如果现在匆忙的组建部队,让本就因为长期战争导致有粮食危机的巨木更加雪上加霜。而如果现在召集从属军,那么那些附属部落同样如此,可能让原本就不太安分的一些部落更加抗拒了。

  虽然巨木部落拥有二十多个大队,但是长期维持的只有十个,剩下的在战争后都会回到各处组织生产。而长期维持的十个大队中,在巨木布有两个近卫大队,以及三个随时支援各地的活动大队,东巡部有两个大队驻守,西巡部又有两个驻守,剩下的一个需要看管矿场。而现在的三个活动的大队已经前往绩部落了,所以现在是用兵困难期。

  “阿爷,我们还有两个大队可以用。”琪听到绩部落那边出问题后,就知道了什么事了。

  “哦?但是东巡部的不要想了,那里的不能动。”横听闻琪的话后,想了一下,以为他想从东巡部调兵,因此立刻否决。他宁愿取消这次的行动,也要给到东部下游那些部落压力。那边本来就是自己的大后方,一旦没有了威慑力,那么面临的危机就更严峻了。

  “不是东巡部,如果要东巡部的两个大队过来,起码要一个多月,还不如我们内部在召集两个大队来得快,而且等他们到达后,黄花菜都凉了。”琪直接说出自己的打算,也不想耗费时间,毕竟兵贵神速的道理,是恒古不变的,而后继续道:“是西巡部的两个大队,两个月后,即便没有这次行动,他们也会抽调一半以上人回到巨木部,准备冬季战争。而现在西巡部目前都还没有遇到危机,选择他们的话,一个可以减少路程,另一个是降低我们内部的压力。”

  “这个可以考虑。”横听见这个谏言后,先一番思索黄花菜都凉了的意思后也是认同了。

  “那么就还剩下有两个了。”横看向那两个族老说道:“第一物资,第二劳力。”

  “物资要多久可以筹备好,劳力着么安排,要从那些部落出。”

  “回族长。”那个协助横管理族内的族老先向横一行礼而后回答道:“巨木部的仓库已经积累了很多物资,武器以及食物都非常多,虽然下面的部落的进贡还有很多没有到达,但是可以支撑两个大队的征战以及仆从劳力的消耗。”

  “回族长。”另一个协助横管理附属部落的族老一样先行礼而后回答道:“虽然下面的部落现在正在农忙,但是让他们多出一点奴隶,少一点族人,一个月内还是可以组出一支千人辎重劳力的。”

  “那就好。”横听后还是比较比较满意的,虽然有几个部落不安分,但是大多部落还是在他的掌控之中,然后他下令道:“那就现在开始安排吧。”

  “阿爷,等等。”琪听到这顿时急了。

  要再等一个多月,什么菜都没了,还突袭个屁呀。不过也不能怪古人这样磨蹭,一个生产力确实太低下了,另一个连推车都没有的时代,再平坦的道路也只能靠11路公交了。

  或许在他们的眼里,能够在一个月内完成一次战争的筹备,已经是神速了,他们会非常满意而且还会因此自豪。但是,作为现代人的眼光来说,一个两百人的小规模突击作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准备,那么这个就已经不叫突袭了。

  所以在琪的筹划中,他只需辎重,不需要劳力,不然如果加上一千多人的劳力部队,那么行军就会非常的缓慢。

  一个月的时间聚集劳力部队;再用十五天到达本来只有六七天路程的西巡部;再用两天的时间在西巡部修整以及聚集西巡部的两个大队;而后在走二十来天到达大草原的渡河地段;渡河后接着要一个月的时间到达目的地,加起来也就需要三个多月的时间。

  而现在是刚刚到达八月不久,也就是说,我们的部队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是十一月中旬。但是黑河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结冰,要完全冻结出厚冰层要到十一月底。在这个时间发动攻击,勉强也算达到突袭的效果。还有十多天的时间就要进行冬季的战争,金部落的西部的确也会出现驻防薄弱的现象,但是这十天也就只能拿下他们的矿场。同时他们要面临巨木的攻击,不会派出大量部队夺回。但是可以组建少量部队抵御,等战争结束再次夺回,所以效果只有牵制作用而已。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琪就觉得无法在这一次的战争中取得完全胜利,最多只是让巨木从此掌握主动权。而如果只是主动权的话,未来还是要年年征战,只是可能攻守易变而已,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琪想要的是完全的胜利,是一场可以震慑整个黑河大盆地西部的大胜利。这样巨木部落就可以完全主导黑河大盆地的西部,那么战争不能说完全结束,起码巨木部落的伤亡将逐渐消除,达到休养生息的效果。

  所以,按照琪的内心筹划,一定要在黑河冻结出厚冰层前的最少一个多月发动突袭,然后给金部落持续性的放血。接着在黑河冻结出厚冰层时,巨木部落带领联军南下渡河攻击已经放血一个多月以上的金部落。最后一举拿下金部落,达到一劳永逸的效果。

  “嗯?”被打断下令的横有点不太高兴,虽然是儿子,但是族长威严还是要维持的。

  “我觉得,不需要太多的劳力来携带辎重。”面对阿爷的不悦神色,琪赶紧说出自己的打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