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蛮荒之降维打击 > 第026章 自古红蓝...

第026章 自古红蓝...


随着霜城主的宣布,一柱足以燃烧半天的香被点燃,渺渺青烟随风消散。

应如是轻轻颔首,又对浣溪沙示意自己晚一步挑选。

这并非轻视对手,而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

“谢仙子!”

浣溪沙双手交叉,微微欠身表示感谢。

炉鼎都是一样的,是北霜城为了公平,特意选了同批次同款式的炉鼎,至于其中细微差别,则是看各自运气了。

材料每样只有一份,且分量都各不相同。这也是比试中最容易拉开差距的地方。

有些人无耻一些,选材料时不管用不用得上,先选了再说,自己用不上总比对手用的上的强。

浣溪沙从小生活在部落,虽然因为部落生计有时候会心机深沉,但是说到底,部落的氛围,还是很好的保留了她的赤子之心。

赤沙十钱,生铁十斤,镍土一钱,铬土两钱,净水五斤。

这是浣溪沙选择的材料,都是很少被人使用的材料,这里能有,完全是大长老与二长老在搬运时,因时间关系来不及删选,直接一股脑的把这些不是很贵重的材料给带来的。

“仙子,我选完了,您请。”

浣溪沙落落大方的面对应如是,带着浅浅的笑容说道。

虽是小家碧玉,但她的气场完全不输应如是的贵族气质。

应如是看了一眼浣溪沙选的材料,以她所学的炼器知识,完全不知道浣溪沙选这些材料究竟要做什么。

在场唯一能够看到浣溪沙的选择的只有刘翰一人,此时他的内心深处,震惊已经不足以形容,简直已经洪水滔天。

“蛮荒已经开始掌握稀土的运用了吗?”浣溪沙的选择,已经完全超出了刘翰对蛮荒的第一印象,这还是以部落为主的蛮荒世界吗?

不过,看应如是的反应,浣溪沙应该只是个例。

毕竟,能够让一个自认为炼器才华很高的人出现疑惑的神情,已经足以说明刘翰的猜测了。

就在众人惊讶之时,应如是也选择了自己的材料。

碍于浣溪沙的选择都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材料,她也在思索着如何用最普通的材料来炼制出足够惊艳的兵器。

最终,她选择了黄铜、玄铁为主料,辅料则只有一种,足以化腐朽为神奇的星辰砂,而这星辰砂已经算是稀少的材料了,还是蛮荒炼器届已经运用成熟的材料。

“那女娃子选择的两抷土也算稀少,但是我们只知道其对炼器有功效,却不知有何功效,而应大小姐选择的星辰砂则是公认的提炼绝佳材料,这一局我看是应大小姐获胜的几率更大。”

“风兄此言差矣,这世间每一种材料的运用,都是历经无数代炼器大师的验证之后才得以流传的,这并不说明没有经过验证的材料就一定比验证的材料差,这场比试的结局,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过早断言实为不慎。”

大长老与二长老分别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二长老身为云家叔祖,即使不怎么看好浣溪沙,但是浣溪沙毕竟是他的族孙带回来的人,而且刘翰还愿意为他族孙出头,情面上还是要表态支持一下的,不过这支持的话,打机锋的水平相当之高。

半天的比试时间,给出的材料规格也算是相当的高,但是参与者都选择了很普通的材料,这让比试一开始就充满了可看性。

相比于那些用珍稀材料堆积出来的法宝,这些平凡之中见真章的本事才更能突显炼器手段的高超。

足足半日的时间,北霜城三大家族的人已经暗中向各大城池传递了这场比试的讯息。

蛮荒科技虽然落后,但是蛮荒人的智慧并不亚于地球人,各个城池之间都有传送阵相连,而且传递讯息的手段更是五花八门,通过浓厚的天地能量,借助蛮荒特有的传讯石,能够产生一种类似地球电磁波传送的方式。

这种方式,只能简单的做到点对点,而且有距离限制,要做到点对多以及更远距离的传讯,则是需要一个阵基来完成。

就在二女刚刚完成材料的挑选,北霜城的传送阵就已经陆陆续续的出现了几个人影,这些人多数是一城副城主或者排名靠前的长老。

而这其中,出现了一个刘翰认识的人,北极城的北极冰。

这些人的到来,全部是因为应如是,毕竟都城大家族来人,不得不引起北荒的重视。极个别在北荒算是殿后的城池,直接就是城主或者实际掌权的宗门首领到来。

每一个过来的人,都对演武场中央比试区域点头示意,当然这些尊敬与浣溪沙无关。

“从今日起,要让你们看到我们,也要点头以示尊敬。”完全被无视的浣溪沙,心中暗暗发誓。

从在图腾庙看到北极城的地图时,她就想到了北极城的炼器大试,这是北荒每十年一次的大试,比什么都有,根据现任盟主城在上任之初就定下来,给各城十年时间做准备。

蛮荒尚武,八成的大试都是以武论成败,偶尔有文斗,炼药斗,这次北极城更是首次选择炼器斗。让整个北荒措手不及的同时,也是一种突破,一种全方位发展的突破。

机缘巧合,浣溪沙的母亲获得一本独特的炼器之法,一心向往的就是参与炼器大试,奈何造化弄人,眼看着距离大试还有几年之时,就撒手人寰了。

这是浣溪沙母亲的遗憾,也是她内心深处最大的痛,因为她母亲的死,很大原因是因为这些高高在上的城池掌舵人的自私造成的,因为他们连看都不看就直接否定了,导致了她的母亲最终抑郁而终。

而这时,这些往日高高在上的人,竟然对自己的对手如此敬重,她岂能没有情绪波动。

“封印,解!”

忽然,浣溪沙一声娇喝,眉心的印记突然破碎,一股炽热的天地能量冲击四方,随即,一股刺骨的寒意袭来。

“这是,冰炎体质!”

“天哪,她是如何长到这般大的?”

...

浣溪沙的封印破开,惊讶了一群人。

“师姑她,竟然是冰炎体质,之前我还是走眼了。不过,这也说得通师姑的异常了。”云飞扬的惊讶更多的是与已有认知的反差冲击。

“何为冰炎体质?”不懂就问,刘翰丝毫没有架子可言。

“冰炎体质,乃是我北域才特有的体质,这种体质自古有之,为我北域水系能量修行者而言,有着与生俱来的号召力,就如同君王一般。

奈何,这种体质虽逆天,但是因其是相克的的体质,一般寿不过十岁。这女娃子能够年到豆蔻,全因其封印的缘故。

今日封印一破,怕是没有几年可活了,可惜了。”

北霜城风家大长老为刘翰解惑道。

“若是我北域冰炎体质有一个能够成长起来,我北域也不至于这样...罢了,这些与你们多说也无益。”

二长老跟着附和一句。

“若以冰炎体质特有的冰焰炼器,这次比试胜利的天平已经逐渐处于平衡状态了。”盟主之城的北极冰发表了看法。

“妹妹如何称呼?”应如是的世界里,能够被自己记住名字的,就是已经认可的朋友或者对手。眼下浣溪沙破除封印后,已经足够她记住对方的名字。

“浣溪沙。”

“浣溪沙妹妹,不管他们如何评论,你安心比试即可,无论结果如何,我都想与你成为朋友。”来自都城贵胄的友谊,听得在场观战的人羡慕不已。

“应姐姐请。”

“溪沙妹妹请。”

这不是客套,而是一瞬间就确定的姐妹情谊,女生,真的如海深,猜不透啊。

随即,应如是手中冒出腾腾火焰,一股远古龙族特有的气息席卷演武场。

“应家特有的应龙阳炎,对战极寒冰焰,这种对决,怕是我北荒二十七城,也出不了一场这样的对决吧。”

一个来自排名倒数的城池城主感叹道。

无疑,这是很多人的心声,只是都选择了沉默罢了。

现场的安静,预示着比试进入了高潮阶段。

一红一蓝的天地能量,各自占据着半壁演武场,一个如同火龙,一个如同冰风。

虽不是比武,但气场远胜之。

二女相继起鼎,开始了炼器的第一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