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蛮荒之降维打击 > 第030章 约法三章

第030章 约法三章


“翰哥,我没事,后面的大试我能参加。”

“听话,你的封印破开了,再封印的话效果不比之前,在彻底找到解决的办法之前,你的封印都不要破开了。”

明白了一切之后,刘翰强势的拒绝了浣溪沙的请求。

浣溪沙也知道刘翰是为她好,为了将来能够和刘翰走得更远,走向更高,她的内心哪怕很想继续参与大试,特别是这种正式的大试。

不仅北域中心北都城会有许多家族代表会来观赛,与北荒一样的许多周边区域也会有人前来。

大试,不仅仅是炼器而已,还是北域各个区域十年一度的盛会。

参试的是北荒二十七城,自己区域内部的大试,事关十年盟主之位,北荒不得不慎重,参与评判的北荒按照一城一票原则占有一半名额,其余一半由北都十大家族占有十票,余下十七票由其他盟区随机持有。

之所以需要评委制度,是因为除了一眼能够分胜负的比试,很多时候比试会出现不相上下的局面。

如若对裁决结果不满的,还可以进行现场申诉,只要有足够说服力,裁决结果甚至可以逆转。

原计划里拿到名额之后就直奔北极城的刘翰一行人,此时却不得不暂时驻足北霜城。

为云飞扬之事。

为鸣鸿刀之事。

蛮荒修行是天地能量,地球科技发展也是各种能量的运用。

二者的区别,蛮荒的天地能量能够直接用来修行,不管是大多数修者修行的驾驭天地能量,还是如云飞扬、北极冰等少数修者选择能量入体的修行之法,都是蛮荒天地能量便利性的体现。

地球科技需要使用能量,都是不断的通过科技来获取。不管是远古时期的钻木取火,还是如今的量子武器,人类都只能当做外力使用,无法做到能量自由把握。

好在人类的聪明可以改变自身的局限性,体质的改造计划,随身装备武器能量化,芥子纳须弥技术等等,足以让人类科技傲视已知的宇宙空间----即使,这已知的宇宙空间只有人类自己。

鸣鸿刀到了蛮荒,遇到的问题跟刘翰简直一模一样。

被蛮荒世界强烈的排斥,身为华国远古名刀,与轩辕剑一炉诞生的传奇法宝,在蛮荒居然被压制到只剩下一身的戾气了。

鸣鸿刀毕竟带有黄帝的心血,有一代人皇特有的包容,只剩下一身戾气已经是严重的畸形了。

要知道当初它刚形成时,那可是直接破开次元壁的存在啊,现在只能在蛮荒破一些小小的阵法结界。这真是落毛凤凰不如鸡,鸣鸿刀有灵性,却一直苟着不想苏醒,因为醒来的现实太糟心了。

直到云飞扬的出现,竟然能够自己研究出能够给鸣鸿刀灌输能量的功法,即使很少,也足够鸣鸿刀在沉睡中醒来,结果因为太兴奋了,导致兴奋过头,刀身戾气把北霜城毁了一个大半,更是直接把云飞扬一只手臂给当场削成了肉泥。

鸣鸿刀担心自己的戾气会造成更大的伤害,直接飞离了北霜城。然而在北霜城众人的眼中,却是鸣鸿刀想要遁走。

然后就是云飞扬不顾伤势的追,鸣鸿刀灵性苏醒,知道云飞扬对它有帮助,飞走之时给云飞扬留下了痕迹。

不过,鸣鸿刀也有自己的脾气,每当云飞扬想要带它回北霜城时,他就脱离云飞扬的控制,远远的避开北霜城一定的距离。

只要不进入这个距离内的区域,鸣鸿刀并不排斥云飞扬的掌控,云飞扬掌控它的同时,更是在温养它。

这让云飞扬很无奈,很想跟北霜城的人解释清楚,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也就避着不见了,反正他早就知道北霜城一直在留意他的行踪,没有找来,说明默认了这种局面。

鸣鸿刀的一切变化,在刘翰握住刀柄的时候,就已经通过刀灵了解清楚了,比云飞扬跟他说的还清楚。

毕竟云飞扬说的只是表面原因,真正的内因,刘翰才是第一个知道的,也是唯一一个知道的。

“我出手处理此事,三点要求,第一,此刀以后不得再叫云起,要恢复它的本来名字---鸣鸿。”

第一条要求一出,反应最激烈是鸣鸿刀本身,那上蹿下跳,丁零当啷的样子,别提多开心了。

“云起,哦不,鸣鸿刀灵苏醒了!”

“历代先祖,你们看到了吗,云起我们一直叫错了,它叫鸣鸿,它如今醒了。”

刀灵沉睡的鸣鸿,只是北霜城的象征性法宝而已,一旦苏醒,那就不一样了,有灵性的法宝,最低地级下品以上的法宝才能够拥有,地级往上的法宝均是按照灵性区别级别的,灵性越高级别越高。

看它这得意的劲,其灵性起码地级上品以上。参观比试的来人,几乎都还没走,好不容易来一趟,起码的宴会少不了的,而宴会上的目标则是应如是,比试刚落下帷幕,见应如是没有急着走得意思,这些人就已经传讯各自城中的青年才俊了,打着各种旗号来的都有,目的都一样罢了。

这时聚集的这么多人,刘翰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激发了鸣鸿刀的灵性。

与北霜城满座欢呼的情景不同,这些其他城池来的人,一个个面沉似水,尤其是北极冰脸色更沉。

虽同属于北荒盟,但各城竞争一直存在,杀伐也一直存在,一切皆因资源而已,成立北荒盟,除了一起抱团取暖之外,还有就是维护内部的竞争公平。

要不然哪家有一个好苗子,一个高境界老家伙悄悄把这棵苗给拔了,那各城还发展什么,大家集体灭亡得了,省得杀来杀去的麻烦。

而今,这一切已经要被打破了,鸣鸿刀的变故,让同龄同境界的的北霜城有更大的优势,甚至是直接秒杀对手的优势。

这个优势的背后,则是北霜城的强势崛起。

各城来者的担忧,并非多余,而是多年的竞争中磨练出来的危机嗅觉。

“第二,鸣鸿乃我种花宗先祖炼制,自天而落被北霜城所得,也是鸣鸿的命数,此刀仍然归北霜城所有,但暂时不能离开我身边,压制其戾气尚需时日。”

这一条一出,鸣鸿刀直接围着刘翰转圈圈,那讨好的样子,让北霜城的人都觉得老脸挂不住。

“可,但持刀人需我北霜城自行选择。”

“这也是我准备说的第三点要求,无论北霜城谁持刀,皆需入我种花一脉,且需得到鸣鸿认可。”

刘翰这第三条已经非常离谱了,只是眼下局势,鸣鸿刀明显的更愿意跟随刘翰,让霜城主不得不慎重。

“待本座与两位长老商议。”霜城主还准备压一压,抬高一些筹码。

奈何,风云两位长老直接点头表示同意,无需商议了。

霜城主无奈,只得表示同意。

“按照我城规则,这届持刀人是我霜家子弟霜降,降儿,你试一试可否能够获得鸣鸿的认可。”

“是,城主。”

跟在应如是左右的霜降,忽然接到霜城主的指令,明白这是给他安排的表演。

能获得认可最好,不能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毕竟鸣鸿对刘翰的讨好模样有目共睹,不愿意搭理其他人很正常。

霜降直直走向刘翰,在距离他五步之处停留,按照蛮荒礼仪行了一礼,翩翩公子的样子吸引了不少围观女修的目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