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蛮荒之降维打击 > 第034章 福泽众人

第034章 福泽众人


厚积薄发,往往能够以后起之势,强势的超越走在前面的人。

北极冰就是这样的人,她的修为并非是强力的刻意压制,而是在不提升境界的前提下,仍其自然。

这也导致了她的根基之深,在北荒一带,少有人及。

此刻,一朝得势,强烈的突破节奏,她自己都快要压不住了。

压不住修为就地突破的后果,不说是刘翰的顿悟被打断造成的巨大损失以及修为上的暗伤,单单说此时演武场里的这一大票人,肯定会把她视为敌人。

毁人机缘者,犹如害人之父母,此仇绝对不共戴天。

但是她也很无奈,境界压制得太久,反弹的太强烈,突破的苗头一旦出现,不管她怎么努力去压制,都无法有效的控制住这苗头。

离开此地到别处去突破,别说她舍不舍得眼下难得的机缘,就算是她舍得离开,此时也已经无力回天。

因为,只要她以修者的手段离开,必定会引起天地能量的波动,这与就地突破没有任何区别;以凡俗手段离开,就眼下这关头,怕是走不了多远就会突破。

正当她内心之中焦急不已的时候,一股温和的气缓缓的包裹住了她。

这股气不同于蛮荒的天地能量,很纯很正,没有一丝丝的驳杂。

这股气中透露着包容,透露着鼓励,透露着言传身教...

似乎有任何不懂的地方,都可以通过这股气获得答案,不仅如此,还能反哺这股气,也就是说当自己的能力超越这股气的能力范围时,超出的范围能够以一定的比例反哺它。

它堂堂正正,又规规矩矩;它来自远古,又连接未来。

正是这股气的包裹,让北极冰无比的心安。

试问蛮荒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北极冰犹如回到了自己出身的那个部落里,有母亲的关怀,有父亲的鼓励,有哥哥的宠爱,一切都是那么的心安。

又仿佛回到了那个寻常的午后,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叟进部落讨口水喝,正好被只有八岁的她遇见,不仅给老叟水,给的还是热水。

之后老叟以仙人之姿在部落内展现超凡手段,并要在部落内选择一个有仙缘之人,带入仙旅。

正好,因为一碗热水,她入选了。

原因很简单,除资质外,她的善良比同部落的人多了一点。

在之后,她进入了北极峰,而带她回来的老叟正是北极峰的峰主,她也因此成为了北极峰四大弟子之一。

这一转眼,已经二十年过去了。

她早已亭亭玉立,她早已独当一方,只是再也没有了小时候的那份心安,有的都是修行资源的争夺,有的都是同门之间的互相猜疑与竞争。

初心不在了,许多事情就难免有了羁绊,一旦有了羁绊,那么将是许许多多的剪不断,理还乱。

如今,或许命中注定,当初被她追着打的人,如今带给她的却是久违的心安。

心安,则事事安。

那股躁动不已的突破欲望,也逐渐安静了下来。

随后的感悟,她仿佛只是在做一个好梦,一个没有任何欲望的梦。

与各自安静的众人不同的是云飞扬。

当初拜刘翰为师,是存着他自己的目的的。

这个目的不管是否对刘翰带来好或者不好的影响,始终都是有影响了。而这股影响,冥冥之中牵动了某种联系。

在他的感悟上出现了端倪。

别人都是安静的感悟,或幸福、或安静,唯独他是满头大汗,接着是浑身汗水淋漓。

此时的他,与其说是在感悟,不如说是在与自己的心魔战斗。

他的心魔是利用刘翰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而他自从跟随刘翰之后,内心深处就已经决定好好的跟随了。

两种不同的心态,正在不停的战斗着。

一个是利己主义,一个是集体主义,两者互相争斗不已,却没有一方能够吞并另一方的征兆。

他也知道只要他的两种心态还共存着,必定不会让他走得太远。

也就是在这时,那股出现在北极冰身上的气,也悄然降临到了他的身上。

气运临身,云飞扬安静了许多。

精神世界里,不在是两种想法的不停争斗了,而是出现了另一个不相干的想法,正在安静的思考着。

这份思考,没有了权衡利弊,仅仅只是单纯的思考。

至于思考的是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伴随这份思考的完成,他的收获将是难以想象的大。

霜家霜降的感悟则顺利得多。

是仅次于浣溪沙与浣焕的顺利感悟者。

因为刘翰的顿悟,直接或者间接关系都与他有关。

因为这层关系在,他能够窥得刘翰顿悟场景的一角。

虽然仅仅只是冰山一角,但是那种气运临绝顶的压迫感,还是让他倍感压力。

这一次与刘翰的切磋所造成的心理阴影,在这一角顿悟场面下消失得干干净净。

因此,他从心里开始佩服刘翰了,这一微小的心理变化,间接的让他的感悟也受到了刘翰的气运加身。

演武场中,受到刘翰气运加身的人,还有很多很多,只是受到的量相对而言较少而已,很多所谓的一城天骄,得到的气运也仅仅与孙虎差不多而已。

要知道孙虎是在生命即将不保和营养液的诱惑之下,选择跟随刘翰的。这是纯粹的逐利行为,投机倒把要么赚,要么亏,孙虎只不过是赚的那一个而已,谈情感没有,论忠心为时尚早。

不过,从刘翰那里得到的两次好处,外加一次刘翰选择相信他,让他回流光城处理完事之后再回归,彻底改变了孙虎的想法。

或许这一刻之后,谁说他不忠心与刘翰,他肯定会嗤之以鼻吧。

演武场中,没有选择跟随顿悟去感悟的,除了选择护法的三位老祖之外,只有一位来自都城的应如是。

即使她言谈举止尽显大家风采,似乎在她心中不存在所谓的身份阶级一般。

然而面对这个意外而来的机缘,她发自内心深处的傲然,还是让她无法放下身份去和一群城池子弟感悟。

明明知道这种机缘可遇不可求,却选择无视且内心毫无波澜。

这或许就是见过繁华之后的淡定从容吧。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过,应如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