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穿越女尊之唯爱夫郎 > 第8章 好哄

第8章 好哄


子衿身中之毒有些复杂,像是几毒药混在一起,各种毒药相生相克竟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这才没立刻要了他的性命,也就是说解开任何一种都会打破平衡,但长此以往毒素会侵蚀他的神经,现在只是思绪有些迟缓,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会变得痴傻,丧命,不过这毒也并非无解,最让她担心的是谁对子衿出的手。

“韩风,去查子衿的过往,越详细越好。”

“是,主子。”韩风领命从暗处消失。

“主子,这是先皇留下可以暗中调动的所有人力物力。”韩溟随后从暗处出来恭敬递到。

南卿接过后皱起眉头,目光深邃,虽然先皇在建安也有些势力,但大多都是监视的暗庄,主要势力都在北凉而且数量不少。南卿嗤笑一声,看来先皇早准备好一切——只是算错了人

“北凉的店铺照常运行,把留守的暗卫抽出来在建安的黑雾林建立总营,分成阴阳两楼,明楼主查,暗楼主杀。”既来之,则安之。

韩溟面露难色:“主子,黑雾林素来是有进无出,极为凶险,我们真要在那建总营?”

“这就是黑煞楼最好的防护。”黑雾林里终年弥散着有毒瘴气,碰之则死,无人胆敢踏足,没有比这更隐蔽的地方了。

“照着上面配药囊,每人一份。”

韩明恭敬接过药方,越发佩服,主子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能力。

“退下吧。”

“是。”

南卿负手而立,撇向北凉国的方向,目光狭长,披靡一笑,事情真是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逝者布生者之局,操棋者死了…呵…棋却未停。

担心子衿,南卿在厨房草草的吃了一口,就又回到了屋里。

子衿正微微向前望着门口,见南卿回来后,清澈乌黑的眸子亮了亮,南卿快步上前笑吟吟的揉揉他的头:“子衿在等我吗?”

子衿迅速低下头躲到床尾,不敢看她。

南卿见他害羞便不再逗他。径直走到床边坐下,南卿犹豫片刻,看向他:“子衿……可愿留下来?”有些期待的看向他。

缩在床尾的身子顿了下,低垂着头落寞的埋在手臂里。

空气沉静下来。

南卿注视着男子的反应,捉住向后躲的人儿:“我南卿这辈子只会娶一个人。”眼神郑重。

子衿向后的身子猛地顿住,抬首错愕的注视着她。

她向来不是拖沓的人,既然遇上了能让她心动的人,便不会让他溜走,她不想……再弄丢他了。

“做我的夫郎,可好?”南卿平时慵懒的眼睛此刻极为认真的看着男子,重复道。

子衿乌黑的牟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南卿,像是在确认什么。

沉默片刻,似乎是读懂了南卿眼睛里的东西,眼眸微敛竟几不可察的点了下头。

南卿含笑的瞧着男子,子衿能这么快对她点头,她已经喜出望外了,“不要急,我会等你。”等你愿意相信我。

清晨。

南卿悠悠醒来,看着旁边似乎还在熟睡的人儿,扬起嘴低低的笑了一声,起身,穿好衣服,轻轻合上门。

昨晚,喂子衿吃完饭,收整一番天便已经黑了,因着就两个房间,厨房实在是没法住人,她本想打地铺,子衿却是害怕得就要从床上下来,南卿自然不能让,赶忙制止着急的快要摔下来的子衿。

子衿见南卿不愿意和他换,沉静半刻,低下头往床里移了移,见她半天没动,才低声道:“地上,凉。”说罢头低的更低了。

南卿见状,迟疑片刻,收拾起被褥爬上了床,她本是担心子衿会不适应,看来如此反倒让他不安。

南卿合衣躺下,调笑:“看来子衿还是很心疼我的,嗯?”

南卿本打算调节下略显清冷的气氛,却见子衿单薄的身子又往床的里侧移了移。

无奈的笑笑,还是会怕她?

“再往里可就撞到墙了。”

子衿听到声音后单薄的身子一颤,“我,我打扰到南,南卿了吗?对不起,我,我可以下”

“没有打扰到我。”拉过被子帮他掖好。

“放心,子衿做什么都不会是打扰。”帮他掖好被子后,南卿向外移了移,用两人中间耷下来的被子形成了一道阻隔。

转过身背对着他,打着哈气道:“放心,睡吧。”

子衿望着南卿的背影,许久,向前微不可查的靠了靠,渐渐睡去。

听到身后渐渐平稳的呼吸声,本来睡去南卿却侧过身来,将缩到角落里的人儿慢慢捞了出来,搂进怀里。

把子衿冰凉的脚貼在自己腿上,握住同样冰冷的双手塞进里衣暖在身上,瞧着子衿的睡颜:“我该怎么对你才好。”

目光虽是无奈,却有着对他人从未展露过的耐心和宠溺,用下巴点了点子衿绒绒柔软的法顶:“这是你第二次叫我南卿,我很喜欢。”翘了翘嘴角,满目温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