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穿越女尊之唯爱夫郎 > 第11章 好哄

第11章 好哄


翌日,南卿把编好的竹筐带到集市,等再回来时子衿已经醒了,正拿着笤帚清扫院子,她侧过身把背篓放下,走了过去,接过笤帚:“去歇会儿吧。”

子衿没有同她挣,安静的站在一边,不是不想,只是每次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待南卿把院子里落进来的枯树叶都归到一处后才走上前,乌黑的牟子紧紧的盯着南卿的肩膀,两只手搭在她的肩上的一下下的揉着。

眼睛仔细的瞧着她衣服上被什么勒下去的一道印子。

整袋米和旁的些东西都装在背篓里,一路下来,她这细皮嫩肉的身子可能是已经紫了。

南卿了然,笑了笑,扭着头跟身后的子衿说:“我没事,只是衣服勒出印了。”

背后的人未有言语,仍是不轻不重的揉着。

南卿便也由他,到院里的石磨上坐下身来:“我今天买了些米,够一阵子的了,对了,还有几本书。”她起身从背篓边将东西拿出来边说:“都是些讲地方风土人情、奇闻异事之类的。”上次见子衿翻阅那本《地方译制》很是入神,想来是识字的,这类的书籍他应该也会感兴趣。

果不其然,子衿捧着书看起来便站着就不动了。

南卿笑着摇摇头:“起风了,回去吧。”

丝瓜醸,糖醋排骨,清炒莴笋,糯米八宝鸡,银耳汤红枣汤。

嗯,色香味俱全。南卿满意的向子衿扬扬手,将沉迷书海的人儿唤醒:“快来,吃饭了。”

子衿闻声方才把粘在书上的视线移开,把书平放在枕头下面仔细收好,看来是喜欢的。

子衿有些犹豫的走过来,歪头看她,见她并没有生气,才冲她笑笑绕到凳子前坐下,乖乖待南卿盛完饭,真个人乖巧的很。

南卿瞧着他的动作嗜笑,她家子衿还真是越来越可爱了,都学会看自己的情绪了。南卿暗自点头,不错,没有直接吓到,有进步。

乌飞兔走,跳丸日月。

店里只是做些简单的修容,所以工期不会太长,算算日子也该去济仁堂上工了,南卿早早起来准备,嘱咐完子衿不要离开太远后南卿便向城里赶去。

可等到傍晚太阳降落,逐渐显露的月牙无力照在昏黄的天空上南卿也没回来。

独自守在家里的子衿瞧着窗外,凄厉的风呼啸着刮起地上的枯枝断叶,不时传来几声的雁叫,影影绰绰的树影在狂风中摇曳缓缓地爬上窗子,他垂着头,瘦弱的身子蜷缩在椅子里,心里越发的落寞:南卿还没回来。

“吧嗒——”

门被打开,门闩落下。

是南卿回来了!

子衿急着站起来,不想长时间没有活动过的腿一阵软麻,眼看着就要绊倒摔在地上。

“唔”

子衿怕的闭上了眼睛,紧接着似乎撞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没感到预料中的疼,他诧异的睁开眼睛,撞入眼眸中的正是眼疾手快接住他,此时正戏笑瞧着他的南卿。

将人扶起来,南卿把瘦弱的人融进怀里抱着,帮着他一下下的揉着酸麻的小腿,声音很轻也很温柔:“小笨蛋,在这儿等了很久了吗?”

缩在她怀中人没有搭话,南卿也不急,片刻后,感到怀里的人几不可查的点了下头。

南卿笑的满足,而后又摇了摇头:明明这个人没做什么,却总能撩拨她的心。

“咕噜~”一声打断了南卿的思绪,是某人的肚子正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她低头去看,怀中的子衿又向她怀里缩了缩。

进来时她看见了桌子上摆放整齐的饭菜,厨房里的食材不多,做饭的人却想要每一样都做到精致,看着便知道下了不少功夫。

奈何这人一直在等她,守着一桌子的饭自己却反倒要饿着肚子。

南卿将人轻轻的放在椅子上,单膝蹲下拿过方才脱下的鞋子替他穿上:“先吃饭,容后我在与说今天的事。”

按照她和掌柜的约定,今日天未黑便能到家,不曾放下门板时来了一对夫妻,抱着个五六岁模样的孩子急着求医。

老掌柜外出看诊,此时并不在店里,小六是个初通病理的伙计,看不了这种病,便紧忙为他们指了前面还灯火通明,挂着明晃晃的大招牌的悬壶堂的位置,那曾想他们就是刚从那边过来的,悬壶堂说这孩子病的蹊跷古怪,救治苦难,开的药价高得离谱,他们就是搜刮出身上所有的钱也凑不够一个零头,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悬壶堂的掌柜,却被赶了出来。没有看法夫妻二人只能沿街挨个药铺求救,但却每一个人能救得了他们的孩子,到了济仁堂这已经是最后一家了。

听说药铺里没有大夫,女孩的生父绝望的抱着女孩泣不成声,女人瞧着夫子二人的模样也是红了眼睛,小六看着干着急,想着能看能不能把掌柜的快些迎回来,她向着楼上的南卿喊了一嗓子,让她看好店就一溜烟的跑了。

南卿在楼上换了衣服准备离去,听着楼下的吵闹声便出来看看。

男人怀中抱着的孩子此时已经面色青紫,昏迷不醒。南卿蹲在旁边将手贴在女孩的额头上,撑开女孩的眼皮看了下,皱起眉头:“什么时候发的病,发病前吃过什么东西?”

女人见南卿似乎会医术赶忙回答:“我们一个时辰前在客栈落脚,只吃了毛蚶汤,没有别的了。”他们来此处投奔亲戚,为求谋个生计,身上带的银钱本就不多,所以交了住宿钱后夫妻二人只为女儿要了一碗当地特产,价格便宜的毛蚶汤。

口唇肿胀、眼睑水肿、呼吸不畅是蛤贝过敏后的反应。女孩随时都可能因呼吸麻痹死亡:“带上孩子,跟我去后院。”

紧急催吐又喂了些药,一直等到女孩醒来好转,掌柜的也回来了南卿才嘱咐了女孩父母最近不要给她吃油腻香辣的食物,勤换洗衣服这才离开。

躺在床上,南卿细细的给他将事情的经过,子衿听得认真,随着女孩的病情严重紧张,直到听到她好转才松了口气。

南卿屈起手指,轻轻的点了点他的鼻尖:“该睡觉了,小笨蛋。”

子衿一只手扯着她的袖子,突然有些落寞,他扬起脸去看南卿。

“怎么了?”

“南卿很好,子衿很没用,只会添麻烦。”头逐渐低下去。

南卿捧起他的脸:“子衿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棒的人,没人会比得上。”

子衿的眼睛亮了亮:“真的南卿真的,这么觉得?”

“是真的,旁人拿了金山银山来都不换。”

山月空霁时,子衿悄悄的睁开眼睛,向着南卿的方向挪了挪,挨着她近了些才停下,学着她的样子屈起手指,试探着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她的鼻尖,自无声中轻启唇齿:“南卿也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谁来了都不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