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穿越女尊之唯爱夫郎 > 第24章 意

第24章 意


在南卿的精心照顾下子衿的伤恢复的很好,再过几日便可将纱布拆了。不过在切脉的时候南卿却发现子衿心绪郁结,问他是否是想到了过去的什么事,子衿却多半都是淡笑不语,南卿料到了他会有许多往事,并不急着知道,只等着他亲口告诉自己,在这之前自己绝对不会逼迫他。

夜晚。

子衿站在窗口,仰头望着天空中高挂的一轮明月,若有所思。

“在看什么?”南卿走过来,从身后环住他的腰身带进怀里,用带着些余温的外杉包裹住。

子衿习惯的靠着她,回答说:“月亮。”

南卿把外衣搭在子衿身上:“怎么不穿外衣?站久了会冷的”搂着怀里的人儿,南卿把下巴搭在子衿的脖颈上,也看向了天空,“皓月当空,确实很美。”

“嗯。”子衿今晚的话似乎格外的少,对着她时有浅笑,但多半却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都说明月代表着家乡,子衿可是想起自己的来处?”

子衿轻笑将背靠向了她,未回答。

两人安静的一同望着天上高挂的月亮,但心思显然都未在月亮本身上。南卿回忆起当初自己曾令韩明调查子衿的过往,日前明楼发现有两队人马正在四处寻找子衿的下落,追踪溯源之下竟寻到了北凉皇都,几番打探下来韩明终于得了些消息回来禀报,而禀报的结果却是让南卿也沉默了半响,命令韩明守口如瓶,不得透露半分,一个人思量了许久。

她从未将子衿看做自己的私有物品,而是将他放在了与自己并肩而立的位置上,无论如何她都没有想过子衿有一天会离她而去,但在了解了他的身份后的南卿却不得不为此考虑,若有一天子衿不得不作出某些决定,他真的能在自己和他的过往之间做出选择吗,自己届时又该如何做

终于还是南卿打破了沉默,她孩子气的抱着他晃了晃:“没关系,这里永远是子衿和为妻的家。”一方书舍,子衿和南卿,便是岁月静好,便是余生无恙。

“喵~”团毛不知何时藏到了桌子底下,这会儿突然钻了出来,很是不解风情地打破了一片温情。

南卿拎起它肥胖的后腿,接着道:“还有一只傻猫。”借着敞开的窗户,随手丢了出去。

“喵呜~”某喵不满的扒窗。

南卿半点情面不给的落下窗户,毫不在意某喵不满的叫声,只将视线放在了子衿的身上,坚定道:“放心,我们最后一定会像故事里一样幸福安逸地在一起。”

子衿乌黑的眸子望着她许久,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又像是什么也没有,其中什么东西似乎落定,愈发坚定,他眼中的焦虑和忧心忡忡不再,回过身来回应似的也抱着她的腰身,仰起清秀的脸,浅浅地笑着道了声:“好。”

南卿把下巴放在自家夫郎头顶点了点:“不过,我们好像还差点什么。”

子衿疑惑看向她:“是什么?”

“一个美梦。”说罢吻了上去,修长根根分明的手指不按风起来,挑开纤纤衣带。

“唔……别……”子衿屈起的手臂有些颤,轻轻的推向她,但却不是为了拒绝,脸颊带着红晕:“到c上去。”

他说的有些含糊不清,到最后更好似没了声音一般,可南卿就是听清了,得了夫人的准许,眼中的情谊更难自控,微弯下腰,将人打横稳稳抱起,展颜一笑道:“遵命,夫君。”

心中的惴惴不安散去,总归是需要些旁的东西填上,心意相通,情真意切的两人此时做什么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必经几经风雨,难得窥见彩虹,他们都知道何为珍惜眼前人,若是抓不住此时,更待何时?

红烛暖帐中隐约可见人影,南卿痴迷地望着身下的那双黑眸,每次这双眸子看向自己的时候她便都会觉得世间的一切都不过尔尔,金山银山不过尔尔,美人三千不过尔尔,唯有此人是她的心头好,磕不得,吓不得,只想捧在手心小心护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