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穿越女尊之唯爱夫郎 > 第28章 真相

第28章 真相


距离南卿和子衿的婚礼还有一天的时间。当地有成婚当天将红色的纸鸢放在房梁上的习俗,寓意是只愿一心人,南卿觉得甚好,为讨个喜头特地到旁边的竹林中精挑细选了几根竹子,准备带回去再细细挑选一番,亲手作了放到房梁上。

刚从竹林深处出来,正准备推开院门的南卿却突然停住了。

不好!有人闯进来了!

她担心子衿有闪失,顾不得隐匿身形,直直闯了进去,但在看清屋内的情形后,南卿却不知要作何反应了。

只见子衿原本负手而立,听到声音后望向她也是一怔,眼中浮现出慌张之色,而在他旁边,这会儿正跪着两个身着盔甲之人,他们同样将视线放在她=南卿身上,带着审视的意味。

南卿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一天,但真的到了这一刻,心里却多少有些道不明的滋味。她握了握掌心,努力扬了扬嘴角:“我们的婚礼,好像办不成了。”想露出一个好看点的笑容,却有些困难。

子衿见她这样有点慌地上前握住她的手:“我可以解释。”手带着些颤抖。

南卿看他这般紧张,刚要张嘴,却被还跪在地上的两人出言打断:“将军此地不宜久留,恳请您跟我们回去。”

两人是北凉国莫家军中副将,瘦高个子的是沈毅,比她稍矮些,皮肤黝黑壮实的是徐信,自将军消失后他们就从未放弃过寻找,千辛万苦才寻得将军踪迹,如今在这儿见到将军,两人的心理说不出的酸楚。

来时他们里里外外都看了,此人屋中米面连半斗都不到,此时可是正值秋收之际,她家中存粮如此之少,说是吃了上顿没下顿都是抬举她,两人先入为主的认为自家将军这些年同她住在此处定是吃尽了苦头,受尽了辛酸,暗自发誓绝对不能再让将军沦落在外,受这份苦。

交界几百米外驻扎着他们的队伍,只要与队伍会合,定能护送将军顺利回到北凉,可说到离开此地之时将军却犹豫了,莫不是为了这个乡野村妇???

“住嘴,退下!”子衿厉声呵斥,眼睛则一动不动的盯着南卿。

见昔日高高在上,天赋绝尘的自家将军如此在意体与维护这个乡野村妇,他们心理皆是不服气,也不理解,但哪个也不敢同将军顶嘴,不再出声,赶忙退了下去。

子衿有些紧张的上前,小心的抓住南卿的袖子的一角,抬头看了看南卿,手不自觉收紧,眼中的惶恐藏都藏不住,声调中带着哀求:“别生气……好吗?”

“先启程吧,剩下的以后再说。”

子衿握了握衣袖,最后松了手,说:“等我一下。”

推开门,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四处巡视的队伍集结在一处,所有人都对子衿毕恭毕敬,他亲自上前为南卿撩开马车车帘,惹得手下将士不敢置信的频频侧目。

两人擦肩而过之际,都带着几分僵硬,南卿眼眸略微垂了下,撩起衣摆走了进去。

队伍中人人骑马,只有南卿所在的一辆马车跟在队伍的中间,一旁的子衿骑马相伴而行的是,此时的他满目森严,神情冷峻,与平日里温温顺顺,动不动就会羞红了脸的他大相径庭。

南卿放下撩开一角的车帘,靠着车厢的侧壁,回想起当初韩明传来的消息——信上说:子衿本来姓莫,名清欢,乃是北凉国如今唯一的男将,莫家军中威名在外的少将军。

说起来也巧,这具身体的原身淮卿王是北凉国的二皇女,与身为少将军的子衿都是北凉国人,两人之前竟从没见过——因为子衿很早之前就去了边关,而原主则因身体不好,成年后才出宫,被贬时子衿方才从边境回来。

队伍中都是训练有素的将士,平日里的行军速度就快的惊人,他们很快便来到了交界处,大批人马安营扎寨的地方。众人见失踪已久的少将军被找了回来,个个欣喜若狂,上前单膝跪地,恭恭敬敬地齐声道:“恭迎少将军归来!!!”

军队铁血的气势迎面袭来,震慑四方,子衿目视正前方的众人,双手抬起与胸前道:“诸位,久等了。”

再次见到此等情景,久经沙场的将士也不禁擦着眼睛,红了眼眶。他们都是莫家军的一员,曾跟随少将军征战沙场,见识过少将军的英勇、智谋,他们的少将军就是说句天之骄子也不为过,所以他们一直都坚信少将军会平安归来。

交界处多纷争、动乱,他们不能在此处长时间扎营,子衿令众人收拾妥当,准备明日天亮后启程,前往莫家军驻扎之地,而后移步走到马车旁为她挑开车帘,伸出手想要扶着她走下来。

子衿不想南卿对他心有芥蒂,极力的讨好着,小心翼翼,生怕她拒绝的样子,让南卿瞧了心中生出几分心疼,迟疑了半刻才将手放上去,但却并未真的将力气都压到他身上,她还记得他手腕上有伤。

子衿的两个副将沈毅和徐信对视一眼,一个推着一个走上前,向子衿恭敬行了军礼后,犹豫了半天终于问出了心中疑惑:“少将军,这这位是何人?”

“她是我的妻”子衿刚想说南卿是他的妻主,可话说到一半却被打断。

南卿上前一步道:“我是将军的面首。”

???两人一脸懵逼。

南卿接着又解释说:“你们这儿叫女宠也行。将军养伤时我曾有幸照顾一二,所以就被收作女宠了。”李淮卿当初被驱逐出境,皇帝亲自下令她此生不得再进入北凉国,自己若想和子衿顺顺利利的走下去,就不能这么早暴露身份,也幸好子衿的下属之前也一直守在关外,没有见过淮卿王的真实面貌。

两人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齐齐“啊”了声,又“嗯”了声,这事若是放在寻常男子身上很大可能被说做离经叛道,不守规矩,可放在自家将军身上却是这么的合情合理,好像生下来就应该如此一般,两人很快就接受了南卿是女宠的这一身份,各自忙活去了。

南卿一步步的谋划着,并未发现身后站着的子衿眼中的落寞、无助,更没注意到从启程到现在两人无无任何交谈。

走进主账,南卿还在细细捋着原主的记忆,为日后行事作思量。

突然,“啪嗒——”一声,水珠落地的声音让南卿的思绪回笼,她转过头去看,心突然猛怔了下——只见子衿跟在她身后,低着头咬紧嘴唇,似乎在哭?!

南卿慌了,忙将手放在他因为哭泣而颤抖着的肩上,另一首抚上他的脸颊,让子衿抬起头看她,问:“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

子衿红着眼睛,眼泪噼里啪啦地往外掉:“妻妻主你听我说,我没有想瞒你的,只怕会给你带来麻烦,只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我不知故意要瞒着你的,我没有要骗你……你能不能,能不能原谅我”整个人都惶恐不安起来:怎么办,妻主讨厌他了怎么办。

“你怎么知道我不信。”将怕得颤抖的人儿搂进怀里,吻上那双让她沉醉的嘴唇:“你总有本事让我乱了心绪。”自己当然知道他在顾虑什么,只是这么大的事儿,这个小笨蛋这么久都没想好告诉她,本来是想吓吓他,让他长长记性,以后什么事都要跟妻主说,但见他唯唯诺诺害怕的样子时她就心软地打消这个念头了,谁曾想阴差阳错的还将人惹哭了。

嘴唇相接,分离之际,子衿面色有些微红,也不知是害羞还是呼吸不畅憋的略微侧过脸,眼眶还带着些哭过的红。

“小笨蛋。”将子衿搂在怀里,认真的将他蹙着的眉一一捋顺,满意的吻了吻他柔软的发顶,沉沉道:“子衿愿意等我,我很高兴。”他的部下寻来时,子衿并未直接随着他们离开,而是在家中等她,足以证明子衿的心里有她。

妻主懂自己,她并未怪自己,这让子衿忍不住感觉鼻子酸酸的,自己何德何能可以遇到她,将头埋在南卿怀里低低的叫了一声:“妻主。”

南卿被这声委委屈屈的“妻主”,叫的魂都快飞了,无奈的搂着自家夫郎:“小笨蛋,我会忍不住的。”

子衿一愣,反应过来南卿话里的意思羞涩的转过头,妻主真是的自己刚刚还很感动呢。

见子衿不再伤心,南卿眼中含笑着把人打横抱起,缓步走向床边,放到里侧的床上,盖好被子,搂在怀里。子衿将头倚在南卿身上,享受着此刻的安宁,今天所有的担心害怕都消失了,便也放松下来。

“妻主早就知道了吗?”静下来回想,妻主当时知道自己的身份后竟然一点都不惊讶。

“怎会不知。”南卿把玩着他的一缕青丝,解释道:“一般男子怎会如此顺口地称我,怎会对刺绣裁衣一窍不通,对女子下厨不觉意外,见横尸遍野毫不畏惧”细细回忆起他们之间的种种,南卿突然意识到他一国之将又怎会不知隐藏,说到底不过因为那人是她罢了。

等南卿从思绪中出来,低头一看子衿已经倚着自己睡着了,垂首落下一吻:“旁的男子又怎么比得上你……小笨蛋,我永远不会生你的气。”

魂穿异世,第一个遇见的就是这个人,从初见时心生不忍,到几番周折后彻底动了心,每一个瞬间对南卿而言都弥足珍贵。

她此生只愿与这个人白首同心,生死不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