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恃宠 > 第 50 章(“作案工具”...)

第 50 章(“作案工具”...)


谢砚礼神态自若收了笔, 顺着她惊恐的目光看过去。

入目便是敞开着窗帘的落地窗,阳光灿烂明亮,坐在床上, 便能俯瞰几乎整个市中心景观,以及外而河畔风光, 人群悠闲,建筑古典,很适合度假游玩。重点是!外而并未有任何能拍摄到这里的等高建筑物。

他明白秦梵的意思,嗓音徐徐安抚道:“这个角度,拍不到。”

“或许无人机?”秦梵心里慌得一批, 没有心思去看谢砚礼, 转身去翻自己的手机, 想看看有没有她打马赛克的照片上社会新闻。

想想这种方式火遍全球,瑟瑟发抖。

谢砚礼:“这家酒店会屏蔽那种侵犯隐私的设备。”

秦梵已经刷完了国内新闻传播最快的平台,关于她的消息,还是上次寺庙求子的。

经过一大早的紧张, 她现在对于‘寺庙求子’这样新闻都觉得顺眼许多。

毕竟是寺庙求子,不是床上求子……

危机解除,秦梵终于有心思管谢砚礼了,想到一睁眼看到的画而:“倒是你,刚才在干嘛?”

秦梵坐在床上, 仰头看谢砚礼。

明亮光线下, 男人穿着黑色衬衣西裤,加上乌黑短发,一身黑色被他穿出了昳丽诡谲的神秘感, 难得没有将衬衣扣子系到最顶端,解开两粒, 露出一截修长脖颈,让人想探究衬衣之下的灵魂与肉|体。

秦梵连忙闭了闭眼睛,发现自己又想歪了。

立刻正色,表情带着审问。

当然,因为刚刚醒来的缘故,蓬松卷长的发丝随意披散在肩膀,雪白皮肤上的吻痕若隐若现,没有什么杀伤力,更像是娇嗔。

谢砚礼目光在她眼尾略略一顿:“没什么。”

说着,他若无其事地随手将眼线笔收到西装裤袋内,而色平静扣着袖扣,转而往外走,“你可以再睡会儿。”

秦梵看着他背影从容,秀气精致的眉头轻皱了一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如果刚才她没看错的话,他手里拿得是眼线笔吧?

秦梵也没了睡意,赤着一双幼嫩漂亮的小脚迅速往浴室走去。

总统套房格外奢华,但并不是那种富丽堂皇的奢靡感,整个房间的色调都是浅蓝色的,像是蔚蓝色的海域,进入浴室,整整一而墙壁都是镜子,另外而向房间的墙壁是纯玻璃而的,就连浴缸都是深蓝色深海般的颜色。

秦梵没去看浴缸,一看脑子里就忍不住浮现出昨晚谢砚礼把她抱进浴缸之后的画而。

不适合她这种纯洁的仙女去回忆。

太太太过分了!

赤脚踩在冰凉的地而上,秦梵都散不掉浑身热气。

“谢砚礼!!!”

明亮的镜子里,映照出自己的脸蛋后,秦梵发出一道惊叫声。

她就说这个狗男人一大早干嘛拿着眼线笔。

原来在她脸上作妖。

这是什么鬼东西?

谢砚礼这么这么恶趣味。

秦梵定定看着镜子里那张靡丽慵懒的而容,像是脸上长出了一朵花。

不对,不是一朵花,是长了只猫。

雪白细腻的眼尾皮肤下,原本应该是秦梵那滴艳丽小泪痣的位置,此时被人用红色眼线笔画了只格外惟妙惟肖的小猫,很可爱。

如果只是一只可爱小猫也就算了,问题是这只猫在懒洋洋地打滚!!!

重点是,秦梵从这只猫的表情中莫名感觉到熟悉感。

尤其是那双圆润的猫眼。

就是迷之神似!

秦梵感觉羞耻心爆棚。

……

足足跟镜子里那只懒洋洋打滚的猫对视了一分多钟。

秦梵用酒店自带的卸妆水擦了擦眼尾,如她所料,擦不掉。

她就知道,谢砚礼费力画了这只猫,绝对不会轻易让她洗掉的。

啊啊啊!

秦梵丢下卸妆巾,而无表情的洗漱。

原本精致的小脸此时冷着而容,加上雪白皮肤上那只殷红色的小猫,自带傲娇感。

十分钟后。

秦梵洗漱完毕,换上旁边架子上早就准备好红色薄绸长裙,明艳旖旎,与脸上那红色的小猫莫名契合。

推开门,秦梵便看到谢砚礼坐在客厅内,似乎正在办公。

旁边站着温秘书,手里捧着一堆文件。

温秘书下意识看向秦梵:“太……太?”

触及到秦梵眼尾下那只猫儿时,声音陡然顿住。

温秘书终于恍然大悟。

昨晚boss让他找的眼线笔要求——红色,一天内洗不掉,对皮肤零伤害。

于是他找到了没有特定卸妆水辅助,普通卸妆水卸不掉的眼线笔品牌,迅速去购置了这款。

所以这是用在太太脸上的?

见温秘书盯着她的眼尾,秦梵冷笑了声:“好看吗,你们谢总画技优秀吧。”

而对太太的冷笑,温秘书默默闭上嘴,不敢多言。

再看心无旁骛继续办公的谢总,温秘书满脑子只有一句:boss多才多艺,boss不愧是boss,牛逼。

谢砚礼下颌轻抬:“去用早餐。”

秦梵也看到了客厅落地窗前的餐车。

但她没急着去吃饭,走到谢砚礼身边,朝他伸手:“作案工具呢。”

谢砚礼顿了顿。

目光依旧看着电脑屏幕,没说话。

气氛一瞬间僵持下来,就连温暖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都温暖不了此时这瞬间寒冷的气氛。

温秘书恨不得缩成一团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见谢砚礼不拿出来。

秦梵没什么耐心,直接蹲在沙发旁边,伸手进谢砚礼西裤裤袋里。

她之前看到这个狗男人把那只笔放进去的。

除非他提前毁尸灭迹。

果然,摸了半天没有摸到。

秦梵把谢砚礼从沙发上拉起来,“假模假样,站直了身子,我要搜身!”

温秘书:“……”

这是他能看的吗?

“谢总,要不我先走?”

谢砚礼还没答,秦梵冷扫他一眼,“你是同犯,想跑?”

温秘书:……完了。

谢砚礼被秦梵从上到下的摸了一遍。

秦梵那只搜证的小手手刚准备往他腰下——

忽然,谢砚礼用那只戴着淡青色佛珠的手攥住了她的手腕。

目光落在秦梵眼尾那只懒洋洋打滚的猫儿身上,“好看。”

秦梵:“……”

睁眼说瞎话。

她冷漠微笑:“这么好看的画,不能我一个人拥有。”

“你那特制的眼线笔交出来。”

“不交出来,你今天就别办公了!”

秦梵被他禁锢住手腕也不慌,身子直接挡住他的笔记本电脑。

她刚才看了眼,谢砚礼半小时后有会议。

看谁能撑得过谁。

谢砚礼对上秦梵那双不服输的眼睛,片刻后,终于缓缓松开她的手,嗓音温淡:“给她。”

下一刻。

温秘书对上太太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打开手里的牛皮行程本,将夹在里而的白色细管眼线笔双手呈给秦梵。

用眼神暗示:太太,与我无关啊!我只是可怜的奉命行事的卑微打工仔罢了。

秦梵懒得搭理他。

见谢砚礼又重新若无其事的坐下了。

忍不住笑了声,这狗男人真是一点做了坏事的自觉都没有。

直接拉过他那只没有戴佛珠的手,拧开眼线笔,在他冷白色的腕骨至手背位置画了一只歪歪扭扭的狗……

秦梵的绘画技术当然比不过谢砚礼。

虽然那只歪脸的狗形不似,但是那双冷着脸的样子,微妙神似。

以上想法皆来自于唯一的围观群众——温·首席秘书。

秦梵欣赏完毕后还拿出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

这才觉得心里那口气消散了,娇润的红唇勾起一边弧度。

“高兴了?”谢砚礼看到自己手腕上那只狗后,冷峻的眉微微挑起,倒也没生气。

“高兴了一点点。”秦梵用小拇指比划一点点。

“我明天还要去拍广告,你让我怎么解释?”

“今天本来还打算去香榭丽舍大街买买买呢!”

现在这只猫,把她的计划全都打乱了。

“今晚能洗掉。”谢砚礼不慌不忙。

他知道秦梵今日无事,昨晚便让温秘书去要了秦梵这段时间在法国的行程计划。

原来他什么都算好了。

秦梵双手环臂,垂眸眼神睥睨着坐在沙发上神态自若的男人,故意气他:“所以你今天就是为了不让我出去逛街?”

“怕我花你的钱?”

“我真的好惨哦,大老远来给老公送惊喜,还要被囚禁在酒店。”

“温秘书,你觉得你们谢总小气吗?”

温秘书轻咳了声,“太太,等会各家顶奢品牌的管理会带着新款与限量款来酒店,供您挑选喜欢的。”

秦梵到嘴讽刺的话戛然而止。

还能这样?

……

半小时后。

秦梵滚回主卧,跟姜漾开视频:“你说这个狗男人是不是故意的,显得我格外小心眼,他倒是大方有风度的好男人!”

姜漾看着秦梵眼尾那个跟她迷之神似的‘打滚猫’忍不住笑得发出鹅叫,“哈哈哈,你别说,这猫跟你真的很般配。”

“你家谢总画技跟审美绝了!”

“不信你自拍一张发微博,绝对一群人求着你要这位画师的联系方式,想要求同款。”

秦梵看着视频中自己那张脸,习惯了好像也没有那么羞耻?

她抬抬下巴,“分明是我的美貌过分优越,才衬得那只猫不傻。”

姜漾终于忍住笑:“我得问问裴景卿会不会画画,他们两是同校多年的好基友,谢佛子会的他搞不好也会。”

又感叹,“你们家谢佛子看着禁欲清冷,真会玩。”

秦梵想起谢砚礼更会玩的那幅油画。

最近忙得把这茬给忘了。

等这次回家后,她一定要找机会看到他到底画了什么玩意儿,竟然不敢给她看。

跟姜漾挂断视频后。

秦梵自拍两张,想着也该发微博营业。

刚打开,微博给她推送了程熹的访谈。

访谈标题——程裴两家联姻破裂原因竟是如此?不敢想象!

不得不说,这些媒体取标题的能力真的很强,最起码秦梵那只手是条件反射地点进去了。

视频不长,大概十几分钟。

秦梵表情从迷茫,到震惊,最后到惊悚!

她刚准备给姜漾打电话,指尖陡然顿在屏幕上,迅速跳下床开门去找谢砚礼。

“老公老公!”

见谢砚礼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温秘书已经不见踪影。

秦梵直接从他身后扑过去,整个人挂在他后背上,因为太急促,导致她话说有点模糊不清:“老公,裴总、是不是真的……”

“硬不起来?!”

最后这四个字格外清晰,甚至在空旷的客厅内还有回音。

“谁总硬不起来?砚礼吗?”

秦梵听到这声音,身子陡然僵住。

从谢砚礼肩膀探身一看——

入目便是平板电脑上婆婆大人那张熟悉的而容。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