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缉仙局工作那些年 > 第四章 乌拉尔山的魔鬼

第四章 乌拉尔山的魔鬼


曹亮看着自己好友的身体,一点点的消失不见,早就吓傻了。

又听见帐篷那边传来了几声惨叫,知道帐篷里的那三个人也都完蛋了,心中更加惊恐不已。

来这里之前,曹亮就在网上搜索过乌拉尔山这个地方,说是经常有人在这附近失踪,还有那件发生在1959年的迪亚特洛夫事件,相传九名登山者无一生还。

看来是真的有什么怪物在这雪山上……

可无论曹亮怎么挣扎,绑在身上的绳子就是挣脱不开,顾家明的上半身掉落在地,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撕扯的四分五裂,还保持着痛苦的头颅在雪地上到处乱滚,所有人都死了,每棵树下都留有大量血迹。

曹亮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耳中传来一阵低沉的叫声,有点类似饿狼在争抢食物时发出的呜呜声。吓得他浑身颤抖,用力向前伸舌头,终于顶出了塞在口中的布团,大叫救命,声音却因为害怕和嗓子充血变了调,眼泪鼻涕也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他今年才二十二岁,自认为从来没有做过坏事,还有一对非常爱自己的父母,之前打电话索要赎金时,他们还因为担心自己而哭了。

濒死的绝望让曹亮开始胡思乱想,这样的深山中怎么可能会有人来救自己,自己很快就要和其他人一样,被看不见的“魔鬼”吞噬了,自己死定了……死定了……

就在曹亮闭起眼睛等待死亡的时候,突然听到远处好像有人跑了过来,紧接着就从那个方向传来一阵阵类似于野兽哀嚎的声音。

曹亮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就是一个身材高大威猛,戴着一副古怪眼镜的男人,正拿着一根类似警棍的东西,在雪地里不断挥舞着。

这人正是缉仙局行动科一队副队长,外号打阎王的何俊。

……

时钟再向前拨动十五个小时。凌晨五点多,天刚蒙蒙亮,从叶卡捷琳堡出发了一辆越野车,开车的人正是已经来到乌拉尔山半个多月的何俊。

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何俊根据收集到的文献资料,以及庄明他们带回的线索,大致确定了鬼方族当年返回乌拉尔山的路线,并且着重画出了三处最有可能埋藏“犀犬”制作方法的地点,在最近一周里何俊都一一探查过了,但还是一无所获,昨晚在重新整理奥托尔滕山地图时,却发现了一个之前没有注意到的新地点,于是今天准备去山上看看。

何俊在上午十点钟左右到达了山脚下,由于这里是被冰雪覆盖的原始森林,于是只能抛下汽车徒步进山,在过膝的积雪中艰难跋涉了整整一天,傍晚他找到了一个当地猎人留下的地窨子,运气简直不要太好。

地窨子的保暖效果要比帐篷好得多,在这厚厚的积雪覆盖下他竟然能发现这个东西,看来今晚不用挨冻了。正在他拿出自热口粮准备吃口饭的时候,却听到远处山上传来一声枪响。

虽说经常会有猎人在这里打猎,听到枪声也不奇怪,可既然他能听到,那就说明枪声的来源离自己并不是很远。

他此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探寻鬼方族人千年前回家乡带着的“犀犬”制作方法,因为这种可以批量生产仙类生物的危险东西,一旦落入有心人手中,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他不能放过任何一丝线索。

在这荒山野岭,大晚上打猎的人也不能说绝对没有,但即便有,要么这个人有问题,不得不在夜里行动,要么就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于是何俊决定过去看看。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这山路难走的程度,以及枪声可以顺风传播的距离,在崎岖的丛林里,再加上脚下厚厚的积雪,就是以何俊这样矫健的身手,也是深一脚浅一脚朝着枪声传来的方向走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到远处的火光。

还没等靠近,就听到了一声声的惨叫从那边传来,紧接着就听到 有人用汉语嘶声力竭的喊着救命。

何俊不敢耽误,飞快向火光处跑去。

待跑近了,透过慧镜,一入眼的就是五六匹似狼非狼似狗非狗的仙类怪物,在啃食着地上的一具残尸,满地的鲜血,不远处还有两顶帐篷,都被豁开了一个大洞,里面同样是一片残肢碎肉,惨不忍睹,此时何俊发现了怪物,怪物同样也发现了他,于是他连忙抽出武器冲了上去。

何俊的武器是根甩棍,只不过甩棍最前端的一段是用仙骨做的。

何俊右手持棍,用力一甩,甩棍伸长足有一米,庄明要是看到了,肯定会想办法把他的那个小匕首也改成这样,或者干脆改成长矛的矛尖,起码在战斗时能和仙类拉开距离,会有些安全感。

何俊目测了一下,前方空地的树上还绑着一个活人,刚刚的呼救应该就是他发出的。

何俊不敢耽误,忙去驱赶距离那人最近的一只怪物,所以曹亮睁眼看到的正好是这一幕,只不过他没戴慧镜,看不到怪物,还以为这山里有魔鬼,而面前的人正在作法驱魔呢。

何俊的身手和黄眷差不多,在行动队里也算是一把好手,而且他有一点强过黄眷许多,那就是听力。

慧镜是近些年才被发明出来的,之前缉仙局里行动科的老人,可都是靠听的。而最先发现可以通过声音判断慧通腔位置的,就是那个庄明眼中的中年油腻男——程仁。

仙类的慧通腔是要通过模拟“呼吸”的动作与外界交换气息的,有些类似于人类的肺,或者鱼类的腮,各种仙类的慧通腔交换的效率不同,“呼吸”的频率也就不同,而通过感知那微弱的声音,便可以准确的找出慧通腔的位置,这个方法在慧镜还未被发明的很多年里,就被那些感知敏锐的行动人员用于实战,起码对付伪仙,可以说屡试不爽。

其实黄眷也学过这招,但是一般情况下还是听不出来,除非心很平静,四周的环境又很安静才行。可是何俊天生听力就比黄眷要强上许多,再加上这荒山野岭的,除了有些风声,没其他的声音干扰,何俊便轻易的找到了这些怪物慧通腔的位置。

趁着怪物还没改变密度,慧镜还能看得见,何俊连续击杀两只,便赶忙用腰间的一把军用匕首割断了绑着曹亮的绳子。

“快跟我走,这里现在很危险。”

何俊不敢耽误,拉着曹亮就跑。曹亮吓得早没了主见,见有人来救他,自然是跟着何俊,一秒也不敢迟疑,免得被那看不见的乌拉尔山魔鬼吃掉。

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些怪物的奔跑速度极快,何俊二人刚跑出两步就又被赶上了:“你别管我,往山下跑,不要回头!”

何俊阻挡着这群怪物,而曹亮也很听话,根本不敢回头,玩了命的往山下跑。

怪物这时也改变了密度,在何俊的慧镜中消失不见了,然而令他惊奇的是这些生物依然保有一定重量,尽管非常轻微,但还是能在雪地上留下脚印,这点和缉仙局之前遇到过的绝大多数仙类迥然不同,因为大部分仙类将密度改变到连慧镜都无法看见时,重量就会和空气趋于同化,只有在发动攻击的一瞬间才会增加。

这剩下的四只怪物围着何俊缓慢逼近,并没有理会逃跑的曹亮,待靠近到一定程度时,忽然一齐扑了过去,疯狂上前撕咬,饶是何俊再厉害,也结结实实的被咬了好几口。

废了好大的力气,何俊才在血泊中,彻底消灭了这四只怪物,可随之又听到从远处传来了“嗷呜嗷呜”的叫声。

糟了,居然还有!

想到刚刚的凶险,何俊不再恋战,此地不宜久留,要赶紧下山脱离险境,请求支援……可现在他的两条腿都被咬伤,根本跑不快,但即便这样,他还是追上了先他许久跑出去的曹亮。

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嚎叫声,何俊当机立断,拉着曹亮往自己刚才来的方向跑去。

由于这是条下山的路,要比之前好走很多,何俊带着素不相识的曹亮,一路连滚带爬的来到自己先前发现的那个地窨子,他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小喷瓶,将一种刺激性液体喷在地窨子周围,并简单清理了一下附近的脚印和血迹,最后还不忘用一些枯草树枝,把门口掩住。

做完这一切,他瘫坐在地上,开始处理起身上的伤口。

“你受伤了?我们还是赶快下山去医院吧。”曹亮有些小心翼翼的说着,不知道面前的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

“暂时出不去了,外面太危险,先在这躲一会。我喷的这个药水,会阻碍那些东西的嗅觉,只要我们不出声,应该就会没事,等它们走了,我们再出去。”

听到了何俊的话,尽管曹亮非常好奇面前之人口中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但还是乖乖闭紧了嘴巴,连呼吸都放缓了,生怕发出声响,把“那个东西”引过来。

两人躲在地窨子中,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突然一声巨响,震的门檐上的积雪扑簌簌落下,仿佛是一头远古巨兽在咆哮,响彻整片大地。

突如其来的巨响吓得曹亮差点失声叫出来,还好何俊眼疾手快,捂住了他的嘴。

就在那声巨响过后,耳力过人的何俊听到外面传来了两个人对话的声音。

一个带着外国口音,说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戌老头,你不在你的维珍岛好好待着,竟敢来我的地盘找不痛快,怎么样?刚刚那下好受吗?”

“呦,真没看出来,原来你还会说汉语,那就更好了,年轻人别那么冲动,何必非要搞得两败俱伤呢,老夫来这只是为了取回先人留下的东西,并不是来找茬的。”

“老子这里不欢迎你和你的这帮畜牲!限你二十四小时内离开这里,不然我会让‘他’知道你不懂规矩,到时候受到‘归乡’的惩罚,可别怪我。”

“放心,东西老夫已经找到了,解决完两只小老鼠,就会离开了。”

“你最好说话算话!”紧接着,就是一阵类似于风声的呼啸渐渐远去。

听到这,何俊惊觉,外面其中一个说话的人就是“戌”,而另一个离开的人应该也是个狠角色。

之前他听黄眷提过,“闰戌”贾全的身手,要远在程队之上,那么“戌”的厉害可想而知。

再加上自己现在浑身都是伤,肯定不是那“戌”的对手,还有刚刚那种吃人的怪物不知到底有多少。

何俊这时看到从曹亮大衣兜里露出半截的笔记本,于是他向曹亮要了过来,翻到空白页,用甩棍上沾染的孽液,飞快的在上面写了两个字。

“你拿着这本日记,如果有机会回国,交给民防局第六办公室的人,把这里遇到的事情告诉他们。一会我数三声,你就往外跑,不要犹豫。”何俊小声的交代着,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曹亮紧张的点了点头,何俊开始倒数:“三、二、一!”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