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的外挂大有问题 > # 027 上升!

# 027 上升!


  咚咚!

  “进。”

  在学长友善的钳制下,于慈走到风纪处的“委员长室”,敲了敲门。门里很快响起姬星野的声音,于慈深吸一口气,推门入内。

  刚一进门,他就看到了伏案书写的姬星野——奇怪的是,姬星野用一条白绸蒙住了眼睛。

  “……”

  蒙着眼睛,还能写字吗?

  于慈一时困惑,也就没有出声。倒是姬星野放下手中笔,她抬起头来,十指交叉叠在下巴前:“怎么了?于慈,你看上去有些费解。”

  于慈见多识广,这场景是真的没见过。

  他胆子大,几步走到近前,发现桌上文件上的字迹端正遒劲,一点错漏也没有:“姬学姐,您蒙着眼睛……还能看书写字?”

  “我用心眼视物。平常时候都像现在这样,用布条将双眼遮盖,只有在执行任务时才会解开束缚。”

  “哈……”

  心眼,如何视物?

  于慈伸出两根手指:“这是几?”

  姬星野露出微笑:“愚蠢的测试。于慈,你人高肩宽、身形提拔,是个衣服架子。五十三期的白色制服本就英武,你穿在身上,确有几分潇洒的意味。”

  真能看见啊?

  异相,果然奇妙。

  姬星野起身,给于慈倒了一杯水:“上次说明天来向我汇报,明天之后又明天,我足足等了你十六天!今天,终于想起来了?”

  于慈双手接过水,笑道:“不是我不来,我也来过几次……不是不凑巧吗?那几次您恰好都不在。”

  此乃谎言。

  于慈,一次也没来过。

  姬星野冷哼一声,说道:“那你跟我说说,你来的那几次是几月几号、几点几分?又是向谁做了通报?是不是——都不记得了?”

  于慈露出笑容:“您真是料事如神!我真的不记得了!”

  油腔滑调,不是正经人。

  于慈爽约,姬星野心中当然是有芥蒂的。只是姬星野也不是刻板死硬、不懂变通的人,她心里猜测,于慈能敏锐的锁定“丁奉先”,多半和他的异相有关。

  异相是异相师最大的秘密。

  将心比心,如果要让姬星野向于慈透露自己的能力详细,她愿意吗?

  肯定不愿意!

  更何况,于慈是个“携宝异相师”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现在校内消息灵通的,都知道五十三期出了个怪物,那人就叫于慈。

  姬星野长舒一口气,说道:“对丁奉先的判决下来了。开除学籍、剥夺异相,扭送督察局——这是校内对他的处罚;至于督察局怎么处理他,已经不在我的权责之内。”

  于慈点着头:“我听说了。丁奉先在这里学了五年,眼见着就要毕业,却是……他应该很不服吧?”

  “何止是不服?”姬星野勾着唇角,“刚刚我把判决通告,这丁奉先当场失去理智,宛若困兽一般发狂,给他注射了三针镇定剂才安静下来,现在正在医务室观察。”

  哦……

  对于丁奉先,于慈的态度是中立而理智的。

  欠债还钱乃是天经地义,身为一个军校学员,犯错误得到重罚也不算太严苛,这儿毕竟不是嘻嘻哈哈的地方。

  虽然说现在好感度问题已经相当严峻,但也没什么好办法。

  只能期望丁奉先回头是岸,认识到他的错误纯粹由他个人而起,和于慈什么关系也没有。至于让于慈多做点什么,看看是不是能挽回一些好感——

  一是于慈自己不大情愿。

  二是现在做什么都效果有限,甚至可能是反效果。

  所以,于慈决定拿出最后的绝招——

  不管。

  对于于慈,姬星野的态度是欣赏的。

  不论他是如何发现端倪、如何一举锁定内衣大盗,事实上就是这小子立下大功,抓住了风纪处没能抓住的恶徒。

  这样子的人……

  不邀请他进入风纪处,还等什么呢?

  姬星野咳嗽一声,说道:“于慈,你有兴趣加入我们风纪处吗?”

  于慈抬头:“嗯?”

  “每年开学季,都是风纪处补充人手的时候。今年有五个岗位虚席以待,如果你有意向,我们现在就可以办理手续——作为风纪委员长,这点权力我也是有的。”

  “我合适吗?”

  姬星野微微一笑:“不合适就下课,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你号称是龙中之龙,我想你应当可以胜任。”

  于慈不动声色:“加入风纪处有什么福利吗?”

  “福利?你可以得到我们风纪处的制服,将来去部队,也能在你的履历上写下‘风纪处干部’。”

  于慈搓着手指:“那个啥,学姐……我的意思主要是,有没有物质上的激励?”

  姬星野脸色一沉:“没有。包括我在内,风纪处的干部都是自愿付出,没有丝毫物质奖励——当然,如果你有立功表现,那么会有一定的物质奖励,但不会太多。”

  “哦……”

  于慈点着头,已经是不怎么感兴趣。

  也不是他没有奉献精神,主要是他现在实在是太穷了。

  青云军校条件好,除了啖虏楼、求安咖啡厅这一类高档消费场所,校内物价比外面便宜很多。外面加了魔兽肉的一餐饭少说也要四五十,军校食堂里只要十来块,卖多少亏多少。

  于慈作为峥嵘班的学生,每个月还有餐补。

  问题是——

  于慈吃的太多了。

  精力翻倍不是没有代价的,清醒的时间长,理所当然的要吃更多食物以保证能量供应。

  这半个月来,于慈每天吃五餐还时不时觉得饿,他那一千元启动资金早已见底,幸好入学发了三千块的奖学金,才不至于没饭可吃。

  于慈思索片刻,慢慢摇头:“姬学姐,我的情况你可能不清楚……我很缺钱,我需要做兼职补贴家用,还得兼顾学业。担当风纪处的干部……实在有心无力。”

  “是吗?”

  姬星野想了想,上一次见到于慈时,他穿得的确不像有钱人。

  她迟疑片刻,说道:“是我的草率了。于慈,你先回去,我看看有无兼顾的方法。”

  不是……

  干吗啊?

  就非要我来你这风纪处干活?

  于慈还想说点什么,他腰上的通幽神券突然啪嗒一下落到地上,还就地滚了两圈。

  “……”

  于慈心有所悟,他不动神色的捡起神券,随后当场拉开。

  神券上,文字浮现:“丁奉先的好感度有明显变化。”

  旋即,通幽神券调出界面,上面丁奉先对于慈的好感度俨然变成(-30)!

  一下子上升了六十点?!

  为什么!

  一个念头在于慈脑中闪过,他抬头问道:“姬学姐,丁奉先现在何处?”

  姬星野抬头看他:“我说了。我们给他注射了三针镇定剂,他现在在医务室里躺着。”

  “最好去医务室看看,情况可能有些变化。”

  “……是吗?”

  姬星野不明所以。

  她用蒙着白绸的脸正对着于慈,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注视他。

  片刻后,她起身说道:“跟我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