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的外挂大有问题 > # 084 亥玉戒

# 084 亥玉戒


  角行蛛的祭坛,布置在两千米之外的山坳中。

  换个普通人来,可能需要花些工夫才能抵达,可于慈和金甲不是普通人。

  土木横石不是障碍,翻山越岭如履平地,更有金甲这个熟悉地形的异族在,于慈和它快马加鞭,仅仅用了七八分钟就抵达目的地周围。

  一处茂密的树丛中,金甲和于慈探头探脑,看着不远处的祭坛。

  于慈拖着掌心中的金火,左一看、右一看,人影是半个没看到,只看到八个巨大的茧倒悬在八座燃着诡异绿火的银色祭坛之上。

  那是……

  八位被挟持的学员?

  角行蛛又在哪里?

  于慈看着祭坛中央那一大滩鲜红色,朝着金甲投去视线。

  金甲面带着困惑,说道:“于慈大人,角行蛛好像已经死了。祭坛中间那一滩血肉,应该是他的残骸。”

  于慈不动声色:“他怎么会死?你不是说这峡谷里就他一个活人么。如果是自杀,总不能自杀到尸骨无存的地步吧。”

  干什么啊?

  背中八枪开枪自尽?

  金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它伸出手指,指着血肉中的一截断指——

  更确切的说,是指着断指上的金镶玉扳指,说道:“于慈大人,你看那枚扳指。那枚扳指是‘十二地支’中的‘亥玉戒’,是一件道兵!角行蛛非常爱惜这枚戒指,从来不离身……我想,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现在角行蛛一定是死了。”

  十二地支?

  亥玉戒?

  于慈奇道:“那是一件道兵?”

  金甲严肃点头,说道:“是的。在道兵中,十二地支是非常优秀的一个系列,亥玉戒就是其中之一。亥属水,象五湖归聚之地,亥玉戒总共有两个好处——”

  “停。先别忙着解释。”

  于慈,竖起手指。

  他从树丛中起身,说道:“先把那枚戒指给我拿来,很关键。”

  “……是。”

  唰!

  金甲一个闪身,突然出现在不远处的祭坛上。它抄起地上的断指,拔下戒指。

  它又唰一下回归,将金镶玉的扳指双手奉上:“于慈大人,它是你的了!”

  好啊!

  金甲,你立功了!

  于慈接过亥玉戒,细细打量。

  金镶玉的造型富贵大气中又带着典雅,戒指上的雕纹也是十足克制,显得古朴且端庄。

  仅从外表判断,亥玉戒就足够吸人眼球。

  更让于慈惊讶的,是这枚戒指给人的感受。

  戒指刚一入手,于慈浑身一颤,顿感神清气爽!洞中苦战带来的倦怠一扫而空,他的精神明显活跃起来。

  舍此之外……

  有潮水涌动的声音。

  说来十分奇妙。

  于慈分明处在一处峡谷中,但他握着亥玉戒,却感觉自己置身在海边,无端端有天青海蓝、万分辽阔之感。

  这……

  很棒。

  金甲知道自己刚刚才归顺于慈,还没有在于慈心中占据一席之地。

谷</span>  它急切的想要取得于慈认可,于是趁着于慈高兴之际,再度说道:“于慈大人,现在可以给您说明了吗?我以前受蒙骗、不明事,为这角行蛛卖了好几年的命……这亥玉戒的妙用,我略知一二。”

  于慈握着戒指:“说说吧!”

  “是。亥玉戒总共有两种神奇。第一种,亥玉戒内蕴藏大量精纯法力,长期佩带,可以自然而然的温养异相,使得您的境界攀升更加顺滑、更加快速;除此之外,亥玉戒内还可以提供应急的法力补充——两个小时内限一次,让您的法力再度充盈全身。”

  哦!

  不错。

  金甲继续说道:“第二种好处。亥为天门,亥又属水,悬河之象非常明显——天河之水,奔流不回,所以称悬河。您佩带这枚戒指,可以射出洪流对敌,威力也是十分强横的。”

  哦!

  更好。

  于慈心满意足,他反复看着亥玉戒,无端端叹气说道:“好东西啊!只可惜……亥玉戒是战利品,我身为军校学员,不可私藏独吞!这枚戒指,恐怕只能是交给军校,看他们如何处置了。”

  岂有此理?

  这种好东西,怎么能上交!

  肯定要自己拿着啊!

  金甲面上一急,张口就要劝于慈再想一想!

  但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

  它小心翼翼的窥探于慈的面色,发现这小子长吁短叹,一副万分不舍、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金甲是什么绿皮?

  它出身底层,本来是毫无前程可言,只能当个排头兵,在和人类作战时死在头一个——

  可它现在是巅峰心转手,而且还是角行蛛的护卫队队长。

  这里面,除了上百次的生死厮杀和自身的不懈努力之外,还因为它擅长审时度势,知道看大人物的脸色。

  此时此刻,它看着于慈的面色,心下有了猜测。

  它斟酌着,说道:“于慈大人,您的胸怀,恰似大海一样宽广!您的品德,正如烈日一般伟正!如此重宝在前,您第一个想法不是将其私吞,竟然要把它充公!啊啊……这世上,怎么会有像您这样光明磊落的人?我在您的面前,卑鄙的像是蝼蚁!”

  于慈笑了笑,没说话。

  金甲继续说道:“只是于慈大人,有一句话……我这个当属下的,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于慈一比手:“你大可以直言。”

  “是……属下斗胆,就直言不讳了!有道是神器更易,而归有德之人。属下认为,亥玉戒这样强大的宝物,正应该由您这样高风亮节的人驱使才是合理。倘若将亥玉戒上交给军校,军校又把它赏赐给一个腌臜小人,岂不是令宝物蒙尘?依我看,还是您收下吧!至少,也算是给亥玉戒找了一个称职的主人。”

  “金甲!你太放肆了!青云军校何等名校,怎么会把宝物分配给一个蝇营狗苟的小人?”

  于慈大声喧哗!

  金甲顶着压力,再度进言:“万一呢?于慈大人,就当是为了亥玉戒好,请你将它收下吧!要不然,属下实在是……不能放心!”

  唉!

  好吧,既然金甲说到了这个地步,那就只能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于慈正要把戒指收到自己的口袋中,金甲突然说道:“于慈大人,要不然……这枚戒指我来保管吧?”

  “?”

  于慈看向它:“你怎么保管?”

  金甲一本正经:“我现在是您的扈从,是您爪窍的附庸。只要点燃金火,您就能随时随地将我召唤;假设金火熄灭,我会回归到你的灵台中。”

  “所以呢?”

  “回归时,我可以携带不超过二十公斤的东西。下次您将我召唤,这二十公斤的携带物也会跟着我一同出现。除此之外,我佩戴这枚戒指的效果,和您佩戴是一样的。”

  什么?

  于慈面色慢慢严肃,他说道:“金甲,我的蓝火还有什么效果?把你知道的情况都告诉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