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琴酒物语 > 第47章 047

第47章 047


打断了黑泽阵和三日月宗近谈话的是一群小孩子。

穿着校服带着黄色帽子的参观队伍。

黑泽阵瞄了一眼, 然后便让开了。

一群孩子而已。

不过,为首的老师看到黑泽阵时反倒是大吃一惊。

“黑泽老师, 你不是留在学校了吗?”带队的老师惊讶的看着黑泽阵。

【米花小学的?】

黑泽阵是知道曜现在在米花小学当老师的,目的不明。

“你认错人了。”黑泽阵回了一句。

曜现在已经转正了,不过他并不是留在一年级, 而是到了三年级担任教师,顺便兼职一个高等部的意大利语兴趣班的老师。

今日是米花小学举办的出游活动。

由班主任老师带着班里的孩子去离米花町较近的各个博物馆参观。而一年级的参观地点就是东京国立博物馆了。

三年级的地点并不在这, 而且曜并不是班主任, 再加上他本人也对于参观博物馆没有兴趣,就没有负责带队。

黑泽阵所撞见的这个班级是一年级a班,带队的老师姓川下。

“是吗?”川下老师狐疑地看着黑泽阵, 说道:“如果你不想让我知道就直说,说这种话谁会信啊!”

黑泽阵皱着眉头。

曜的出现果然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很多麻烦。

干脆,黑泽阵也没打算解释了, 他直接绕过川下老师和几十个孩子,离开了刀剑展示区。

“黑泽老师好!”看见黑泽阵的孩子们乖巧的朝着黑泽阵打招呼,稚嫩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在博物馆里不要太吵闹。”对于幼崽, 黑泽阵终归是更有耐心一点,丢下这句话后他就准备离开了。

被当做曜这个小插曲黑泽阵并没有放在心上。

或许应该这么说,在曜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就已经有这么心理准备了。

虽然黑泽阵和曜都不认为他们是一个人,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个都是不同世界的同一个个体,长相会比一般的双胞胎兄弟要更相似。

双胞胎尚且还有些区别, 但是黑泽阵和曜是真的长得一模一样。

毕竟是一个人。

而且如果他们当中有谁想要用对方的身份的话,扮演起来还不一定有谁能够认出来。

在见到三日月宗近后,黑泽阵就知道他的想法或许有可能。

现在唯一麻烦的就是怎么从各个博物馆当中把刀弄到手。

这个可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

能在博物馆中展示的刀剑都是一等一的珍贵,盗窃的话肯定是没戏的,后续的麻烦也很多。

最为干脆的方法就是和各个博物馆的负责人商谈,从他们手中借到这些刀剑。

不过这些刀剑都是十分珍贵的物品,有些甚至是国宝级别的,想要借到手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但是这就是泽田纲吉的事情了。

他已经替泽田纲吉找到了最为快捷的方式,能不能实现就看他的能力了。

不过在此之前,黑泽阵打算跟三日月宗近再谈一次。

三日月宗近刚才那番话终究是在黑泽阵的心中留下了疙瘩。不搞清楚的话,黑泽阵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安心不下来的。

不过这件事情暂时不用这么着急。

刀剑展区区虽然并不是一个十分热门的展区,但是前去参观的人也是不少的,黑泽阵可不想因为[自言自语]被当成疯子。

而且现在离午餐时间也差不了多久了。

黑泽阵打算在正午的时候再跟三日月宗近谈一次,他对于其他刀剑的情况也十分好奇。

以这个东博付丧神的密集程度,其他的刀剑应该也是诞生出了付丧神才对。

但是在刚才黑泽阵和三日月宗近谈话的时候,其他的刀却始终没有任何反应,这样很奇怪。

而且,从三日月宗近的话当中,他也并非占据着统治地位能够代表着这里所有付丧神刀剑付丧神的意志。

“或许,他的处境比我想的还有糟糕。”

黑泽阵能够感受得到,与东博繁多的付丧神相比,这里的灵力异常的稀薄。

以这里灵力的浓度来说,还存在着付丧神这点就已经十分的不科学了。

黑泽阵思考了一下,决定等下诈诈三日月宗近看看。

东博很大,黑泽阵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也基本完成了,所以他也就抱着欣赏古董扩展一下知识面的心态,开始四处闲逛。

“这真是一个能震撼人心的地方。”一个穿着衬衫的男人靠了过来,紫色的眼睛注视着黑泽阵。

“白兰。”黑泽阵眯着眼看着男人。

“初次见面,阵君。”白兰朝着黑泽阵笑了笑,歪了歪头思考道:“虽然已经认识了,但是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吧?”

“你是专门来找我的对吧。”黑泽阵用这肯定的语气说着疑问的句式。

“嗯!”白兰十分干脆的点了点头:“为了查阵君的行踪,我可差点被纲吉君抓到了呢。”

“你是知道十年的那件事不是吗?然后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黑泽阵身上散发出了杀气。

说到底,若不是白兰,当时也不会闹到那种程度。

“没办法,因为阵君实在是太特殊了,你可是比纲吉君还有特殊的存在。”白兰漫不经心地解释道:“那个我的想法我多少能够理解一点。”

“这么特殊的阵君如果不让曜知道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可惜了。”

“你来就是专门说一些无聊的话吗?”黑泽阵冷着脸问道。

虽然他有些好奇白兰说的特殊的意思,但是黑泽阵也知道,在不清楚白兰的目的之前,最好不要陷入他的逻辑当中。

“不是,我是来通知阵君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的。”白兰的表情十分的认真:“虽然我也很感兴趣,但是我也不想让纲吉君伤心啊!”

“你虽然很特别,但是在我心中的分量却比不上纲吉君哦!”

“废话少说。”黑泽阵瞄了白兰一眼:“如果你在这样,我就走了。”

“要小心曜。”白兰表情异常的严肃:“他现在可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人物。”

“嗯?”这下子反而是黑泽阵有些搞不懂了:“你就专门过来跟我说这个?”

“对啊,我都已经提醒过你了,要是之后出了什么事情的话纲吉君也就不能怪我了。”白兰笑着说道:“曜的存在可是一个奇迹,所以我对于他会走到那个地步十分的好奇。”

“那就再见了。”白兰朝着黑泽阵挥了挥手,哼着不知名的曲子离开了。

【要跟曜接触的话,还是要做好准备才行。】

【得释放出善意让曜认为我是去帮他的才行。】

【这点我倒是很有优势,毕竟我是所有世界上最了解他本质的人了。】

“搞什么鬼啊?”黑泽阵很疑惑。

白兰这个人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十分差劲,至少黑泽阵是不相信白兰的鬼话的。

但是白兰专门跑过来告诉他要小心曜,曜十分的危险,这怎么想都十分奇怪。

要知道这个白兰可是个十足十的弱鸡。

因为白兰本身就有着黑历史,而且玛雷戒指也在泽田纲吉手中。为了能让自己活得更长久一点,白兰自己就拒绝了给自己增长武力的机会,并且一心一意的帮助彭格列做研究。

本来,若不是泽田纲吉,有着毁灭多个世界的黑历史的白兰早就被人道毁灭了。

泽田纲吉保下了白兰,白兰也十分懂事的对着外界释放自己的无害。

即使是这样,白兰依旧是处于被监视的状态,这一次若不是有六道骸帮忙,白兰根本连彭格列的本部都走不出来。

“为什么白兰要我小心曜?”黑泽阵很疑惑。

单从双方目前的武力差以及他们两本来就有不对付这点看来,白兰完全没有必要冒着生命危险来忽悠黑泽阵。

也就是说

“曜身上有着十分麻烦的东西吗?”黑泽阵思索着。

而且这还足以威胁到黑泽阵的生命。

不过黑泽阵还是想不明白。

如今黑泽阵的封印已经解开了,虽然实力上来说曜会比黑泽阵强一些,但是真打起来曜还不一定能够稳赢黑泽阵。

而且,杀人和战斗差别还是很大的。

如果双方陷入生死决斗,黑泽阵可是不会像选择战的时候那么的狼狈了,他也有把握最后的结局不会改变。

但是白兰却说曜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人物。

曜对他不怀好意这点黑泽阵是很清楚的。

他也多少有些好奇,如果单单是因为两人的经历不同而产生的妒忌的话,完全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

况且,曜虽然和黑泽阵的经历不同,但是他的想法黑泽阵多少也能猜到。

曜并不是会因为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而产生妒忌甚至愤怒的人。

所以黑泽阵完全搞不懂曜为什么如此的针对他。

黑泽阵和曜之间的过节,除了那一次的选择战之外也没有别的了,更何况那一次选择战还是曜主动的放了水,不然以黑泽阵当时的武力,要干掉曜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当时黑泽阵虽然在灵力的运用技巧上会比曜要好不少,但是无论是灵力的质还是量,黑泽阵都比不上曜。

在双方同样都是靠着灵力莽的情况下,黑泽阵便处于了绝对的劣势。

如果不是reborn有突击的教导了黑泽阵一些战斗的技巧,他说不定会在照面就被掀翻。

因此曜完全不可能因为黑泽阵曾经杀害过他这个原因进而针对他。

“也就是说,原因还是出现在历史修正主义者改变历史后的这段时间里了?”黑泽阵想道。

“而且,能让白兰都说是个危险的人物,那就真的得好好注意一下了。”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按fgo阶级的算法,曜应该是berserker

在面对阿阵时极易失去理智

具体就这么多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