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琴酒物语 > 第61章 061

第61章 061


三日月宗近拿着资料回了书店。

“三日月殿下, 你这么早就回来了吗?”泽田纲吉有些惊讶地看着三日月宗近。

“我遇到柯南了,他把之前你委托调查的资料给了我, 所以我就先回来了。”三日月宗近解释道,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文件袋。

“这样啊,真是不好意思。”泽田纲吉十分不好意思, 但是也是接过了三日月宗近手中的文件袋:“影响你心情了。”

“没有这回事。”三日月宗近笑着说道:“我也是遇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算是满载而归呢。”

“那就好。”泽田纲吉露出笑容。

“对了,您为什么要委托毛利侦探事务所调查, 以您的能力, 要查什么东西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三日月宗近有些好奇。

“这次不一样。”泽田纲吉叹了口气,异常无奈:“白兰这家伙十分了解彭格列,如果用彭格列的力量来搜索的话, 即使找得到他,也得花上很多时间了。”

“而我必须趁早找到白兰。”泽田纲吉十分认真地说道:“不然我也不知道白兰到底会搞出什么事情来。”

“原来如此。”三日月宗近并没有追问泽田纲吉白兰是谁,而且换了一个话题:“对的, 之后应该会有客人来拜访。”

三日月宗近表情十分无辜:“刚才遇到了一个人,我想他应该是知道我是付丧神的事情,而且他跟你好像也认识。”

“和我认识?”泽田纲吉一时间想不出来是谁, 目前米花町里算是跟他熟悉的也只有曜了。

不过泽田纲吉并没有纠结太久,既然三日月宗近说有人会上门,那就等着就行了。

于是泽田纲吉便看起来手中的资料。

毛利小五郎虽然吊儿郎当的,破案也时常会搞错凶手, 但是他在米花町的人脉确实是很广。在米花町找一个最近的外来人口,对来毛利小五郎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毛利小五郎不仅找到了白兰的踪迹,还顺便摸到了白兰现在的住的地方。

“白兰去了两次米花小学吗……”泽田纲吉看到这一条消息的时候, 忍不住皱着眉头。

“他已经跟曜见上面了啊!”泽田纲吉有些感慨:“不过倒是比我想的还要晚一些。”

泽田纲吉很清楚他是阻止不了白兰跟曜见面的。

白兰早泽田纲吉足足有一周的时间到了日本,即使后来曜去了一趟伊甸岛,但是也没耽误多少时间。

在泽田纲吉忙着找白兰和处理其他事情的这段时间,足够白兰找到曜现在在哪并且和他见次面了。

“之后就找白兰谈谈吧。”泽田纲吉看着手中的资料,思考着。

泽田纲吉很清楚,直接阻止白兰的话是不可能成功的,反而会激起白兰的逆反心使得自己失去白兰的踪迹。因此,泽田纲吉觉得顺着白兰的心意来,先弄清楚白兰在打算些什么,然后再在把握大局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和白兰心意的让他玩一次。

“以白兰的性子,这一次如果不让他好好的满足一下,之后肯定会闹出更麻烦的事情的。”泽田纲吉越发越觉得心累。

不过顺这边白兰的心意做倒是有一点好处,泽田纲吉可以掌握到白兰的动向,倒是不用担心他再跑到那里躲着。

其他别的都无所谓,但是泽田纲吉很清楚一点,白兰必须被带回彭格列。

如果泽田纲吉没有办法把白兰带回去,那么其他人也就不介意把白兰是尸体给带回去。

在十年后的白兰被泽田纲吉打败后,泽田纲吉所在时间的白兰就只有两条路可以选了。

归顺泽田纲吉归顺彭格列,或者是死。

而且,选择依附彭格列的白兰并没有脱离的这一个选择。

一旦白兰有想要离开彭格列的念头,迎接他的就只有死亡这一条路了。

而泽田纲吉虽然依旧看不惯白兰,但是他却不希望白兰就这样死了。

做出不可饶恕的事实的那个白兰并不是他。

因为别的世界的自己最看是否恶劣的事情而被迁怒,最后还要因此丢掉性命的话,那就实在太可怜了。

就在泽田纲吉想着要怎么跟白兰谈的时候,安室透就找上门来了。

安室透本来是打算让江户川柯南把书店的地址告诉他,然后他自己过来的。

但是江户川柯南却无论如何都不肯。因为他想要知道安室透在打算些什么、泽田纲吉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还有……三日月宗近是否真的是付丧神。

这一切的一切,江户川柯南都想要去确定清楚。

安室透拿江户川柯南没办法,就答应让他跟着了。

而且,安室透也怕江户川柯南之后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自己去调查然后遇到什么危险。

江户川柯南是一个标准得不能再标准的侦探,他对于真相十分的执着。

因此,安室透觉得自己带着江户川柯南,这样他反而会安全一点。

毕竟要真的出什么事情,安室透做为靶子会更加引人注目些。

江户川柯南带着安室透来到了书店。

这是江户川柯南第一次以如此复杂的心情踏入这里,江户川柯南此刻内心的复杂程度,甚至远超过了他第一次为了搞清楚泽田纲吉知道他才是[沉睡的小五郎]会有什么影响而过来的时候。

“泽田先生。”江户川柯南此刻的表情反而十分的平静:“我今天带朋友过来了。”

“这样啊。”泽田纲吉把文件袋给合好,然后朝着江户川柯南走了过去。

“安室……透?”泽田纲吉有些惊讶的看着站在江户川柯南身边的安室透。

“安室先生,好久不见了。”泽田纲吉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紧接着便露出了笑容。

江户川柯南则静静的站在一般观察着泽田纲吉。

【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人吧!】

【泽田纲吉。】

“泽田纲吉,我想找你合作。”安室透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想代表日本公安,跟彭格列做个交易。”

“哈?”泽田纲吉表情一时没有绷着,露出了十分明显的疑惑和震惊。

“你是日本公安的人?!”泽田纲吉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是,安室透不是跟黑泽阵认识吗?

泽田纲吉是知道黑泽阵现在跟他一样在混黑。

不过……

为什么他认识的人一个是fbi一个是日本公安啊?!!

泽田纲吉久违的燃起了吐槽之魂。

不过泽田纲吉也很快的便正经了起来,摆出了工作时的姿态。

“不知道安室先生打算跟我做什么交易。”泽田纲吉语气十分平静:“还有,这件事情是否需要让柯南君避让一下。”

说句实话,泽田纲吉是有些生气的。

在泽田纲吉看来,江户川柯南就是一个刚上小学的孩子,但是安室透却拉着江户川柯南直接来找他,而是还毫不避讳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安室透见到泽田纲吉是这副反应,反而有点高兴。

这么看来,他的想法的确是能成功。

“您不用担心。”安室透笑着跟泽田纲吉透露了一点江户川柯南的情况:“柯南毕竟快要成年了,而且他作为一个名侦探,拦着他反而会惹出更多麻烦。”

江户川柯南瞬间就把目光转像了安室透,眼神十分锐利。不过,江户川柯南并没有说些什么,在来之前他们两已经约定好了,安室透会带江户川柯南过来,但是前提是江户川柯南不能插手打扰他跟泽田纲吉的对话。

“快成年了?”泽田纲吉听到这句话后,脑海中一个闪过的就是他的家庭教师,曾经被选为彩虹婴儿而保持着婴儿形态的reborn。

“这是怎么一回事?”泽田纲吉心中怒火腾升。

泽田纲吉很清楚,彩虹婴儿已经不可能存在了。而且如果真的是彩虹婴儿,那么江户川柯南就更不应该是这副小学生的模样了。

那么,就只有人/体/实/验这一个可能了。

而这个,恰好是泽田纲吉最讨厌的东西。

“这就是我想跟您做的交易了。”安室透嘴角勾起。

“那你说说看吧。”泽田纲吉在安室透说出这番话后反而了冷静了下来。

安室透在试图诱导他的思考,使泽田纲吉朝着安室透所希望的方向考虑,然后做出安室透想要的答案。

泽田纲吉是的确想弄使得江户川柯南变成这样的那个组织。

但是,这样的决定必须得是泽田纲吉自己仔细思考过后作出的确定的回答。

【永远不要让别人有操控你的机会。只有这样,你才不会做出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选择。】

这是泽田纲吉第一次跟别的家族的人谈生意时,因为过于稚嫩被对方下了套之后reborn跟他说的话。

【我不可能一辈子盯着你,所以你必须学会去分辨别人说的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安室先生,那些绕绕弯弯的事情我们也就直接跳过吧。”泽田纲吉平日里时常带笑的脸此刻无比的严肃,原本温和的气场也变得充满威慑力。

“我想,你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吧。”泽田纲吉看着安室透,十分确定地说着。

“我知道了。”安室透点了点头,原本有些松懈的神经一瞬间就紧绷了起来。

【果然,能够作为彭格列的十代目并且使得彭格列依旧屹立在顶端的男人,不是这么容易糊弄的。】

作者有话要说:  27:有被震惊到。

不知道酒厂真相的27被吓到了23333

欠债还差一章,争取今天还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