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琴酒物语 > 第71章 071

第71章 071


黑泽阵和笑面青江的战斗很快就迎来了结局。

黑泽阵凭借着压倒性的灵力优势以及丝毫不逊色于付丧神的战斗技巧, 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笑面青江的身体被击溃,化为了光点, 使得这个漆黑的夜晚有了些许的光亮。

“非常感谢您。”笑面青江最后对着黑泽阵露出了笑容,临近消失,女孩对于笑面青江的影响反而都烟消云散了:“感谢您, 让我没有辱没”

笑面青江的话没有说完就消失了。

但是黑泽阵基本能够猜得到。

笑面青江想说的无非就是他没有辱没他的锻造者,他的历任主人而已。

“也算是解决了。”

黑泽阵对于没有办法使得笑面青江留下这件事并没有多大的感触。

既然不行那就算了, 反正以现在的情况, 多笑面青江一个也一点用处都没有。

“回去了。”黑泽阵抬起脚打算离开,眼神从手中握着的木棍划过时,才记起了不知道到躲到哪里去的的场静司。

“不管他了。”黑泽阵也就停顿了一秒, 便做出了决定。

的场静司是一个十分精明的人,黑泽阵甚至可以说,还留在这里的四个人中包括他在内的三个人都出了事, 的场静司说不定也能活得好好的。

“以他的性子,估计趁着我和笑面青江打的时候就找机会溜走了。”

黑泽阵勉强的辨别了一下方向。

他们是在傍晚的时候出来的,现在已经彻底入夜了, 周围的环境也更加的漆黑昏暗,好在是黑泽阵并不是个路痴,记忆力也可以,所以就是稍微花了一点时间也就找到了回去的路。

“下次在这种山野当中乱窜的活我绝对不会再干了。”

这里荒废了许久, 地上早就长出了杂草和灌木丛,而在这种地方,最不缺的就是螳螂蚊子之类的虫子了。

黑泽阵现在这身还算是穿得比较严实的, 但是时不时从耳边传来的虫鸣声和翅膀扑腾的声音还是让他忍不住起一身鸡皮疙瘩。

黑泽阵花了不少的时间才回到了房子里。

草壁正坐在大厅,看到黑泽阵回来的时候很明显放松了不少。

“黑泽,我去热下晚饭。”草壁笑着说道:“泽田先生和的场先生都在放着刀的房间里。”

“我去看一下。”黑泽阵对着草壁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朝着放着笑面青江的房间走了过去。

“的场也在,也就是还有些方法?”黑泽阵摸不准。

他对除妖师了解的并不多,所以也不清楚的场静司到底能够搞出些什么来。

黑泽阵推开门走了进入,不过很快的便被注意到他过来的泽田纲吉示意保持安静。

的场静司拿着红色的液体在笑面青江的刀刃上画着符咒。

黑泽阵对着泽田纲吉打了个眼神。

【怎么回事?】

接受到黑泽阵眼神的泽田纲吉放轻了脚步走了过来,然后拉着黑泽阵离开了房间。

泽田纲吉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在把声音给隔断之后,才慢慢地开口解释道:“的场现在在试着对笑面青江施展一个聚灵的阴阳术。”

“他说笑面青江虽然是因为怨鬼而化形的,但是也毕竟是化为了付丧神。所以虽然笑面青江消失了,但是借由之前还留着的底子,说不定可以设法让笑面青江的二次化形的时间缩短一些。”

“不过他也不能保证二次化形的笑面青江是个什么情况。”

“如果是普通的生物成精,二次化形基本不会保留上一世的记忆,毕竟这已经可以算得上转世重生了。但是也有些精怪是能够保留之前的记忆的,不过这也只是让他们不会像白纸一样懵懂,能够避开一些之前曾经犯下过的事情。”

“不过笑面青江的情况有些特殊,他毕竟被那个鬼影响了很久,所以即使是二次化形,说不定也还是会留下一些不好的影响。”

黑泽阵点了点头,没有做出太多表示。

“既然你决定好了,我也没什么意见,不过还是不能放松警惕。”

黑泽阵的意思十分的明显。

“我知道。”泽田纲吉点了点头。

“我已经不会像初中那会那么天真了。”泽田纲吉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语气当中带上了些许无奈:“我毕竟掌管了彭格列这么久了,也稍微的相信我一下吧!”

黑泽阵没有回应。

泽田纲吉露出了有些无奈的表情。

泽田纲吉是多少能够感觉到的,黑泽阵并不信任他。

这不仅仅是因为曜,也不是因为之前泽田纲吉跟黑泽阵坦白过的他需要黑泽阵的力量的原因。

只是单纯的,他们已经有很多年没见面了。

泽田纲吉跟木之本樱不一样。

木之本樱作为库洛里多的继承人,拥有着很强大的实力,在国外也有不小的话语权。但是,木之本樱这么多年,却都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去生活的。

木之本樱虽然继承了库洛里多的力量,并且把这股力量化为己用,但是也仅此而已。

木之本樱作为库洛里多的继承人,却拒绝了库洛里多留下来的一切财产和势力。

对于木之本樱来说,这些都没有她自己的生活来得重要。对于木之本樱来说,库洛里多的财产她并没有继承的资格,而库洛里多留下来的势力对于她来说更是一个称重的负担。

比起生活在光怪陆离的魔法师的世界里,木之本樱更愿意做一个普通人。

这也是黑泽阵在这么多年跟木之本樱没有联系后却能很快的接受木之本樱的原因。

因为木之本樱不会对他产生威胁。

但是泽田纲吉不一样。

即使泽田纲吉再怎么坦诚,看起来性格基本怎么变化,黑泽阵却依旧不会那么轻易就信任泽田纲吉。

因为黑泽阵现在是一个杀手,他很清楚,混迹在黑暗世界的人究竟可以丑恶到什么程度。

况且,泽田纲吉还不只是一个黑/手/党,他是彭格列的boss,是一个君临整个意大利里世界的权势滔天的人。

黑泽阵很清楚金钱和权利可以把一个人腐蚀成什么样子。所以,他虽然基于之前以前的交情愿意帮助泽田纲吉,却不代表者黑泽阵会对泽田纲吉付出百分百的信任。

“抱歉。”泽田纲吉叹了口气。

“你没必要和我道歉。”黑泽阵觉得有些奇怪:“我只是负责帮你找付丧神而已,最后决定怎么做的人是你。”

“不是。”泽田纲吉摇了摇头,陷入了沉默。

“你做了什么?”黑泽阵意识到了些什么,冷着脸质问道。

“我们去别的地方说吧。”被黑泽阵质问的泽田纲吉反而有些松口气:“一直瞒着你我心里压力也是很大的。”

黑泽阵和泽田纲吉换了个地方说话。

“日本公安准备今晚行动彻底击溃组织。”泽田纲吉言简意赅地解释道。

“不可能!”黑泽阵几乎是瞬间就反驳了泽田纲吉说的话:“那群家伙不可能这么快就摸清组织的底细。”

“你插手了。”黑泽阵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黑泽阵的胸口燃起一团怒火,但是他的表情却十分冷静:“彭格列没有理由插手这里的斗争。”

泽田纲吉露出了一个苦笑:“是我吩咐的。”

“这是我和曜君说好的事情。”

“你再说一遍!”黑泽阵把泽田纲吉摁倒了墙上,双眼当中出现了杀意。

如果之前黑泽阵还只是单纯的愤怒而已,但是现在黑泽阵的杀意是完全被挑起来了。

“你什么意思?”黑泽阵冷笑着问道:“表面上冠冕堂皇的说着需要我的帮助,背地里却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我没什么要辩解的。”泽田纲吉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的确是联合了曜给日本公安透了底。”

“不过你放心,关于你的资料我都处理好了。”

“以你的能力,待在组织里实在是太浪费了。”泽田纲吉毫不畏惧地说道:“如果我知道你最后还是会踏入这个世界,还不如一早就把你拉进彭格列。”

“学长,我一直很在意。”泽田纲吉问道:“明明当年是你坚定的拒绝了reborn让你加入彭格列的要求,但是你说,你只想做一个普通人,并不想跟着我踏入里世界。”

“但是现在,为什么你却成为了一名杀手?”

“跟你有什么关系?”黑泽阵眼中的杀气退了几分,但是寒意却更重了。

“当然有。”泽田纲吉露出了一个笑容:“以你的能力,加入彭格列的话,会成为我的一个很大的助力的。”

“你也会比待在这么一个小组织有前途多了。”

“你死心吧,我是不会加入彭格列的。”黑泽阵一点点地松开了泽田纲吉。

“为什么?”泽田纲吉反问道:“你在组织里得到怎么的待遇,我都可以翻一倍的给你。”

“泽田纲吉。”黑泽阵理了理衣袖,表情冷漠地说着:“等付丧神的事情结束,我们之间便不再有瓜葛了。”

“是吗?”泽田纲吉信誓旦旦地应道:“我会在这之前让你加入彭格列的。”

黑泽阵冷着脸离开了。

在黑泽阵离开后,泽田纲吉松了口气、

“虽然跟设想的反应差不多。但是”泽田纲吉捂住了脸:“这下子我跟学长就彻底没关系了。”

“之后就算道歉他也不会原谅我了吧。”泽田纲吉苦着一张脸。

作者有话要说:  27知道组织的是被阿阵知道两人肯定得闹掰

所以他就选择能把损失降到最低的方法。

比起越庖代俎插手阿阵的私事,倒不如用挖角作为理由。

前者两人彻底闹掰,后者还能维持在一个合作的关系上,不过也是闹掰了

比起很久没见的一个以前关系好的朋友突然替你做出了人生选择这样疯狂踩雷的行为,后者是作为一个boss想要给自己组织挖人才这种冷漠一点的理由更容易接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