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琴酒物语 > 第73章 073

第73章 073


泽田纲吉在晚上的时候又去找了一次黑泽阵

他想了下, 反正黑泽阵不可能这么快消气,他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什么好的解决方法, 倒不如坐实利益至上的这个人设,直接去找黑泽阵帮忙,顺便也能看看黑泽阵现在的反应。

泽田纲吉轻轻地敲了敲门, 问道:“学长,有空吗?”

泽田纲吉表情十分坦然, 静静地站在门口等待。

过了一会后, 门打开了。

黑泽阵换了身宽松的睡衣,银白的长发披在身上,不停的滴着水, 打湿了肩膀和后背的一些衣服,若隐若现的露出了一些肌肤。

“有何贵干。”黑泽阵有些压抑泽田纲吉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面前,不过他还是皱着眉头, 露出了些许不耐烦。

“有件事想找你商量一下。”泽田纲吉笑了一下,然后把之前的场静司跟他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之后再说。”黑泽阵并没有直接拒绝,但是他的这番话对于泽田纲吉来说, 就跟直接拒绝几乎没什么差别。

“现在已经很晚了,我要休息了。”黑泽阵冷着脸说道。

“我知道了,那学长你好好休息。”泽田纲吉觉得气氛尴尬得不行,但是还硬是打了声招呼才慢慢离开。

果然泽田纲吉默默在心中叹了口气。

【被讨厌了。】

黑泽阵十分干脆的关上了门。

说实在的, 黑泽阵是没有想到今晚他还会见到泽田纲吉。

“有意思,就让我看看你们在搞什么鬼吧。”黑泽阵心生一计,翻出了手机开始订车票。

次日, 黑泽阵起了一个大早,便拿着东西准备出门,恰好和刚刚起床打算准备早餐的草壁撞上了。

“黑泽先生,您要离开了啊?”草壁有些惊讶。

黑泽阵轻轻点了点。丝毫没有掩饰:“我订了待会从车票。”

“既然这样,我就叫人载你过去车站吧!”草壁笑着说道。

草壁这些年虽然一直跟着云雀恭弥在做事,但是他主要处理的还是风纪集团在国内的声音,也就偶尔帮云雀恭弥给意大利那边传些消息而已。

而且,云雀恭弥也有意的避开不让草壁触碰到太多关于里世界的事情。

不管草壁个人能力怎样,但是他的实力实在是不行。在里世界,一个有钱有权却没有实力的人很容易会遭到别人的窥视,而且云雀恭弥本身也有一堆的事情要做,他不可能一直护着草壁。

唯一的方法就是让草壁远离里世界的中心圈,同时以自身实力震慑其他人。

想要对云雀恭弥的人下手,就要有承受他怒火的勇气。

黑泽阵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这里是开发区,车辆几乎就是没有,再加上黑泽阵之前是跟着泽田纲吉过来的,他并没有车可以开。所以他想回去,还是得让别人送他一程。

大概是六点多钟,黑泽阵便坐上了车出发了。

于此同时,因为彭格列事物繁忙已经很少能睡懒觉的泽田纲吉也在生物钟的作用下清醒过来了。

泽田纲吉在床上愣了几秒,才想起这里是哪里,这才摆脱了戒备。

自从泽田纲吉成为彭格列的十代目后,想要取他性命的人数不胜数,即使是在戒备森严的彭格列总部,泽田纲吉也很少能够安安稳稳的睡个好觉——除了有时六道骸过来时用幻术强制他忘记一切陷入深层的睡眠当中。

彭格列十代目的身份让泽田纲吉得到了很多,但是这样代表着他失去了作为一个普通人所能享受到的一切。

常年的经历让泽田纲吉即使是在熟识的人的家中,也很难彻底的放松警惕。

更何况这里还只是一个临时搭建起来没有任何防护的小房子。

即使泽田纲吉很清楚他几乎不可能在这里遭受到袭击,但是已经刻入骨子里的警惕却让泽田纲吉无法放松下来。

泽田纲吉是被汽车启动的引擎声吵醒的。

等泽田纲吉恢复过来的时候,汽车已经开走了。

“汽车?”泽田纲吉有些疑惑,但是很快的就想到了一个可能、

泽田纲吉连忙起身,随手抓起一件外套,连鞋都没来得及换就这样穿着室内拖鞋跑了出去。

泽田纲吉直接去找了草壁,草壁是这里的负责人,他肯定能知道那辆车是怎么回事!

“草壁,刚才是不是有汽车过来?”泽田纲吉问道。

“泽田先生?您怎么这么着急?”草壁有些疑问地看着泽田纲吉,但是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黑泽先生刚刚走了,他说他还有事情要处理。”

“黑泽阵他回去了!”泽田纲吉十分震惊。

黑泽阵的行动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回去做什么?!这个时间点他就不应该回东京啊!

要知道日本公安的人还没散,黑泽阵回去的话,说不定会被认识他的人堵个正着!

黑泽阵的这一次举动就跟自投罗网没什么差别!

“是出了什么事吗?”草壁看着泽田纲吉复杂的表情,很快的就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没事。”泽田纲吉笑着安慰道:“东京的政府最近有些比较大型的行动,我怕学长他被波及到。”

“黑泽先生不会那么不小心的。”虽然草壁对于黑泽阵现在的实力没有什么具体的了解,但是当年他一边咳嗽一边跟云雀恭弥打得不相上下的场面还是让他至今都印象深刻。

而且黑泽阵也不是什么善心泛滥的人,以他的机智,避开官方的行动根本就不是什么难题。

“我就是有些不放心。”泽田纲吉解释道。

草壁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泽田纲吉这个人一向如此。即使知道同伴的实力十分的强大根本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是在他们去做危险的事情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会关心。

“泽田先生,如果你实在是不放心,那就更黑泽先生通个电话吧!”草壁建议道。

泽田纲吉点了点头,然后表示自己要先回去修整一下,毕竟他出来的比较着急,只是批了件外套连睡衣都没换。

得亏reborn这个斯巴达教师不再这里,不然泽田纲吉这幅随意的穿着肯定会被他狠狠骂一顿。毕竟这里还有的场静司这个外人在,泽田纲吉这个人就是彭格列的脸面。

连衣服都不换,是在看不起别人还是彭格列已经要破产了?

泽田纲吉并没有给黑泽阵打电话的打算,因为他很清楚,黑泽阵是不会像他说明的。

泽田纲吉早就把官方要对组织展开行动的事情告诉了黑泽阵。

黑泽阵的这几年的履历虽然已经被洗干净了,但是保不住组织里有哪些人手中还握有他犯罪的资料,要是他们以缓刑的要求帮日本公安抓捕黑泽阵的话,他都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更何况,黑泽阵这人脾气一向不好,做事说一不二,很容易招人记恨。

泽田纲吉可以保证肯定有人宁死也要把黑泽阵给拉下水。

这个时候黑泽阵只要避开东京,等公安的行动解释就没问题了。

只有媒体向外界报道了这件事情,黑泽阵就可以说是和组织彻底没关系了。

即使之后有人还想抓他,公安那边顾忌着彭格列以及他们自己的脸面,也不会承认黑泽阵是琴酒这件事。

更何况,曜还装作琴酒配合着日本公安的行动。

在不知情的人眼中,黑泽阵这个人的身份几乎就跟安室透没什么区别。

都是卧底间谍。

在警视厅和公安做事的人都不会对卧底缺少了解,他们很清楚卧底要面对这什么。因此,就算是黑泽阵真的有些事情实在是遮掩不过去,也不会被追究的。

但是在日本公安对组织开展行动的这个节骨眼,黑泽阵却选择会了东京。

泽田纲吉机会可以百分百的确定,黑泽阵的目地点就是公安行动的区域。

说不定,他还真的是冲着【自投罗网】过去的。

“他不会真的让自己陷入危险的。”泽田纲吉很清楚。

但是这不代表他就能做到袖手旁观。

泽田纲吉随即拨打了一个号码,这个号码的主人是彭格列安排在东京的情报头子。

经过多年的经营,他虽然不能说对东京了如指掌,但是也知道了很多的秘密。

“帮我盯着黑泽阵,找合适的时机把他给捞出来。”

泽田纲吉可以确定黑泽阵是计划着去看守所走一朝的。

虽然泽田纲吉可以确定黑泽阵肯定做好了准备,但是他再做个后手也没什么关系。

公安现在能收集到有关黑泽阵犯罪的有效线索很少,能不能靠着这些证据定罪都难说。

黑泽阵是不会主动承认他琴酒的身份的,这样的话凭着彭格列的压力以及一名稍微有点能力的律师,就能第一时间把黑泽阵从局里捞出来。

不过黑泽阵既然选择自投罗网,那么他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

泽田纲吉只需要先做好准备,等黑泽阵的事情做完,就可以让人立马把他捞出来。

不过,泽田纲吉实在想不到黑泽阵到底在打算着些什么。

难得组织里还有什么东西是他在意的?

作者有话要说:  滚回来了

当鸽子实在是爽

但是代价就是现在要爆肝了

等下还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