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琴酒物语 > 第11章 011

第11章 011


“琴酒,你在说什么傻话。”赤井秀一有一瞬间的错愕,但是很快的就被掩盖住了。

赤井秀一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被黑泽阵抓住破绽。

“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会知道。”黑泽阵从说出那番话后就一直盯着赤井秀一,自然是捕捉到了他表情当中一闪而过的惊讶和错愕。

黑泽阵基本可以确定了,江户川柯南和赤井秀一有关系。

至于是什么关系还尚待调查。

“那个小子的伪装太差了。”黑泽阵冷笑了一声:“而且我也找到了证据证明了我的猜测。”

“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一向是喜欢看证据做事的,要是我把这件事上报的话,你觉得会怎样?”黑泽阵眼中流露出了杀意。

赤井秀一陷入了沉思,他在想要不要赌一把,因为到目前为止,这些都只是黑泽阵单方面的说辞,没有半点证据。按照黑泽阵以往的做法,在他查到江户川柯南的真实身份的时候,要么把他抓回组织进行研究,要么就是当场干掉,而不是像这样拿着消息来钓他的反应。

赤井秀一有不小的把握,黑泽阵对于江户川柯南的事情知道的也不是特别多。

但是赤井秀一不敢拿江户川柯南的性命去和黑泽阵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人赌。

而且,赤井秀一知道,既然黑泽阵会那这个消息来钓他的反应,那么就代表着黑泽阵是有目的的。

“你说这些有的没的想干什么?”赤井秀一看着黑泽阵,反问道。

“做个交易吧。”黑泽阵现在更加有把握了。

“什么?”赤井秀一突然有些搞不懂了,黑泽阵废了这么大工夫就是为了和他做个交易?

“我可以装作不知道江户川柯南的事情,甚至帮他掩饰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他在组织当中有记录对吧?”黑泽阵问道。

“你。”赤井秀一突然发现情况有些失控了。

“代价。”赤井秀一冷着脸问道。

“夏目和我有关系的事情,我不希望再有别人知道。同时,你们也不能去打扰他。”黑泽阵的主动的松了手,退后了几步。

“真是没想到埃”赤井秀一愣了一下,毫无预兆的笑了。

“没想到琴酒你居然会对一个人的安危这么上心。”赤井秀一突然觉得黑泽阵也不需要那么警惕了:“可以,我也会叫柯南君保密的。”

“合作愉快。”黑泽阵这句话说得毫无感情。

“合作愉快哦,阵君。”赤井秀一笑眯眯地挑衅了一下。

得到满意的答案后,黑泽阵干脆的打算离开了。

“琴酒,你是从哪里知道江户川柯南的事情。还有你知道多少1赤井秀一拉住了黑泽阵,质问道。

“这可不在交易范围呢。”黑泽阵瞬间变得冷漠了起来。

“告诉我,不然合作到此结束1赤井秀一眼神凶悍。

“可以。”黑泽阵露出了一个恶趣味的表情:“我其实什么都不知道。这些消息,全都是你告诉我的。”

“探员先生,你的情绪管理可是一点都不过关,诈一下就露出破绽了。”

“琴酒,你在开玩笑吗?”赤井秀一的表情变得很难看。

他不相信黑泽阵说的这番话,全都是蒙的怎么可能,黑泽阵他至少已经确定了江户川柯南不是真的小孩子这个事实。

“那个小子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完全不在意,只是刚好有用而已。”黑泽阵露出了一个嘲讽的表情:“本来我还在考虑有没有可能是那个关西侦探把你喊过来的,不过现在看来,果然是江户川柯南。”

“我对你们之间的关系没任何兴趣,但是你们最好别妨碍我。我讨厌多余的麻烦。”黑泽阵说道:“今天你最大的败笔,就是你那颗【正义】的心,赤井秀一。”

黑泽阵十分干脆的离开了,目的已经达到,他没有心情在这里和赤井秀一纠缠了。

“琴酒,你约我来这里也是你最大的败笔1赤井秀一毫不示弱的怼了回去:“有了弱点的琴酒和没有弱点的琴酒可不是一个等级的1

“和你扯上关系的那一刻,夏目贵志就注定,没有办法从这场交锋当中全身而退1

“我怎么不知道你也有这么天真的时候。”

赤井秀一的话很难听,但是黑泽阵像是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一样,脚步没有丝毫停顿,很快的就从赤井秀一的视线范围消失了。

但实际上,黑泽阵却的确是被赤井秀一刺激到了。赤井秀一的话让他忍不住的回想起在并盛上学的时候,他遇到的那个男人。

【放弃挣扎吧,你注定一无所有。】

“啧。”黑泽阵的表情有些难看。

一个两个的都是这么讨人厌。

黑泽阵直接的回到房间里。

他没有跟夏目贵志见面。

黑泽阵和赤井秀一可是实打实的打了一架,黑泽阵虽然也是受过专业的训练的,但是赤井秀一也不是吃素的,反正谁都没讨好就对了。

现在黑泽阵脸上还是带着些伤口的,被夏目贵志撞见了不好解释。

“夏目,我回来了。封印的事情就明天再说吧。”黑泽阵把两人房间的拉门拉开了一点,让声音更好的传过去。

“诶?好的。”夏目贵志应道。

黑泽阵也只是有些擦伤,而且他的伤势向来都恢复得比较快,第二天一早醒来,脸上的伤基本都看不太清了。

早餐的时候赤井秀一没来,而夏目贵志倒是和其他人聊了起来。

黑泽阵了解到,江户川柯南一行人最迟明天就会离开这家民宿了,之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反正黑泽阵是对这番话抱有怀疑,大概是赤井秀一昨晚还跟江户川柯南说了一些话。

江户川柯南观察他的眼神简直不要太明显了。

黑泽阵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赤井秀一的打算他基本能够猜到。

无非就是打算先让无关人员离开,然后找机会抓住他,这样不仅能够斩断组织的一大臂膀,还能让江户川柯南的事情不被组织的人知道。

毕竟这个世界上最能保守秘密的就是死人了,而黑泽阵一旦被政府势力抓住,就跟死人没什么区别了。

【琴酒是知道我工藤新一的身份了吗?】

江户川柯南此时纠结极了。

昨晚赤井秀一和黑泽阵分开后,就先回去处理了下伤势,然后转头约了江户川柯南出来见面。

“你怎么弄成这样?”江户川柯南一脸惊讶的看着赤井秀一,从他身上可以很明显的闻到一股药酒的味道:“你受伤了?”

“和琴酒交流了一下。”赤井秀一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到底在想什么,这样你假死的事情不就曝光了吗?”江户川柯南不可置信地看着赤井秀一。

“这是最好的选择。”赤井秀一不是打算和江户川柯南讨论他为什么是用真实身份出现的事情,十分干脆的切入正题。

“琴酒知道你不是小孩的事情了。”赤井秀一单刀直入地说道。

“什、什么?!1江户川柯南被吓得不行:“怎么回事?”

江户川柯南不认为赤井秀一会那这种事情来耍他玩,但是黑泽阵又是怎么知道的。

“琴酒大概率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但是他不知道用什么方式确定了你不是个真正的小孩子。”赤井秀一皱着眉头。

他仔细地回忆了一下,虽然黑泽阵的话大部分都是事实,但是真正推敲起来,其实都是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语。

赤井秀一当时完全被黑泽阵唬住了。

就像黑泽阵最后说的那样,他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唯一可以确定的也就是江户川柯南的年龄并不是七岁而已。

只不过是赤井秀一被诱导了先入为主的认为黑泽阵已经知道了真相。

“会不会有牵扯到小兰他们。”江户川柯南的表情变得难看起来。

以他现在的情况,倒是有很多方式可以躲开组织一阵子,但是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却不一样,而且还有少年侦探团的人,他们可是实实在在的小孩子。

“放心吧,琴酒不会动手的。”赤井秀一倒是十分有把握:“琴酒完全不认为你是一个威胁,不会浪费时间去处理你。不过你最近最好还是安分点。”

“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江户川柯南翻了个白眼。

他也是做了很多事情的好吗?

“还有你们最好尽早离开这里,接下来可能会有大动作。”赤井秀一的意思不言而喻。

“我知道了。”江户川柯南点了点头。

“对了。”江户川柯南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组织在政府内部可能有人,就算你抓到了琴酒,大概率也不会那么顺利。”

“我知道了。”赤井秀一点了点头,陷入了思考。

江户川柯南离开之后,把fbi可能会有行动的事情告诉了服部平次。

由江户川柯南现在这个小鬼头的模样劝说其他人突然离开这里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但是服部平次就不一样了。而且这一次活动还是服部平次提议的。

更何况,这种事情由大人操心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和江户川柯南这个小孩子完全没有关系。

不管怎样,服部平次成功的劝说了三位女生尽快离开。

倒是江户川柯南对于赤井秀一的话十分在意。

虽然赤井秀一说黑泽阵不会关注他。

但是江户川柯南实在是无法完全放下心来,最起码得自己确认了才行。

但是黑泽阵看起来十分的气定神闲,江户川柯南完全无法从他的神态当中推测出答案。

或许应该这么说,黑泽阵越平静,江户川柯南反而越觉得危险。

充满着一股风雨将至前片刻的宁静的那种感觉。

“对了,赤井先生不用来吃早餐吗?”夏目贵志注意到了赤井秀一的缺席。

因为黑泽阵看起来和赤井秀一很熟的样子,所以夏目贵志就多关注了他一下。

“他现在应该没空过来吃早餐。”黑泽阵解释道。

“毕竟他也是来【工作】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