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琴酒物语 > 第20章 020

第20章 020


“学长不也是这么多年来性格都没有什么改变吗?”泽田纲吉笑了笑,有些破罐子破摔的说道,让原本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就变得平静了。

“那学长接下来打算干什么?”泽田纲吉问道。

“我会查清楚曜的事情。”黑泽阵说道。

“原来如此。”泽田纲吉焕然大悟:“学长也因为他的出现开始紧张起来了啊1

“毕竟我们的人生经历完全不一样不是吗?”黑泽阵承认得十分干脆:“而且他要是做了什么事情,最后被麻烦找上的不都是我?”

“说的也是呢1泽田纲吉点了点头,十分的赞同:“毕竟以现代科技去调查的话,无论怎么查他都是你啊1

“所以,我才必须搞清楚他到底想干什么。”

“那学长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记得告诉我一声啊1泽田纲吉毫不介意地说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脸皮倒是变厚了不少。”黑泽阵嘲讽道,但是他并没有拒绝。

“毕竟我脸皮不厚一点可是镇不住其他的蛇鬼牛神啊1泽田纲吉点了点头,像是接受了这个评价。

“啧。”黑泽阵冷哼了一声,说道:“给我订明天回日本的飞机。”

“学长不打算再体会下西西里亚的风情吗?”泽田纲吉问道:“费用我付。”

“没兴趣。”黑泽阵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对满是黑/手/党的西西里亚一点兴趣的没有。”

“我知道了。”泽田纲吉点了点头。

“不过在明天到来之前,学长还是可以好好感受一下西西里亚的美丽风景的。”

“没兴趣。”黑泽阵丝毫没有把泽田纲吉的话放在心里。

有这个时候还不如去想想从哪里开始着手调查曜比较好。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

黑泽阵刚离开咖啡店没多久,他就发现他被人跟踪了。

原本黑泽阵是打算甩开对方的,但是对方对这附近十分熟悉,即使黑泽阵暂时的甩开了对方,但是还是会很快地就被对方追上。

更重点的是,黑泽阵看到了跟着他的那个人手上戴着戒指。

他很有可能能够使用死气之火。

说实话,在西西里亚这个地方遇到使用死气之火的人十分的正常。

就是黑泽阵会很麻烦,毕竟以他现在的情况,要打赢一个使用死气之火的人还是十分困难的,不过这也并非办不到。

而且,那个家伙还是一个蠢货。

黑泽阵冷笑了一声,他都在这附近绕了两圈了那家伙还没发现。

也就只是一个空有力量的蠢蛋而已。

黑泽阵凭借着过人的观察力,很快的就发现了个一个适合反击的地方。

接下来,就该让对方体会一下来自【普通人】的反击了。

黑泽阵再一次的甩开了跟踪者。

他很怀疑那个跟踪者身上是不是有着什么奇怪的匣兵器,所以才可以在被他甩开后就立马的找到了他的行踪。

黑泽阵小小的测试过,功效就能定位器差不多,但是并没有那么精细。

打个比方,黑泽阵进入一家大型超市后,对方最多只能够知道黑泽阵跑进了这家超市,但是具体的位置就需要跟踪者一点点的去找了。

黑泽阵走进了热闹的商业街,身形灵活的从来来往往的人群当中钻过,然后在一瞬间的溜进一家卖纪念品的店铺,装作是客人躲开跟踪者的视线。

定位不精细的缺点一下子就出来了。

黑泽阵冷着眼看着跟踪他的人从他面前走过。

【接下来就算该对调立场了。】

黑泽阵嘴角勾起一个残忍的弧度,然后以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跟在了跟踪者的后面。

黑泽者猜测这个跟踪者很可能是新人,手段实在是错漏百出。

黑泽阵悄悄地跟在了他的后面,保持着不会被他发现的距离。

这样的话,对方就会以为黑泽阵才刚刚甩开他不远,很快就能追上黑泽阵。

但是那家伙怎么会想到,原本被跟踪的黑泽阵现在光明正大的走在他这个跟踪者的后面。

在诱导着跟踪者走到人烟稀少的地方后,黑泽阵就果断的对他发动了攻击。

黑泽阵一个肘击准确的集中对方的后腰,然后趁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扯住了他带着戒指的手果断的折断,最后再用力的一拳打晕了对方。

整个过程十分的顺利,跟踪者跟本没有想到黑泽阵居然跑到了他的身后,并且还偷袭了他。

黑泽阵沉着脸甩了甩手,有些遗憾他身上没有带武器。

不然直接干掉对方就省事多了,哪里还会搞得黑泽阵现在手痛得不行。

毕竟黑泽阵可是用了十足十的力道,就算把跟踪者打死也无所谓的下了手。因此,力的反作用也很大,黑泽阵的手又不是钢铁做的,当然会痛了。

黑泽阵想了想,把跟踪者身上的戒指和匣兵器都给摸走了。

黑泽阵可以十分确定他身上没有被装了定位器什么的,那就只能是匣兵器了。为了以防万一,黑泽阵把戒指也给卷走了。

“雨吗?”黑泽阵看着手中蓝色的戒指,低估了一声。

除了戒指和匣兵器外,黑泽阵没有再从跟踪阵身上搜到任何东西了。

大概是怕被什么人抓到所以没有在身上留下任何有价值的身份信息。

“还以为能知道是谁在搞鬼呢。”黑泽阵倒是也没有失望,如果他对西西里亚的势力了解一些的话,或许就不会向这样一无所获了。

反正明天就离开了。

这么想着的黑泽阵,十分干脆的转身离开了。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刚刚转过身的黑泽阵,就被人敲了闷棍。

跟踪者并非只有一个,还有另一个人。

就如同黑泽阵猜测的那样,那个雨属性的家伙是个新人,这一次出来也只是让他实战一下,真正动手的人则是另一个。

本来想着黑泽阵是个普通人,所以另一个人并没有怎么在意,十分放心的让雨属性的人去抓黑泽阵。

结果,在黑泽阵走进商业街后,雨属性的人失去了黑泽阵的踪迹后就迅速的联系了上级。

上级是顺着雨属性的踪迹找过来的,刚好就看到黑泽阵在背后下黑手。上级看见了也没有立马制止,而是选择躲起来,等黑泽阵放松警惕。

在黑泽阵搜刮玩东西准备离开后,上级才跳出来动手。

这是最好的时机。

上级给昏倒的黑泽阵吸了一点迷药,然后再把他五花大绑起来,最后才想起来,把被偷袭的下属给叫醒。

“艾,快点给我起来1上级丝毫没有关心下属的意思,动作十分的粗暴。

被称为艾的年轻人这才慢慢地清醒过来。

黑泽阵下手的确是狠,艾的手以一种诡异的弧度扭曲着。

“别动。”上级一手抓住了艾的肩膀,另一只手握住了手腕,然后咔嚓一声,随着艾的嚎叫,胳膊又被正了回来。

但是艾的手已经完全提不起劲了。

“把东西拿回去,居然被一个普通人搞成这个样子。”上级毫不留情的斥责道:“就你这样还想替我们希达家族效力1

“真的十分抱歉,尼德普大人。”艾恭敬地弯下腰,把戒指带回手上,然后点燃了死气之火打开了匣兵器。

艾的匣兵器十分特殊,虽然本人是雨属性,但是匣兵器的能力反而有点像雾。

拥有着抹去怪异的能力,映照出一种平静的假象。

就是因为艾有这样特殊的匣兵器,他才会破例跟尼德普参加这一次行动。

有了艾的能力,就能不让他们的行动引起彭格列巡逻部队的注意力了。

“快点回去吧。”尼德普说道。

“希望这家伙的价值高一点,能够让家族在彭格列的打击下获得一线生机。”

希达家族,是一个标准的黑/手/党家族,这也就说明他们黄/赌/毒,甚至是贩卖/人/口这种事情都有涉及。

但是彭格列早在九代目的时候,就在禁止其他家族涉及一些十分恶性的【生意】。不过九代目的风格比较平和,只要你私底下偷偷摸摸的做这些生意,他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不知道。

毕竟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黑/手/党。

但是后来上任的彭格列十代目就不一样了。

他完全是在把黑/手/党当成白手党在搞。

不仅禁止彭格列做这些生意,甚至还不允许其他家族做。

而且彭格列还得到了加百罗涅、密鲁菲奥雷这样的大家族的全力支持。

为了不触彭格列的眉头,不少中大型家族都纷纷放弃了一些黑色产业。

毕竟彭格列还是留有分寸,没有一下子要所有家族都饿死的打算。

但是中大型家族可以咬咬牙放弃这些黑色产业,但是那些小型家族可就不行。

希达家族就是以黑色产业崛起的。

本来希达家族算是一个中型的强大家族。

但是早些年因为艾斯托拉涅欧家族的人/体/实/验被波及了,在彭格列九代目的震怒之下勉强保住了家族,但是也因此落到了小型家族的行列,任人宰割。

后来摇篮事件出现,九代目年纪又很大,继承人也相继出现了意外。所以希达家族就开始唇唇欲动起来。

曾经拥有着不弱实力的希达家族自然无法忍受现在的弱小,所以他们趁着里世界最大家族经历继承动荡的时候,偷偷的想要借着黑色产业再一次的发展起来。

结果后面又遇到了十代目的打击,家族一度濒临灭亡。

希达家族的boss一直都不肯死心,不断的调查的彭格列十代目泽田纲吉身边的情况,试图找到可以操作的破绽。

就在这个时候,黑泽阵出现了。

于是,作为普通人的黑泽阵理所当然的被盯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