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昆吾纪 > 第二章:铸流

第二章:铸流


  见此情景,颜七等人顿时如临大敌,手中刀剑紧握,气氛顿时剑拔弩张起来。

  马东家离开此地最多三刻钟的时间,此番再见却已被人剥光衣服,身死不知。

  护送那五人也算是难得好手,现在却不知去向,多半已遭不测。

  颜七在一行人中武艺最高,却也没能力能在三刻钟内将五人全部毙命,更别说还要将马东家带回来了。

  颜七知道,就凭他们这近十人,根本无法对少年造成任何威胁,但没办法,知道不是对手也要拔刀,束手就擒不是武者该做的事。

  少年见众人如此,轻轻跃下商车,大大方方走向众人,顺手将马斯芳丢给颜七,看着众人手忙脚乱确认马斯芳生死。

  看着仍旧十分戒备的颜七,少年混不在意轻笑着道:“你那五个兄弟在南边百丈的绿洲里躺着呢,不必担心。我不是来杀人越货的,今天黄历说不宜杀生。”

  少年大步来到领头骆驼旁边,从鞍子处取下颜七的歪嘴壶,打开盖子喝了一口。

  不等颜七发问,那少年喝完抹嘴解释道:“我是想来跟你们合作一把。”

  颜七看着着手下麻利地给马斯芳清理口鼻,穿上衣服推上商车后,这才脸色稍缓。

  颜七问道:“怎么合作?”

  少年道:“那人的剑不错,我很喜欢。我要你带着我折返回去再见那人一次。我要那把剑。”

  颜七脸色一白,仔细想了一下,确认今日之内只在那位求道宫弟子身上看见了一把锈剑,惊讶道:“那可是一位仙家子弟的佩剑!”

  少年脸色毫无波动:

  “我知道,求道宫的嘛。你们只需要随我回去一趟,让他相信我就是你们东家马斯芳就好。夺剑的事,我来就可以。”

  颜七还未搭话,只听一声嘶哑的声音颇为艰难地道:“绝不可能,你就算是将我们这些人全杀了,也绝不可能!”

  锦衣少年扭头看着刚刚苏醒的马斯芳,接着饶有兴致地看向颜七道:

  “你知道吗?你家东家本事可高。抓他废了我好些手脚,比那五个银枪蜡头强多了。”

  说完,也不去看颜七脸色变化,只是笑看马斯芳道:

  “马家主可是怕被求道宫秋后算账?不必担心,就算我把他杀了也不会殃及马家。人皇早就明令禁止仙家对凡人出手,就算是求道宫也不会例外。”

  马斯芳跟没听到少年前一句似的,或者说根本不在意。

  他冷着脸笑道:“这事人尽皆知,还用你说?也不知你哪来的自信去夺仙家弟子的剑,一旦失手,岂不连累我等?”

  “更何况,自从大柱国被诛,王朝已无能人,日渐式微,现在的人皇,恐怕不足以威慑求道宫这等大仙家了。”

  “我看你是另有目的。”马斯芳冷冷笑着,眼中闪着自信的光芒,仿佛已经掌握一切。

  听完这话,少年不知为何面色一寒,意味深长地看了马斯芳一眼,叹道:

  “乱痕真是了不得,随便一个商贩也这么不简单。马斯芳,这番话可是一个普通商贩说的出来的?你不简单呐。”

  马斯芳脸色先是一白,随即恢复如常,却是没有辩解,镇定自若道:

  “阁下不也一样?说什么夺那位弟子的剑,都是幌子。不过是为了混进乱痕里抢夺那件绝世神兵罢了。”

  “何必这么麻烦?杀掉这些人,你我牵线搭桥,双方合作,就算是在乱痕也该有一席之地,未必不能夺得宝贝。到时候也算大功一件。”

  此言一出,在场的马家护卫全部大惊失色。饶是忠心耿耿的颜七也是脸色大变。

  说完,马斯芳一脸自信。

  在他看来,这少年之所以要扮做是自己,只是为了接近那位叫李纯阳的求道宫弟子,好有个偷袭的机会罢了,如此才好进入乱痕。

  少年闻言却是失笑,这马斯芳怕是把自己当做另一个势力的谍子了。

  “这么急着杀人灭口么?”

  少年古怪道:“看样子培养你的势力只能算是二流,谍子是如此蠢货,想必首脑也不会太聪明。你这等势力,也想与我合作?”

  随即,他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记住了,小爷姓铸名流,江湖人称剑痴。这剑我夺定了,却只是那把锈剑罢了,什么乱痕绝世神兵,小爷不感兴趣。”

  马斯芳脸色变了数变,他不是没有想到这位少年是铸流,他没有想到的是,铸流竟不是任何一个势力的探子。

  普通江湖人士,也敢打仙家中人的主意!

  “你这蠢货自作聪明,死也白死!”

  少年话音未落,只见一道白光不知从何处射来,贯穿马斯芳四肢,带起一道血箭而去。

  马斯芳颓然倒地,

  他本想混在商队中进入乱痕,发现行不通,于是便打算甩开所有人,独自潜入,不成想却被铸流抓住……

  才十五六岁就是江湖一流的身手,不可能背后没有势力才对啊……

  这是马斯芳痛晕前最后一个念头。

  废掉马斯芳,铸流一招手,那道白光微微一震,将血迹除尽后,乖乖回到锦衣袖中。

  接着,铸流看向颜七等人:“你们也都看见了,今日他必死,你们一人捅他一刀,不愿意的,跟他一起死。”

  一时间,近十人噤若寒蝉,面面相觑,却没有人轻举妄动。

  铸流挑眉道:“小爷可没那么多时间给你们考虑,再过一刻钟,没有捅刀者死!”

  说完,自顾自上了最近的一辆商车休息。

  颜七看了看周围的弟兄,发现大多已经蠢蠢欲动,但终究没有下定决心。

  颜七知道,这是因为没有一个领头的。作为行走江湖的老油子,颜七心知肚明,少年如此作为是要将众人绑在一根绳上。

  杀马斯芳,在场所有人都有份,回去这件事也只能烂在肚子里。只有所有人都做了,才有可能杜绝告密者。

  这其实是件好事,反正马斯芳必死,何必陪着他一起过那奈何桥。

  更何况就凭马斯芳先前说的那些寒人心的话,现在就算是颜七,也不愿意给他卖命了。

  一念至此,颜七主意已定,与蜡黄脸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提刀走出,面无表情地一人捅了马斯芳一刀。

  有了两位卫队头领带头,剩下几人也就没怎么犹豫。

  过了一刻钟,铸流并没有准时出来。像是料定所有人都会按他说的做一样。

  众人心中顿时五味杂陈,还有些人已经蠢蠢欲动,心存侥幸,想要离开这里。

  蜡黄脸就是其中之一,在等了许久没有动静之后,他凑到颜七跟前,低声问:“他不会是睡着了吧。这么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要不咱走吧……”

  颜七显然是不信铸流会在里面睡觉的,正要说话,却见车内走出一个锦衣身影。

  奇怪的是,看身形却不像铸流,虚胖的身材颇像自己东家。

  连忙定睛一看,颜七先是一个激灵,以为是自家东家有地府vip,流程都不走,直接还魂了。

  随即想通了关窍,是了,铸流不是说要乔装成马斯芳么,这是易容术!

  众人反应与颜七大同小异,行走江湖这么久,大多也猜到这是铸流的易容术了。

  铸流大摇大摆走下商车,看见马斯芳那具血已流干的尸体颇为满意,十分自来熟的转了个圈,用马斯芳的嗓音道:“你们东家我,这身行头如何?可有破绽?”

  蜡黄脸对这种桥段十分信手拈来,上前溜须怕马新主子去了。

  颜七却是仔仔细细打量着这位新东家的伪装,不得不说,行走江湖这么久,易容术也见得三四次,却从未见过能够以假乱真的。

  虽说有些习惯性的动作不太像,但相信就凭不久前那一面之缘,那位名叫李纯阳的求道宫弟子一定认不出来。

  想到这里,颜七心头那块巨石可就放下了。他这段时间一直在想,铸流会如何伪装成马斯芳,要是不像该如何是好?

  如果铸流被识破,李铸二人一定大打出手,届时自己这些个兄弟如何是好?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不过就是如此了。

  将马斯芳尸身埋在黄沙之下,一行人遗忘了还躺在绿洲的那五名好手,浩浩荡荡原路返回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