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昆吾纪 > 第十一章:魔影重重

第十一章:魔影重重


  既然有长辈发飙了,那么小辈们也不好得寸进尺。

  十宗弟子开始有序进入一个个黑洞,铸流细数着其他几个宗门:

  全是小和尚的菩提宗,全是小尼姑的净月宗,道门的求道宫,灵箓宗,锟铻山,以及统一身穿灰白色道衣,背剑的蜀山剑宗,人手一个阵盘,喜穿紫衣的阵宗。儒家的两大书院。以及佛门偏宗,密宗。

  铸流眼睛微微眯起,心想到底是哪个宗深藏不露,阴了我老爹一手呢?还是说都有份?

  不管是哪种情况,凭我这两年做的布置,也足够他们喝一壶了。

  毕竟父仇子报嘛。

  想到这里,铸流大步进入求道宫的黑洞,李纯阳默默跟在身后。

  值得一提的是,本来有个区域是留给锟铻山开洞的,可惜因为婌然不在,玄然一人无法开启,只能选择与同样无法开启的陆二一起开启一个黑洞。

  还好,锟铻山来的弟子只有两人,到场的更是只有一个。人数上,黑洞完全承受的起。

  陆真人看着大步走进黑洞消失的铸流,笑道:“那个姓木的小子要遭殃了。这孩子从小跟他爹一样,有仇必报。”

  “木孤生是灵箓宗这一代的领军人物,怕是没那么好对付吧。”玄然担忧道:“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陆真人面色古怪地看了自己的老友玄然一眼,说道:“如果不是了解你,知道你确实是在担忧的话,我甚至会以为你在阴阳怪气。”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装的?其实我确实是在阴阳怪气。”玄然哈哈笑道。

  陆真人摇了摇头:“大哥就不该把阴阳怪气这个词造出来……”

  说完,陆真人有些感慨地抬头看着天上的星辰,斩钉截铁的说道:“放心吧,姓铸的,从来都是暴揍那些所谓领军人物的。他爹是这样,儿子也不会差。”

  玄然也有些感慨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目送自己徒儿进入黑洞的婌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个求道宫的青年道人,她本来是注意不到这个人的,但对方进去之前主动看了她一眼,甚至冲她微笑。

  这番举动成功引起了婌然的注意,那竟是纯寂!他竟没死么?那么……

  婌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找到师兄,传音道:“师兄,我怀疑纯寂有问题。”

  玄然一惊,问道:“为何?”

  婌然也知道陆真人是自己师兄的挚友,并没有避讳什么,但还是设了个堪堪笼罩三人的隔音罩,毕竟这事不光彩。

  婌然将事情讲述了一遍,玄然陷入沉吟,问道:“会不会是他忘记了?”

  陆真人和婌然都一脸无语地看着他,婌然甚至道:“掌门师兄,你还是少逗一些纯阳吧。多少受了些影响。”

  玄然:“我刚才都没来得及逗她……”

  恰在这时,原本属于锟铻山的黑洞位置,一个黑洞缓缓打开。

  众人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变故,立刻聚焦。

  只见二十余黑衣人凭空出现,他们所在地已经结成一座大阵,魔气滔天。

  两大书院之一,浩然书院,一位老儒生怒道:“是魔宗!大胆,竟敢闯入乱痕禁区!”

  言毕,一方尺规已经飞出,带着清气,声势浩大的击打在法阵之上,振起圈圈波纹。

  众人也反应过来,立刻群起而攻之。

  那法阵中,有人迅疾的跃入黑洞进入禁区,另有一人沙哑笑道:“不愧是人界十宗,这围殴的功夫还是这么炉火纯青。”

  闻得此言,有的宗门长老怒发冲冠,攻势愈猛,一个密宗中年和尚更是直冲黑色法阵,浑身肌肉虬结,金光耀眼。身后更是有一尊金刚怒目法相随他冲击而来。

  他嘴中怒喝出声:“坤老魔,还我三位弟子命来!”

  那沙哑笑声再度响起:“莽夫秃驴,我才不跟你玩。”

  言毕,法阵突然消失,那个黑洞也渐渐闭合。

  玄然,陆真人,婌然三人面色凝重,他们看的清楚,刚刚黑衣人一共二十一人,其中两个合道负责开启黑洞,另外那位坤老魔负责法阵。

  也就是说,禁区进入了十八个魔宗弟子!

  一旦让魔宗弟子得到那件兵器,那对于整个人界来说,都是一个噩耗。

  陆真人道:“我会联系铸流,告知此事的。既是我山门流落出去的宝物,后人再不济,也不能让它落到魔宗这种不三不四的人手中。”

  之前那位抛出尺规的老儒生以平静的嗓音道:“此番魔宗显然是有备而来,对于我十宗动向可谓了如指掌。看样子魔宗对我们的渗透程度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

  “既然发生了这等事,我建议,交由在这里的十宗宗主去明心阁议事,以决定接下来的对策。”

  老儒生说着,挥出一栋迷你状的阁楼,那阁楼迎风就长,在众人上空成了一座风格出尘的明心阁。

  这番话一出,获得了大多数人的赞同。毕竟魔宗伸的手再长,也不太可能让一宗之主背叛。

  那不同意的极少数人却都是有名的急性子,他们要求立刻通知禁区内部弟子,务必阻杀魔宗中人。

  十位宗主都当场认可了这件事,然后一起进入了老儒生释放出的明心阁中。

  其他长老或是三五成群在一起议事,商讨着解决之法。或是掏出传音螺之类的物件,向禁区内弟子传音。唯独不被允许离开。

  很快,一个坏消息就出现了:无论是哪种传音方式,尽皆失效。

  众长老大惊,要知道禁区也不是第一次开启,以前从未有过这般情况。

  这个消息很快被传入明心阁中,阁中就坐的十人闻言,都没有什么反应。

  明心阁中,只有一个大厅。里面摆着一张长桌。

  最北端椅子上,坐着玄然真人。最南端是那位老儒生。

  另外八人相对而坐,陆真人对面正是那位以金刚法相冲击魔阵的中年僧人。

  老儒生叹道:“这次魔宗准备充足,看来是志在必得了。”

  一个头戴莲花冠,一身黄色道衣的老道说道:“他们哪来的自信?锟铻剑失落于此已经五百年,我们以前试了各种手段,也都是信心满满,不还是铩羽而归?”

  “说不准啊,魔宗的人根本连锟铻剑的样子都见不着,更别说带出来了。”老道士笑道。

  老儒生不以为然:“当代魔宗宗主雄才伟略,从不打无准备之仗,之前几次交手,从未吃过半点亏。我不认为他们这次只是去试试。”

  老道士还想说什么,却被玄然目视制止,只听玄然开口:“现在联系不上禁区中的弟子,他们根本不知道魔宗弟子的存在。弟子们的安危,受到很大威胁才是最重要的。”

  一个中年儒雅书生呛到:

  “我说玄然,这种时候没有必要这么虚伪吧?还什么担心弟子安危,虚伪至极。你这种不顾师恩改换门庭的人,何必惺惺作态?”

  玄然脸色一黑:

  “至纯先生,现在不是翻旧账的时候。这些年你见面就说一次,何必呢?现在我们谈的事情事关人界安危,你好歹也是修儒家功法的,能否有点涵养?”

  两人互掐,其他人乐得看戏。

  老儒生见越聊越跑题,用尺规敲了敲敲了敲桌面:“诸位,好歹正经一些。每次聊正事,老是跑偏,我记得以前不这样。”

  陆真人看不下去了,站起身,开口道:

  “现在我们要聊的其实就三件事,一则,如何处理禁区内魔宗弟子,万万不能让他们得到锟铻剑。”

  “二则,无论魔宗弟子能否带回锟铻剑,坤老魔三人都会回来接应,我们应当如何阻止,甚至留下他们三人。”

  “三则,禁区试炼期间找出各宗魔宗内应,魔宗能够透过我们的结界来去自如,并闯入禁区,他们需要为此事负责!”

  众人点头认可,都开始出谋划策。

  “要处理第一件事,必须与禁区内部取得联系。我刚刚已经用窥阵之眼查探过了,各宗联络之所以断绝,只因为禁区边沿被笼罩了一股魔气,这股魔气起到了隔绝作用。”

  一位身穿紫色道衣的妙龄少女用银铃般的嗓音道:“如果能够打破魔气的屏蔽,那么我们就可以联系到诸弟子。”

  众人老早就注意到这位少女了,不是驻颜有术,是真的只有二三十岁。

  “阿弥陀佛,想必这位便是阵宗少宗主吧,面对这么多老家伙,毫不怯场,真是后生可谓。”

  一位身穿白色僧衣,面容和善的中年和尚一声佛唱,说到。

  “家父有事无法亲自过来,小女只能代替他过来了。若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各位前辈海涵才是。”

  少女大大方方说道,又引得几位老家伙频频点头。

  一位灰白色道衣,背着剑的中年剑客心直口快道:“禁区无法从外围攻破,只能从里面破坏魔气层。这又需要联系弟子去做,说了与没说也无两样。”

  紫衣少女涵养极好,只是微笑,没有再说什么。

  阵宗与蜀山剑宗的关系一向不好。

  “我蜀山剑宗不会什么乱七八糟的手段,就只会砍人。所以,到最后坤老魔来接人的时候,我会负责出剑将他留下的。”中年剑客如是说道。

  “不行,坤老魔必须由我来杀!”密宗和尚不乐意了。

  “围杀坤老魔一事,自是少不了二位出手。”老儒生出来打圆场:“不如这样,就由二位,以及陆真人。你们三宗一起出手便是。”

  陆真人自无不可,微微颔首应下。

  锟铻山,蜀山剑宗都是剑修宗派,杀力自是不凡。

  密宗金刚不坏功是除出了名的难缠。

  这三宗出马杀人,最合适不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