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原神:提瓦特的璃月人 > 第270章 被算计的若陀

第270章 被算计的若陀


脚步踏过湿漉漉的草地,打湿了少年的衣摆。
他自顾自的往前走去,似乎还在自言自语:
“明明帝君大人已经死了,为什么你还能存在呢?”
有声音回应道:「早就说了,我不过是摩拉克斯的一缕神识,独自存在于你的心海当中,帮你保存那股力量。摩拉克斯死了关我一缕化身什么事。」
石岚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既然帝君大人的化身,也就是你都能存在我的身体中,我想……那家伙也可以吧……”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想法,虽然这家伙脑子不好,可它毕竟不是什么老实的家伙。」
“没办法了,我能感觉到,璃月此番的灾难前所未有。古老的力量在蠢蠢欲动,仅一夜过去,孤云阁那边传来的气息就越发危险,没有足够的力量,我心不稳…”
「你是担心,奥赛尔?」
“还有愚人众。”石岚望着远方的山,帝君的七天神像仍旧悬浮在那里。
但石岚知道,他现在只是一尊神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庇护一方了。
短短数日,一切都变了,但一切好像又没变……
「出重兵把手孤云阁……」
“该来的总会来,防得住一时,防不住一世。与其日夜揪心这颗雷会什么时候爆炸,不如做足了准备,直接毁了它……”
「但你有信心能压得住若陀么?若反它他夺去了身体……」
“不是还有您么,帝君大人……”
那与少年对话的声音沉默下去,良久,只发出一声叹息。
「真是的……一点都不让人省心啊……」
南天门,花草茂密,年兽繁多,其中更以一颗参天大树最为醒目。
粗壮的根茎不知扎入土中多深,树干上流淌着结晶化的树脂,如琥珀般剔透,最顶上一根枝丫延伸出去,似乎已经完全结晶化,如同巨兽的抓趾一般指向遥远的海。
树下,一位娇小可爱的小女孩坐在草地上,身背后靠着这颗大树,唱着莫名的歌谣。
“天外天,地中地,何人不识天地?”
“敌似敌,友亦友,谁人不分敌友?呵……”
“好!!噫~!”
哪来的叫好?
忽然传来的喝彩声让小女孩懵逼了一会,看清来人,继而勃然大怒:“竖子!你把吾当成什么了!!”
连一刻都没为帝君的逝去而哀悼,立刻赶到南天门的是——
石岚放下拍巴掌的手,拱手笑道:“别生气若陀大人,我给您带来了个好消息。”
说恭喜发财应该更适合石岚现在的表情动作。
若陀龙王化身的小女孩怒视石岚,因为它除了这样也无可奈何。
封印在身,又想到石岚的特殊性,思量再三,若陀还是忍住了动手的想法。
万一这小子又掏树皮抽我怎么办?
若陀龙王鼻孔出气,看都懒得看石岚一眼,只是冷冷的道:“滚。”
石岚:“……”
谁教你这么骂人的?
“咱俩这么熟了,别这样嘛……”石岚笑着套近乎。
若陀瞪大眼睛,被石岚气的不轻。
谁跟你熟了?我尾巴都凉了你看不到吗?
“不说别的,开门见山的跟你说吧。”石岚瞬间换上了一副沉重的表情:“帝君死了。”
“吾视你为眼中钉……呃?你说什么?”若陀龙王愣住,聱牙佶屈的文言都忘了说,“哪个帝君?”
我今儿起猛了?摩拉克斯没了?还有这种好事?
石岚坐在树下,长叹一口气,语气惆怅:“当然是岩王帝君摩拉克斯啊,还能是哪个帝君……”
“呵呵呵……”若陀龙王冷笑不断,:“你小子,想来偷龙鳞就直说,何必编这种谎言来骗吾?”
石岚叹息:“还能有假,这种事我用的着骗您?不然我千里迢迢赶过来就为了跟您开玩笑?我脑子又不是石头做的……”
若陀龙王将信将疑的望着石岚,眉头深深的皱起,紧盯着石岚的表情,想要看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何时之事?”若陀问。
“昨日午间,岩王帝君坠于请仙仪典,世人有目共睹。”
“死因为何?”
“自然而死。”
“胡说八道!”若陀龙王勃然大怒,立眉瞪眼,“摩拉克斯寿命悠久,千年万年对他来说不过是眨眼一瞬,何来自然而死之理?你莫不是消遣吾!”
“不然呢?被人所害?”石岚摇头叹息,意味深长的看了若陀一眼:“这世间神魔除了您若陀龙王,还有谁能与岩王帝君较量几分?甚至杀死?”
“哦↑?”
不知怎么,若陀听到石岚这句话顿时心情舒畅了起来,有种莫名的骄傲。
除了我若陀,尘世间还有谁人能与摩拉克斯一战?
哼,这小子头一回说话这么好听。
“哼,算你有点眼力。”若陀哼哼着坐下,“可空口无凭,吾为何就能相信你?”
“大人一见便知。”石岚仍出一块石头,“这是玉京台处的一颗顽石,大人应该知道怎么用吧?”

若陀看着那块石头,又看了看石岚,随即默不作声的把手伸向了那颗石头。
一瞬间,石中的记忆便涌进了脑海。
“哼,虚伪的人类……供奉着虚伪的神明……”
当它从石中亲眼目睹那尊让自己恨之入骨的巨龙从天坠落之后,还是忍不住浑身颤抖了起来。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它低着头,狂笑出声。
“好……好啊……他真的死了……真死了!!!”
“大人看起来心情很是愉悦。”
“为何不悦!?”若陀猛回头:“摩拉克斯死了吾当然愉悦,怎么,难不成要吾声泪俱下?”
“摩拉克斯将吾封印在此千年,这些年,吾无时无刻不想将他踩在脚下肆意蹂躏,他如今死了,正和吾意!”
“可我要是您的话,就并不会感到开心。”石岚摇头。
若陀诧异。
“若陀大人将帝君视为死敌,若出世第一个便要找帝君报仇,可如今,帝君死了,若陀大人,您这仇,找谁报呢?”
若陀嘴角的笑僵住了,似乎在思考石岚所说的话。
“这……”
对啊,摩拉克斯死了,我找谁报仇??
我这千年阴暗,囚于此地,唯有找摩拉克斯复仇一事成为了他渴望逃出牢笼的支柱,但眼下自己还没出来,仇人倒是先走一步…貌似,有点憋屈啊…
“这…”
它慢吞吞的站了起来,望着石岚,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看着远方的石碑,一瞬间陷入了无尽的迷茫。
“对啊……他死了…可……可他怎么能死了?他怎么能死于吾之前?摩拉克斯……你真的好狠啊…吾,吾这满腔怒火……吾这千年的恨…该朝谁发泄……”
这一瞬间,百般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巨大的伏龙树也随之摇晃起来。
落叶飘散,如若陀迷茫的思绪,随风飘荡,找不到方向,纷飞着落向无根之处。
石岚站起身来道:“若陀大人,您知道璃月港么?”
石岚的声音让若陀混乱的思绪稍微清醒了着。
“你刚刚说了……璃月是吧?”
提起璃月,若陀更是火大。
昔年,贪婪的人为了更多的财富,竟敢向自己的地脉挥动铁锄,自己一再退避,可那人类却得寸进尺,变本加厉。
蝼蚁岂敢犯龙王之威?
自己只不过是想给那些人类一些教训,可那摩拉克斯竟敢挡在自己面前,把枪尖对向了自己。
“若陀,你若再向前踏过一步…就别怪,我不念情面了…”
并肩作战的老友发出冰冷刺耳的威胁,让它感觉到自己遭到了背叛,那一刻,若陀终于陷入了疯魔。
“呵呵呵呵呵……”若陀放声大笑,“吾如何不知!摩拉克斯不惜与吾反目也要维护的蝼蚁们!实吾心头又一大恨!!”
石岚眯着眼睛:“恨到何地?”
“恨之入骨!!卑劣!贪婪!虚伪!吾恨不得推倒山峦压垮他们!吾恨不得掀翻地方将他们深埋地下!”若陀咆哮不断,小拳拳猛捶着树干,庞大的伏龙树被它捶的哗啦哗啦的摇。
石岚看着可爱的小萝莉搁这哇哇大叫,有些尴尬的扣扣耳朵,挪开了视线不忍直视。
这…明明是让人唏嘘的境遇,怎么越看越憋不住笑啊……
“哦?对啊。”一拳打在了树干上,若陀忽然停下了动作,恍然大悟的道:“摩拉克斯死了,我可以去摧毁璃月啊……”
“呃……嗯?”石岚微微一愣,问向心中的帝君化身:“帝君大人,它这脑子不是挺好用的么?”
金色的小龙翻了个白眼:「你这种低级的激将它都能上套,这也能叫脑子好?」
“别这么说,这可是我想了一宿才想出来的……”
「行了,火候到了,快说词!」
“先说好,它要是真同意了,帝君大人您……”
心海中一只金色小龙威武的叉着腰:“它这状态进来我还不是随便拿捏?”
“帝君威武!”
“你在说什么?”若陀阴森森的看着石岚。
“没什么没什么……”石岚摇摇头,随即长吁短叹道:“我只是为大人感到高兴罢了……”
若陀的眸中阴晴不定:“高兴?”
“大人不知道的是……璃月,也快要完了…”
说完这话,石岚就偷偷看着若陀的表情变化。
能不能忽悠的住他就看这一下了……
果然,若陀没让他失望。
只见若陀刚才还有些愉悦的表情忽地一僵,眉头便皱成了一团,周围的空气瞬间就冷了下来:“此话怎讲?”
石岚整理了一下思绪,惋惜的道:“有古老的魔神即将出世,不久之后,璃月将会被万丈波澜所吞噬,到那时,繁荣千年之久的璃月将会彻底沉入海底……”
若陀沉默。
石岚微微一笑:“有人提前替大人出手,难道不应该为大人感到高兴么?”
若陀思考了一会,反问道:“吾没记错的话,你本是璃月之人……国家存亡之际,不留在璃月,反至吾处,为吾高兴?”

“呵……呵哈哈哈哈哈……”
石岚忽然笑了起来,笑的让若陀有点摸不到头脑。
“竖子!为何发笑?”
不知笑了有多久,石岚扶着树干,一幅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猛的抬头,眸中满是绝望,表情更是一副形似走肉般的灰哀。
若陀意外的看着石岚的变化。
“帝君死了,璃月被毁。远古的魔神即将复苏,我一介凡人,草芥一般,又能有何作为,开心?不过是死到临头的自娱自乐罢了……”
说着,他便坐了下来,从虚带中摸出了一壶酒,仰头就喝。
(其实是树莓饮料)
颓废+1…颓废+1…颓废+1……
「好小子,演的不错!」帝君化身偷笑。
若陀定定的看着石岚。
在它眼里,石岚现在是一个国破家亡之前的绝望之人,要问为什么来到这里,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吧……
不过,若陀可没心思去管石岚现在有多颓废。它脑子里现在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璃月怎么办……
摩拉克斯死了,它想找摩拉克斯复仇的计划也就泡汤了,龙生瞬间就没了目标。好不容易想到璃月城还在,刚有点干劲,这会又听说璃月城也快完蛋了。
这还得了?
谁这么胆大?我若陀想毁的东西能让你给毁了?你毁了我上哪报仇去?
这要是真发生了,自己得憋屈死。
不行,得想想办法,先把璃月保下来再说。
“竖子!这般模样成何体统!”若陀伸手就提着石岚的衣领把他给拽了起来
可当若陀的手一触碰到石岚的时候,它就怔住了。
石岚被它这个反应搞得一慌。
心中问道:“难道它发现你了?”
「不能,我隐藏的很好,别人我说不定,若陀这个笨蛋绝对发现不了。」
石岚:“……”
“你这个帝君化身……可真不像帝君化身啊……”
「当年帝君尘世闲游,每一个化身的性格都不一样,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俩人正说着话,若陀一手抓住了石岚的手:“你是元素结晶创生之物?”
石岚也懵逼了:“我是元素结晶创生之物?”
不是演的,他这是真懵逼。
不是说我是祈愿之力诞生的吗?怎么这会又是元素结晶创生了?作者吃书了?
帝君化身道:「是元素结晶创生,但也不全是。你以为什么是石头都能接受祈愿之力的啊,那庙里的神像一个个的早就飞升了…那还轮得到你?」
石岚:“……”
「但你并不是像若陀那样是纯元素结晶,不然你使用七元素也不会这么麻烦。冷静点,看它接着怎么说。」
只见若陀像是发现了什么珍宝一样,抓住石岚的手细细的探查了一番,喜上眉梢。
这应该是他几千年来头一回这么高兴。
“好好好,吾早该察觉的。只是没想到你吾本是同源,既然如此,那便好办了。”
石岚疑惑:“怎么个好办?”
若陀笑了起来,然后又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得意忘形了,这有损龙王的威严。
于是它松开了石岚的手,转过身去负手而立,一副神秘高人的模样:“咳咳……竖子,想不想救璃月?”
石岚一愣,想也不想的点头:“想!太想了!”
“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就把身体借吾一用。吾代替你去拯救璃月……”他侧过脸,嘴角勾起一抹笑:“如何?”
帝君化身笑出了声:「你看吧,这就自投罗网了,就说他笨。」
石岚没搭理他,迫切问向若陀:“那我该怎么做?”
若陀摇了摇头:“什么都不用做,让吾来就好。”
还没等石岚答应,只感觉一阵清风吹过,若陀的身形就化作点点光华消失不见。
“不要抗拒吾的力量,慢慢的将吾引导入你的心海。放心,吾虽恨你,但吾言而有信,救璃月一事,绝不食言。”
那光芒环绕着石岚,缓缓的将他包裹住,随后一股温暖的能量涌入了他的身体内。
这股力量极其庞大,但也不是不能容忍,其中更多的是若陀本身的古老气息,那种可怕的威压让他神魂颤抖。
紧接着,他只感觉自己头脑发飘,像是飞起来了一样,完全感受不到自身的重量,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脑海中传来若陀的赞赏:“吼,不错,居然能承受的住,再坚持一会……马上就好……很快……很快……呵呵呵呵……嗯?什么?”
宽阔的心海,海面上光华流转,渐渐的,汇聚出一头模样极其惊骇恐怖的四足古龙。
古龙立足于海上,望向了四周,小心翼翼的活动起了庞大的身躯。
向前踏步……没有束缚。
挥动巨尾……没有束缚!!
若陀放声大笑。
可以随便活动的身体!可以肆意行走的步伐!虽是在石岚的心海中,但这让它感受到了久违的自由。
多少年了……千年了吧!!
“呵…呵呵哈哈哈哈…吾……嗯?这是何物??”
「为何如此高声喧哗?」金色的龙浮在若陀的身后。
若陀的笑声戛然而止,庞大的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这声音……
熟……太熟了!
这声音它到死都不会忘……
它慢悠悠的转过身躯,眸中看到的身影足以让它两眼一黑。
金色的龙笑着:「呦吼,若陀,呦吼~」
若陀的尾巴都耷拉下来了。
终于明白过来。
自己上了石岚的逆天大当。
还是特么的自投罗网!!!
“石岚!!!你个竖子算计我!!rua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