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万人迷在逃生游戏当npc的日子 > 第31章 第 31 章

第31章 第 31 章


第31章

有意思。

云念轻轻揉着微微刺痛的太阳穴, 浏览着记忆里多出来的零碎画面——

有的画面里,他被困在一个阴暗的地窖里, 潮湿难闻的气味让人难以呼吸, 周围都是一些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小孩子,而幼年版本的自己紧紧地抱着另一个正冷的发抖的小小身体,对方本就昂贵但不保暖的衬衫破了一个大洞, 小云念只好试图用自己的体温让对方暖和起来。

有的画面里,他和醒过来的小男孩互相打气安慰,对方被尘土和血迹沾满的脸看不清楚五官,只是从对方的说话动作, 能确定那应该是个家境不错的小孩子。

有的画面里则还有别人,面容模糊但是语气超级凶狠的中年人时不时对着两个孩子发火, 那个曾经被小云念抱在怀里的小朋友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小云念冲过去把自己挡在对方面前

接下来几个片段也都大都是这样,整个画面阴沉致郁,让人喘不上气来, 不想再看第二遍。

直到最后一个记忆片段出现, 那是天色破晓之时, 不知怎么逃出来的小云念和小男孩在林间狂奔,远远的身后,有打着手电筒追过来的人贩子,情急之下的小云念不小心踩中石块摔倒扭伤了脚, 怎么也跑不动了。

一直牵着小云念手的小男孩不再执着于拉着小云念跑,明明比小云念看起来还要瘦弱一点,但是却义无反顾地把疼的直冒汗的小云念藏进了灌木丛里, 自己头也不回地向另一个方向跑……

结局是最后云念被路过的老婆婆见到, 报警后被家人找了回去, 而引来追兵的小男孩却再也没有了踪影

云念一遍遍浏览着这些记忆,随着他每看一遍,疼痛就更深一步侵蚀着他,从轻微钝痛,到最后尖锐如同锥子在用力地凿他的脑子。

很快云念的衬衫就被自己的冷汗浸透,发丝一缕缕贴在满是汗的脸颊上。

尽管很疼,但是云念还是没忍住笑了笑,潋滟的眼眸中是发现有趣事物的开心。

编造的记忆再真实,也会因为是假的而存在漏洞。

身为游走在各个副本的高级npc,云念总是会领先一步玩家进入游戏,为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他需要时间去了解设定和融入副本,这样才不会被玩家发现端倪。

身为副本boss,他玩家不同,他是可以完全获取自己扮演的角色的经历的,而不像玩家只有一些文字描述,因此他清楚的知道云念绝对没有过童年被人贩子绑架的遭遇,那么这一段记忆就变得可疑了起来。

特别是当他知道了自己在玩家眼里是好感度达到100就可以通关副本的攻略对象。

云念早就知道玩家可以使用积分在系统空间兑换许多特殊道具,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把道具使用在他身上,就还挺神奇的。

云念想。

有什么会比互相拯救,为你牺牲更加打动人心的呢。

应该没有了。

只是云念还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个记忆片段里,一个明示对方身份的镜头都没有,还是说是他没有注意到

云念决心不怕疼的再看一遍,房门却正好被敲响了,有人来,他也就先把这事情放到了一边,反正这个答案对他的意义并不大,再看一遍也只是想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罢了。

闻野经过一晚上的深思熟虑,终于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虽然不想马上通关离开这个副本,但是消极游戏的后果是他承担不起的。

他听说攻略副本都是单人本,而亲情线走得慢,尽管不能一直陪在云念身边,但是一段足够长的相处时间,他也应该感到知足了。

“小叔,你起来了吗?今天早上有个检查要做。”云念想说话让他进来,一开口却听见了自己低哑微弱的不像话的声音。

刚才反反复复的疼痛还是给他造成了影响。

闻野以为云念还在睡觉,轻手轻脚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只见屋内的云念仰躺在雪白的床单上,薄薄的毯子一大半掉在地上,云念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躺在那里,神情恍惚眼神也一直没能聚焦,一身象牙白的肌肤上明显透着湿意,而他身上唯一的色彩——是他自己咬的渗出了鲜血的殷红唇瓣。

闻野见到这个画面的一瞬间,喉头一紧,下意识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然后马上上前去观察云念的身体情况。

他把云念紧紧攥在手里的床单扯出来,颤抖着手去触碰云念的脸颊。

动作间,云念有些涣散的眼神重新聚焦,很轻很轻地笑了:“小野,早上好。”

过了好一会儿,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过了好一会儿的闻野这才开口说道:“我早上不好。”

他仍然心有余悸:“小叔,你和我说说真话,你的身体是不是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瞒着我。”

云念按住他贴在自己脸颊上的手,十分认真地说道:“真话就是,我是真的没有瞒着你。”

“那为什么你刚才——”看起来像死了一样。

意识到马上要触及到那个可怕的字眼,闻野把后面的半句话咽了下去。

闻野反过来按住他的手,两只同样冰冷地手握在一起,感受着手下依旧在跳动的脉搏,闻野咬着艰难道:“小叔,我打算休学一年陪你。”

云念用力地捏了一下他的手,虽然这点力道对于闻野来说,简直算得上抚摸。

“别开玩笑,你都高三了,休什么学。”

闻野深吸一口气,试图说服云念:“我不放心小叔,我在学校满脑子想的都是小叔,什么都学不进,不如在这里安心照顾小叔一段时间。”

云念拗不过他,重要作罢,但是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个月的课总要上完吧,我看过你们高三的学习计划,这个月月底正好一轮复习结束。”

闻野根本没注意过也不清楚什么一轮复习二轮复习的,或者说他听过,但是没听懂。

但他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这个月已经过半了,他再忍两周就能结束了,所以什么条件他都能接受。

见他这么配合,云念放心的点点头:“还有一点,休学的时候会给你请家教,每天必须得空出几个小时上课。”

闻野还是有点不想,但是知道这已经是云念最大的让步了。

自认为解决了心头一件大事,闻野今天去上学难得没有黑着一张脸,老师还以为他的叛逆期终于要过去了,曾经的三好学生要回来了。

然后他就知道自己的猜测全是错的,被教导主任通知闻野提了休学申请,他才意识道那小子哪里是改邪归正的笑容,那是即将解脱的猖狂啊。

云念休息了好长一段时间,如今身体明显好了起来,就不能再和之前一样什么都交给别人不管。

尽管他看着是个不食烟火的富家公子,但实际上云念在没出车祸之前需要负责的工作可不少。

大部分都是日后要交给闻野的产业,是他大哥去世后由他暂时代为打理的,虽然不少人都以为云念是继承了父兄的集团,但是云念却一直只拿着父亲当初分给他的一部分,关于他的哥哥,也就是闻野的爸爸留下来的资产,他一直好好守着想等闻野成年由能力接手后一并交给他。

秘书先生把最紧急的一部分工作先拿了过来,云念一面看一边和他打听公司里的事,知道了公司并没有出什么大问题后他也放下心来。

不过随后他被秘书的话勾起兴趣来。

“你是说一开始有竞争对手想趁火打劫,我们还没动手回击就以及被别的人代劳了?”

秘书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明明没有视力问题,但是他还是乐意戴着一副平光镜假装自己深度近视,这样遇见不喜欢不想交际的时候,就能摘下眼镜假装看不到人了。

“是这样的没错,对方可能是想后续和我们有合作。”

秘书先生没说的是,当他费尽心思联系上对方的时候,那人在电话里很平静的告诉他,帮忙是因为很欣赏他们云总,有机会想要认识一下。

呵呵,又来一个想要泡他老板的凡人。

“那明后天有空的话,尽早帮我约对方见一面吧。”云念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明后天需要处理的文件应该没有今天多吧。”

秘书先生摘下眼睛,挂起营业微笑:“啊?云总您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云念:“。。。。。。”

好的,会很忙,了解了。

不得不说身为q大优秀毕业生,云念还是非常能干的,找回了之前工作的状态,今天的文件也差不多处理好了。

“明天的文件也拿过来吧,今天全部解决,我们约一下明天和对方见面谈谈。”

第二天,云念在医生不赞同的眼神里,和秘书先生出了门。

司机把车径直开去了一家高端会所,云念以前也常在这里谈生意,所以对这里十分熟悉,只是今天这回来,居然有些不太认识了。

“风尚换老板了吗?”

云念由保镖推着轮椅,穿过会所大堂向包厢走去,一路上却看见不少衣着贴身,长相漂亮的年轻男女。

新来的服务员举止轻浮,明显和风尚以往端庄文雅的风格不太一样。

秘书先生看见在他们面前大大咧咧走过,还搂着一个性感服务员调笑的西装男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他是知道他们老板性格的,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场合,心里把会所新老板骂了一顿,好好的正经谈生意的地方给改成这样打擦边,真是目光短浅。

“老板,要不要临时改一下见面地点。”

云念摇摇头,冷着脸道:“临时改地点不礼貌,今天先这样吧。”

他们来到约定好的包厢前,秘书敲了敲门,一位和秘书先生打扮差不多的男人过来开门,将他们领了进去。

看见包厢里的人时,云念和对方俱是一愣。是说一开始有竞争对手想趁火打劫,我们还没动手回击就以及被别的人代劳了?”

秘书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明明没有视力问题,但是他还是乐意戴着一副平光镜假装自己深度近视,这样遇见不喜欢不想交际的时候,就能摘下眼镜假装看不到人了。

“是这样的没错,对方可能是想后续和我们有合作。”

秘书先生没说的是,当他费尽心思联系上对方的时候,那人在电话里很平静的告诉他,帮忙是因为很欣赏他们云总,有机会想要认识一下。

呵呵,又来一个想要泡他老板的凡人。

“那明后天有空的话,尽早帮我约对方见一面吧。”云念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明后天需要处理的文件应该没有今天多吧。”

秘书先生摘下眼睛,挂起营业微笑:“啊?云总您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云念:“。。。。。。”

好的,会很忙,了解了。

不得不说身为q大优秀毕业生,云念还是非常能干的,找回了之前工作的状态,今天的文件也差不多处理好了。

“明天的文件也拿过来吧,今天全部解决,我们约一下明天和对方见面谈谈。”

第二天,云念在医生不赞同的眼神里,和秘书先生出了门。

司机把车径直开去了一家高端会所,云念以前也常在这里谈生意,所以对这里十分熟悉,只是今天这回来,居然有些不太认识了。

“风尚换老板了吗?”

云念由保镖推着轮椅,穿过会所大堂向包厢走去,一路上却看见不少衣着贴身,长相漂亮的年轻男女。

新来的服务员举止轻浮,明显和风尚以往端庄文雅的风格不太一样。

秘书先生看见在他们面前大大咧咧走过,还搂着一个性感服务员调笑的西装男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他是知道他们老板性格的,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场合,心里把会所新老板骂了一顿,好好的正经谈生意的地方给改成这样打擦边,真是目光短浅。

“老板,要不要临时改一下见面地点。”

云念摇摇头,冷着脸道:“临时改地点不礼貌,今天先这样吧。”

他们来到约定好的包厢前,秘书敲了敲门,一位和秘书先生打扮差不多的男人过来开门,将他们领了进去。

看见包厢里的人时,云念和对方俱是一愣。是说一开始有竞争对手想趁火打劫,我们还没动手回击就以及被别的人代劳了?”

秘书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明明没有视力问题,但是他还是乐意戴着一副平光镜假装自己深度近视,这样遇见不喜欢不想交际的时候,就能摘下眼镜假装看不到人了。

“是这样的没错,对方可能是想后续和我们有合作。”

秘书先生没说的是,当他费尽心思联系上对方的时候,那人在电话里很平静的告诉他,帮忙是因为很欣赏他们云总,有机会想要认识一下。

呵呵,又来一个想要泡他老板的凡人。

“那明后天有空的话,尽早帮我约对方见一面吧。”云念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明后天需要处理的文件应该没有今天多吧。”

秘书先生摘下眼睛,挂起营业微笑:“啊?云总您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云念:“。。。。。。”

好的,会很忙,了解了。

不得不说身为q大优秀毕业生,云念还是非常能干的,找回了之前工作的状态,今天的文件也差不多处理好了。

“明天的文件也拿过来吧,今天全部解决,我们约一下明天和对方见面谈谈。”

第二天,云念在医生不赞同的眼神里,和秘书先生出了门。

司机把车径直开去了一家高端会所,云念以前也常在这里谈生意,所以对这里十分熟悉,只是今天这回来,居然有些不太认识了。

“风尚换老板了吗?”

云念由保镖推着轮椅,穿过会所大堂向包厢走去,一路上却看见不少衣着贴身,长相漂亮的年轻男女。

新来的服务员举止轻浮,明显和风尚以往端庄文雅的风格不太一样。

秘书先生看见在他们面前大大咧咧走过,还搂着一个性感服务员调笑的西装男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他是知道他们老板性格的,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场合,心里把会所新老板骂了一顿,好好的正经谈生意的地方给改成这样打擦边,真是目光短浅。

“老板,要不要临时改一下见面地点。”

云念摇摇头,冷着脸道:“临时改地点不礼貌,今天先这样吧。”

他们来到约定好的包厢前,秘书敲了敲门,一位和秘书先生打扮差不多的男人过来开门,将他们领了进去。

看见包厢里的人时,云念和对方俱是一愣。是说一开始有竞争对手想趁火打劫,我们还没动手回击就以及被别的人代劳了?”

秘书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明明没有视力问题,但是他还是乐意戴着一副平光镜假装自己深度近视,这样遇见不喜欢不想交际的时候,就能摘下眼镜假装看不到人了。

“是这样的没错,对方可能是想后续和我们有合作。”

秘书先生没说的是,当他费尽心思联系上对方的时候,那人在电话里很平静的告诉他,帮忙是因为很欣赏他们云总,有机会想要认识一下。

呵呵,又来一个想要泡他老板的凡人。

“那明后天有空的话,尽早帮我约对方见一面吧。”云念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明后天需要处理的文件应该没有今天多吧。”

秘书先生摘下眼睛,挂起营业微笑:“啊?云总您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云念:“。。。。。。”

好的,会很忙,了解了。

不得不说身为q大优秀毕业生,云念还是非常能干的,找回了之前工作的状态,今天的文件也差不多处理好了。

“明天的文件也拿过来吧,今天全部解决,我们约一下明天和对方见面谈谈。”

第二天,云念在医生不赞同的眼神里,和秘书先生出了门。

司机把车径直开去了一家高端会所,云念以前也常在这里谈生意,所以对这里十分熟悉,只是今天这回来,居然有些不太认识了。

“风尚换老板了吗?”

云念由保镖推着轮椅,穿过会所大堂向包厢走去,一路上却看见不少衣着贴身,长相漂亮的年轻男女。

新来的服务员举止轻浮,明显和风尚以往端庄文雅的风格不太一样。

秘书先生看见在他们面前大大咧咧走过,还搂着一个性感服务员调笑的西装男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他是知道他们老板性格的,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场合,心里把会所新老板骂了一顿,好好的正经谈生意的地方给改成这样打擦边,真是目光短浅。

“老板,要不要临时改一下见面地点。”

云念摇摇头,冷着脸道:“临时改地点不礼貌,今天先这样吧。”

他们来到约定好的包厢前,秘书敲了敲门,一位和秘书先生打扮差不多的男人过来开门,将他们领了进去。

看见包厢里的人时,云念和对方俱是一愣。是说一开始有竞争对手想趁火打劫,我们还没动手回击就以及被别的人代劳了?”

秘书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明明没有视力问题,但是他还是乐意戴着一副平光镜假装自己深度近视,这样遇见不喜欢不想交际的时候,就能摘下眼镜假装看不到人了。

“是这样的没错,对方可能是想后续和我们有合作。”

秘书先生没说的是,当他费尽心思联系上对方的时候,那人在电话里很平静的告诉他,帮忙是因为很欣赏他们云总,有机会想要认识一下。

呵呵,又来一个想要泡他老板的凡人。

“那明后天有空的话,尽早帮我约对方见一面吧。”云念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明后天需要处理的文件应该没有今天多吧。”

秘书先生摘下眼睛,挂起营业微笑:“啊?云总您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云念:“。。。。。。”

好的,会很忙,了解了。

不得不说身为q大优秀毕业生,云念还是非常能干的,找回了之前工作的状态,今天的文件也差不多处理好了。

“明天的文件也拿过来吧,今天全部解决,我们约一下明天和对方见面谈谈。”

第二天,云念在医生不赞同的眼神里,和秘书先生出了门。

司机把车径直开去了一家高端会所,云念以前也常在这里谈生意,所以对这里十分熟悉,只是今天这回来,居然有些不太认识了。

“风尚换老板了吗?”

云念由保镖推着轮椅,穿过会所大堂向包厢走去,一路上却看见不少衣着贴身,长相漂亮的年轻男女。

新来的服务员举止轻浮,明显和风尚以往端庄文雅的风格不太一样。

秘书先生看见在他们面前大大咧咧走过,还搂着一个性感服务员调笑的西装男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他是知道他们老板性格的,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场合,心里把会所新老板骂了一顿,好好的正经谈生意的地方给改成这样打擦边,真是目光短浅。

“老板,要不要临时改一下见面地点。”

云念摇摇头,冷着脸道:“临时改地点不礼貌,今天先这样吧。”

他们来到约定好的包厢前,秘书敲了敲门,一位和秘书先生打扮差不多的男人过来开门,将他们领了进去。

看见包厢里的人时,云念和对方俱是一愣。是说一开始有竞争对手想趁火打劫,我们还没动手回击就以及被别的人代劳了?”

秘书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明明没有视力问题,但是他还是乐意戴着一副平光镜假装自己深度近视,这样遇见不喜欢不想交际的时候,就能摘下眼镜假装看不到人了。

“是这样的没错,对方可能是想后续和我们有合作。”

秘书先生没说的是,当他费尽心思联系上对方的时候,那人在电话里很平静的告诉他,帮忙是因为很欣赏他们云总,有机会想要认识一下。

呵呵,又来一个想要泡他老板的凡人。

“那明后天有空的话,尽早帮我约对方见一面吧。”云念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明后天需要处理的文件应该没有今天多吧。”

秘书先生摘下眼睛,挂起营业微笑:“啊?云总您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云念:“。。。。。。”

好的,会很忙,了解了。

不得不说身为q大优秀毕业生,云念还是非常能干的,找回了之前工作的状态,今天的文件也差不多处理好了。

“明天的文件也拿过来吧,今天全部解决,我们约一下明天和对方见面谈谈。”

第二天,云念在医生不赞同的眼神里,和秘书先生出了门。

司机把车径直开去了一家高端会所,云念以前也常在这里谈生意,所以对这里十分熟悉,只是今天这回来,居然有些不太认识了。

“风尚换老板了吗?”

云念由保镖推着轮椅,穿过会所大堂向包厢走去,一路上却看见不少衣着贴身,长相漂亮的年轻男女。

新来的服务员举止轻浮,明显和风尚以往端庄文雅的风格不太一样。

秘书先生看见在他们面前大大咧咧走过,还搂着一个性感服务员调笑的西装男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他是知道他们老板性格的,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场合,心里把会所新老板骂了一顿,好好的正经谈生意的地方给改成这样打擦边,真是目光短浅。

“老板,要不要临时改一下见面地点。”

云念摇摇头,冷着脸道:“临时改地点不礼貌,今天先这样吧。”

他们来到约定好的包厢前,秘书敲了敲门,一位和秘书先生打扮差不多的男人过来开门,将他们领了进去。

看见包厢里的人时,云念和对方俱是一愣。是说一开始有竞争对手想趁火打劫,我们还没动手回击就以及被别的人代劳了?”

秘书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明明没有视力问题,但是他还是乐意戴着一副平光镜假装自己深度近视,这样遇见不喜欢不想交际的时候,就能摘下眼镜假装看不到人了。

“是这样的没错,对方可能是想后续和我们有合作。”

秘书先生没说的是,当他费尽心思联系上对方的时候,那人在电话里很平静的告诉他,帮忙是因为很欣赏他们云总,有机会想要认识一下。

呵呵,又来一个想要泡他老板的凡人。

“那明后天有空的话,尽早帮我约对方见一面吧。”云念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明后天需要处理的文件应该没有今天多吧。”

秘书先生摘下眼睛,挂起营业微笑:“啊?云总您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云念:“。。。。。。”

好的,会很忙,了解了。

不得不说身为q大优秀毕业生,云念还是非常能干的,找回了之前工作的状态,今天的文件也差不多处理好了。

“明天的文件也拿过来吧,今天全部解决,我们约一下明天和对方见面谈谈。”

第二天,云念在医生不赞同的眼神里,和秘书先生出了门。

司机把车径直开去了一家高端会所,云念以前也常在这里谈生意,所以对这里十分熟悉,只是今天这回来,居然有些不太认识了。

“风尚换老板了吗?”

云念由保镖推着轮椅,穿过会所大堂向包厢走去,一路上却看见不少衣着贴身,长相漂亮的年轻男女。

新来的服务员举止轻浮,明显和风尚以往端庄文雅的风格不太一样。

秘书先生看见在他们面前大大咧咧走过,还搂着一个性感服务员调笑的西装男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他是知道他们老板性格的,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场合,心里把会所新老板骂了一顿,好好的正经谈生意的地方给改成这样打擦边,真是目光短浅。

“老板,要不要临时改一下见面地点。”

云念摇摇头,冷着脸道:“临时改地点不礼貌,今天先这样吧。”

他们来到约定好的包厢前,秘书敲了敲门,一位和秘书先生打扮差不多的男人过来开门,将他们领了进去。

看见包厢里的人时,云念和对方俱是一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