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21章,迷之操作

第21章,迷之操作


  明明能猜到结果,但张宣还是忍不住滋个牙花问:“快30里路呢,大半夜走路下来的?”

  阳永健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他:“生个脚就是用来走路的呀,不走路难道还花冤枉钱啊?你就这么有钱吗?”

  “那你也是蛮辛苦的。”张宣无视她的嘲讽,也无视一边笑疯了的的杜家父女,放好行李,拉开桑塔纳后门弯腰钻了进去。

  还是同往常一样,阳永健因为晕车严重,坐了副驾驶。

  而张宣和杜双伶并排坐后面。

  其实他也是挺晕车的,但毕竟是一大男人,总得要坚强些。

  杜双伶今天穿一件好看的浅粉色毛线外套,一进车里,就很自然的从书包里翻出两片晕车药给他,还有一瓶桔子罐头。

  把晕车药吃掉,拧开桔子罐头闻了闻味桔子味,喝一口,随着汤水从咽喉顺流而下,因晕车综合征而紧凑的心情也陡然放松了下来。

  盖好瓶盖,张宣只是对杜双伶笑了笑,都没有客气地说谢谢,也没去故意问这花了多少钱?

  因为对于已经相处六七年的三人来说,真正的友情,就是互相理解,不费力的默契,水到渠成的互助。

  平平淡淡过生活,一起激情奋进学习,相处中不刻意经营,不努力讨好,说话可以不必要太忌讳,无聊时还斗斗嘴,三人顺其自然的舒服。

  前排驾驶座的杜克栋似乎早就习惯女儿这样了,或者说不习惯也不行了,麻木了。

  也不知道三人的关系是什么时候突飞猛进的?

  如果硬要搬套一个时间,杜克栋觉得:那大概就是三年前吧,中考前夕那段时间。

  或者说中考后算起也可以。

  毕竟在这样一个旧时代,偏远山区的学生想要进150里开外的城市读书、想要进整个邵市最好的一中读书确实很不容易。

  整个县城一共都没多少学生进的去,更何况三个原本要好的人一起考进去了,那身处异地抱团取暖,关系更进一步也就不那么奇怪了。

  车子动了,杜克栋收回了放在女儿和张宣身上的视线,认真开车。

  由于泥土路不太好,坑坑洼洼的稀泥地太多,足足花了快三个小时才赶到邵市。

  过了邵水桥,杜克栋瞟了眼路边一家卖相不错的洋餐厅,把车靠边停下就说:“中午了,我们吃个饭。”

  四人下车,鱼贯往“yummy”西餐厅,也即“娅米”西餐厅行去。

  张宣他们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家西餐厅吃饭了。

  印象中,好像是从高一第二学期报道开始,杜克栋每学期开学都要带三人来吃一次。

  西餐厅老板姓游,叫什么不知道。大概30来岁左右,身材高挑,明媚动人,是一个很容易让男人想入非非的女人。

  张宣好几次都在心里疑惑,杜克栋是不是因为看上人家了?所以每次都来这里吃,每次来了这里都要吃?

  做人不能这样啊!不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啊!艾青阿姨论诱惑不比这老板娘差啊,要那啥有那啥,要啥有啥啊…

  进了餐厅,要个小包间,杜克栋熟练的点了四份牛排,要了几个菜,再要了一瓶红酒。

  看着没有酒驾意识的老杜同志这样喝酒,张宣也是操碎了心。

  真担心杜克栋哪一天会出事,就没有免费的车蹭了,没有免费的大餐吃了。

  好吧,虽然每次西餐都吃不饱,但好歹也是进了高级餐厅的人不是?很知足。

  杜克栋给几人倒好酒,举杯热情满满地说:“来,我们干一杯,祝你们三个今年高考旗开得胜,都考上清华北大。”

  三只货笑着举杯,轻碰了一下:“干杯!”

  这西餐厅的每个菜的分量虽然不多,但味道确实还不奈,四人彼此间太熟悉了,有说有笑,没有一丝局气。

  只是阳永健吃西餐有个特点,貌似有强迫症,吃着吃着就老想用手去拿,不太习惯刀叉反复切割的小家子气。

  这让张宣三人感觉特有趣。

  吃到一半,老板娘进来了,老一套送了一个甜品。这也是人家的迷之操作。

  从第一次开始,老板娘好像就和大家显得多么有缘分似的,要么送点心,要么送菜,甚至还送过红酒,就没有一次落空过。

  真是看不懂,这样还能挣钱吗?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犯罪,秉持着对八卦的负责态度,张宣要做的就是还原事情真相。

  所以坐在门口的他,见老板娘一进来就开始凝神屏气,细细观察来着。

  只是看了一会儿后,他就感到沮丧。

  因为从手势、眼神、面部微表情以及肢体动作来考究,好像两人真的挺正常,这个结果就让人失望啊。

  心里不禁犯嘀咕,是不是这两人隐藏得太好了?

  不过,还没等他失望完,女老板就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忽然抬头对他风情一笑,甚至走的时候,手指不经意间还从他左肩背上蜻蜓点水似地滑过…

  一瞬间,酥酥麻麻的…

  好像一股电流在他身上游过,然后奔向两股之间。

  这!

  什么鬼!

  老男人猛地吸口凉气,惊呆了!

  没有去怀疑真假,也没质疑这是不是错觉。

  虽然指尖接触自己身体很短暂,或许就一秒两秒的样子,甚至时间更短,可真的发生了啊,他很确定。

  自己又不是真的如同表面这么青涩,又不是对什么都不敏感,如今他可是顶着一张嫩皮的老妖怪啊,老板娘你这样做就有点过分了…

  见他在愣神,旁边的杜双伶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异常,于是轻声问:“你怎么了?”

  张宣反应过来说:“哦,没什么,我去上个厕所。”

  跟三人打个招呼,张宣稀里糊涂出了包间。

  只是沿着过道才走十几步,就在旁边的空包厢里瞧见了老板娘,此刻正翘个二郎腿坐着,左手时不时倒腾下打火机,右手夹根女士烟。

  发现张宣在看她,老板娘也侧身对他神秘一笑。

  也许用诡笑更贴切。

  直觉告诉张宣,对方似乎在等自己?

  ps:本书试水推荐位期间,各位大佬帮个忙吧,支持支持下,三月谢谢了啦!

  新书期间,求推荐票,月票,求打赏,收藏,求书评求投资,数据很重要啊…

  对了,试水推期间,跟读很重要,求大家不要存章,请求读到最新章节,拜托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