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24章,要被社死

第24章,要被社死


  ……

  至于另一个妹子,莉莉丝。不说了,这是令张宣非常头疼的存在。一个让他选择刻意忘记、不想提起的存在。

  莉莉丝的本名叫文婷,由于痴迷西方吸血鬼文化,从高一开始就要求大家喊她吸血鬼始祖的名字,莉莉丝。

  莉莉丝最大地特点就是身材修长和坚挺。由于继承了她父亲鲁省人的基因,她的净身高达到173.5,就算穿双平板鞋,也吊打南方一大票男同胞。

  至于“坚挺”是什么意思,那就没必要解释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哦,还是要解释一句:坚挺不是大,大不一定坚挺,二者不能相提并论。但在某一定程度可以相容。

  莉莉丝一见到张宣,就不着痕迹的主动靠过来打招呼:“张宣,好久不见呀,有想我没?”

  上辈子被这个女人折磨得不轻,说实在话,张宣内心是有点怵这个妹子的。

  他很干脆地摇摇头。然后保持以前对待她的习惯,装聋作哑不多说话,立在一边做认真倾听状,随你叽叽喳喳,至多偶尔搭一句,不冷场不尴尬就行。

  和杜双伶紧挨着说谈了许久,米见似乎终于想起了旁边还有张宣这个人。

  于是回头说:“这个寒假你好像瘦了。”

  有阮得志在,被迫连续通宵十多天,能不瘦么?

  “饿的,家里吃不饱穿不好,还得了一场病。”张宣心思一动,如此回答。

  米见吃惊,转身关心问,“你得了什么病,现在好了吗?”

  “病是好了,但免疫力还差点,你要是能请我吃饭就应该彻底恢复了。”他发挥了厚颜无耻精神。

  米见盯着他的眼睛,笑道:“好。”

  张宣仔细打量对方的表情,不似作假,看来同自己想象的一样,新华字典和1000块钱不是她寄给自己的。

  真是奇了怪了,到底谁啊?

  难道是自己潜意识里会自动过滤、本能抗拒、主观忽视的莉莉丝不成?

  如果真是这样,那玩笑就开大了,那还不如不知道是她的好。

  不过不管你是谁,有本事你再给我寄一回啊!

  课本有十多本,张宣抱着就回了教室,准备埋头苦干。

  没办法,笨鸟只能先飞。

  人生里自从认识了阳永健和米见这样的读书妖孽,他承认人与人之间的天赋差距,有时候比跨越物种还大。

  从幼儿园到现在,有阳永健在地方,第一绝对是她的。刚开始还有很多尖子生不服气,但后面都老实了。

  而米见虽然没有这么过分,但她和另一个文科班实验班的希文、魏仁杰,把文科第一第二第三包圆了,分数拉其他人老大一截。

  按魏薇的话来说,文科生中,米见、希文和魏仁杰是一个世界,其他人是另一个世界。

  上午背诵了一些语文知识点,中午米见父母请几人吃饭。

  校外一家小饭店里。

  一桌围了米见一家三口外,还有张宣、杜双伶和阳永健三人,以及和大家玩的不错的陈日升、莉莉丝。

  这人高马大的陈日升,他是阳永健班主任陈雷老师的独生子,也是莉莉丝的终极舔狗。

  女生太多,一说话就没完没了,加之又有两家长在,张宣和陈日升全程都插不了几句话,只能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惺惺相惜的抱团取暖。

  “来,同是天涯沦落人,咱两干一杯。”张宣拿汽水当酒。

  陈日升喝完汽水就表示不满:“喝这个有什么劲,要喝就喝酒。”

  张宣唆使他,“这话你别跟我说啊,去跟请客的人说,跟莉莉丝说去。”

  陈日升秒怂,换个话题开口:“莉莉丝这蠢女人要去留学,把我累惨了。”

  张宣看着他,瞳孔大惊,小声问:“你俩发生关系了?”

  陈日升脸一抽,赶紧看了看其他人,气急败坏说:“别给我招黑啊,她听到了,不得弄死我!这老娘们的手都没让我碰过。”

  接着他又补充说:“莉莉丝打算去留学,我最近在忙着准备材料,累死我了。”

  张宣明知故问:“你们打算去哪?”

  陈日升一副自豪的表情说:“日不落帝国,知道么,大英帝国。”

  “日你个仙人板板!都这年代了,还日不落帝国,看你这幅汉奸样我就想一巴掌乎死你。”

  爱国愤青张宣忍不住爆了粗口,最后还气人地说:“就你这成绩,能不能崇洋媚外还难说呢。”

  陈日升用手摸摸张宣的头,非常气愤道:“你没发烧啊,老子就说了个日不落帝国,你他娘的怎么突然翻脸不认人了,三年的交情你是不打算要了是吧?”

  张宣笑骂:“滚犊子,跟谁老子呢。”

  陈日升忽的叹口气:“不过你还真说对了,莉莉丝申请的是圣安德鲁斯大学,我不一定过得了。”

  张宣问:“她过了?”

  陈日升痛苦说:“差不多,人家有硬关系,我比不了。”

  接着他又自怨自艾说:“我要是过不了,莉莉丝十有八九就便宜外国佬了。”

  张宣挤眉弄眼:“多大点事。不是都说外面世界的男人浪漫吗,人家在外边学些经验,说不得回头就便宜你了。”

  陈日升气晕,咬牙恨恨道:“谁要是敢染指莉莉丝,我就把他剁了,再把莉莉丝剁了,我自杀!”

  张宣拍拍他肩膀以示安慰:“没必要这么极端,过不了找你爹去,你爹那么有本事不是?”

  陈日升一手打开他,瞪眼睛说:“狗日的,你还在记恨我爸当初不收你进实验班是吧?”

  张宣很光棍地点头:“对不起啊,我的心眼不大。”

  一路插科打诨,这顿饭吃的还算热闹。

  最主要的是能白嫖,他就高兴了啊。现在的自己实在是囊中羞涩,打死也不敢这么吃,一分钱恨不能掰开当三分用。

  饭到尾声时,全程没跟张宣说过话的米见坐了过来,跟他喝了一杯茶,盯着眼睛再次关心问:

  “你寒假得了什么病?真的全好了吗?”

  张宣看着她眼睛说:“急性肠炎,好了。”

  ~~~

  新学期正式上课第一天,张宣就起迟了。

  由于在家里被亲舅舅的鼾声摧残了半个月,通宵了半个月,导致作息时间紊乱。

  昨晚按照学校规章制度早睡时,竟然睡不着。

  夜深人静,灵感又突的爆棚,张宣索性打着手电筒在被褥里写了一篇春情洋溢的稿子,干到凌晨两点写了5100字。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写情情爱爱太过头了,身子容易上火,后半夜做梦都在兴奋来着,迷迷糊糊中还把裤子弄脏了,床单也脏了。

  干它娘的咧!

  真是晦气,大冬天的怎么能来这一出呢?

  量怎么还这么足呢?内裤都挡不住。

  整的老夫还要偷偷摸摸洗床单,真是日了狗了。

  一个人坐在床头,等着一群小伙刷牙洗脸完毕,张宣才慢慢吞吞下床,没办法,有味道,浑身不自在,得先洗澡。

  期间有个男生去而复返,急急忙忙回来拿饭卡,走的时候不忘对他喊:“有没有搞错啊,张宣你大早上的要洗澡?快点啊,每个学期第一天,老妖婆都会来查寝的,别被捉了啊。”

  此刻的张宣已经不是半年前的张宣了,不知害怕为何物,气定悠闲地回答道:“怕什么,老妖婆要捉就捉,大不了我给她看,我本钱足着呢。”

  然后就进了洗澡间,门一关,嘴里还哼起了张国荣的巅峰之作“沉默是金”。

  而张宣不知道是,刚才好心提醒他的同学,在门口遇到鬼了,脸色铁青,差点摔了一跤,支支吾吾说:

  “老师,我、我……”

  魏薇面无表情地盯着这位同学足足看了五秒,最后斥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操场集合。”

  ps:说明一下,这两章的人物比较多,梳理一下就是:高中小团体6个人,还有魏薇和陈磊两个老师。

  这些人物都很重要,有的甚至贯穿全本,所以三月就一次性介绍了,毕竟现在是公共章节。

  希望没有把大家看迷糊。要是看迷糊了也是三月的错,笔力不够。

  另外:数据不太好看,这书可能没有下一轮的推荐位置了,郁闷了好几个小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