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62章,糟糕,亲昵被人发现了

第62章,糟糕,亲昵被人发现了


  面对这姑娘步步紧逼的直白心意,这次张宣没说话了,就那样低头望着她,怔怔地望着她。

  四目相对,你看我,我看你,四只眼睛以瞳孔为中心,慢慢地都变成了对方的影子。

  气氛逐渐变得微妙…

  晚风一吹,仿佛变幻了世界,恍恍惚惚两人好似来到了深海之中,周边安静无声,万籁俱寂。

  这刹那,这瞬间,这片刻,对岸的房子似乎不见了,行人不见了,资江不见了,紫薇花也不见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好像全都消失不见了。

  彼时两人的眼里除了对方,再也找不到其他任何东西一样。

  似乎就该这样子的,必须这样子的,两人的头也情不自禁地越靠越近。

  当张宣低头凑过去的时候,身怀少女心的杜双伶本能的想矜持躲避。

  可是下一秒想到姐姐曾经的那句金玉良言:你喜欢的东西,如果没把握,又很抢手,那要么早点放弃,要么早点栓在身边。

  她犹豫了,犹豫过后就是坚定!

  最后不但没有闪躲,反而眼神越来越亮,越来越澄清,越来越期待。

  也不知道杜静伶要是知道她的金玉良言、会鬼使神差的助攻妹妹加速投怀送抱时,会是什么表情?

  不过管她杜静伶会是什么表情呢,两人此刻很美妙。

  真的很美妙!

  进入到一个妙不可言的世界后,杜双伶全身心都在愉悦。

  她以前写日记的时候幻想过和他的初吻会很美。但从来没想过会这般的让自己欢喜,让自己如此心甘情愿的沉沦,这么的让自己无法自拔。

  青红相映…

  纠缠良久…

  呼吸不过来的老男人松开她,一幅担忧的样子说:“唉哟…,怎么办才好,你妈妈要是知道你这样,肯定会打死我的。”

  杜双伶听了只是笑,微微仰头望着他笑,笑着笑着整个脑袋就埋在男人脖子里细微的动来动去撒娇,直到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的脑袋又被某男人翻了出来,然后又被吻住。

  两人接触的瞬间,奇妙的感觉一下就把她再次融化。

  只是这次杜双伶还没来得及品尝这股浓情蜜意,整个人猛地愣住了。

  因为在杜双伶的视角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三个人,米见一家三口人。

  在杜双伶看到米见的时候,从虹桥下来的米见一家三口也刚好瞧见了前方紫薇树下抱着的两人。

  恰好看见了背对着他们的张宣、又低头亲吻杜双伶的那一幕。

  米见原地滞了下,然后对着把眼睛瞪的大大的杜双伶笑了笑。接着就拉着父母原地转身走了,又上了虹桥,离开了。

  杜双伶望着逐渐消失的一家三口,脑袋一片空白,身体有点迟钝。

  亲吻一番,后知后觉的张宣察觉到了她的动静,转身往后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不对,。

  就问她:“怎么了?”

  又瞅了眼虹桥方向,心绪复杂的杜双伶轻轻摇头,想从他怀里出来。

  可是被紧紧拥抱住了,出不来,她怎么挣扎都没用。

  最后无力地刮了某人一眼,认命似的把头搁到他肩膀上,一动不动,闭上眼睛任由他折腾。

  下了虹桥,米见的母亲刘怡,好奇地问:“刚才那女生是双伶?”

  米见安静望着前方的青色石子路,“嗯”了一声。

  刘怡又问:“那男生是谁?感觉背影有些熟悉。”

  米见的父亲米沛,这时笑呵呵地插话打趣:“还能是谁?肯定是她喜欢的人啊,张…。”

  说着,米沛也问女儿,“那个男生叫什么来着?名字我一下卡住了。”

  米见回头看一眼父亲,告诉他:“叫张宣,也是我们班的同学。”

  “哦,原来是他啊,那就不奇怪了,我就说看背面这么熟悉呢。”听到名字,刘怡恍然大悟,然后说:“他们两在一起,郎才女貌,倒是蛮般配的。”

  米沛却不这么想:“两个孩子站一起倒是蛮和谐的,有夫妻相。但你也见过杜双伶的妈妈,似乎不像一个易与之辈。”

  刘怡明白了丈夫的意思,认可这个观点:“家境差距那么大,要是我,我也不会同意的。”

  米沛听得直摇头:“英雄不问出处,现在下结论还太早了些。”

  刘怡侧目,“你就这么看好那个张宣?”

  感受到妻子的目光,米沛笑笑解释:“不是看好,而是一种超乎寻常的直觉。

  说来你也不信。上个月见宝放月假,我在一中校门口见过他,当时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那种感觉怎么说了,气质很独特,气场很凝练,有点潜龙在渊的架势。”

  人很沉稳不假,相貌气质不错是实话,但还潜龙在渊?刘怡笑了,不想再说这个话题了。

  虹桥这边的一家三口在茶余饭后议论两人。

  而虹桥那边的两人却还在缠绵,这个缠绵直到虹桥上再次来人,出现叽叽喳喳的小孩叫声才停止。

  杜双伶面皮子本来就很薄,今天能这么主动,已经耗尽了她过去十八年积攒的所有勇气。

  此刻听到有小孩在虹桥上怪声怪气叫,哪里还受的住?

  洁白的贝齿咬了某男人一小口,才挣扎开来,然后不管不顾,就把脑袋深埋他怀里,羞的不敢见人了。

  张宣厚脸皮的回头瞅了那两个小屁孩一眼,又瞅了小屁孩后面的几个笑呵呵的大人一眼,也是跟着笑了笑,然后抓着怀里人的手,往紫薇公园另一端行去。

  女人脸色发烫,低头像木偶一样任由他牵着走,不吵不闹。

  穿过一片的花海,两人来到了另一端的资江边。

  夕阳慢慢落山,河边的风逐渐大起来了,两人凭栏静了有一会儿后,张宣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

  不由分说,打开帆布包,从里面找出一个红色盒子,在她的注视下缓缓递过去:

  “生日快乐!”

  感受到他的真挚,女人意动地接过,希冀问:“我现在可以看看吗?”

  “它已经是你的了,当然可以。”

  红色盒子里,是一条发光的铂金手链,在头顶晚霞的映照下,光辉闪闪,很好看。

  杜双伶望着它,屏息了片刻,然后发出泉水一样的叮咚声:“是不是花了你很多钱?”

  “我们两个之间还谈这些么?”

  女人没说话,双手攥紧铂金手链深情凝望着他。

  张宣眨巴眼,凑头过去,“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就亲我一下吧。”

  杜双伶瞅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眼波流动,薄薄的嘴唇微微张了张,又闭上了。之前表明心意把勇气用完后,现在有点气泄了。

  见状,老男人走近一步,直接把嘴巴送到了女人唇前,距离不超过5厘米,眨眼示意:你快点,你快点,我也是要面子的啊…

  眉毛弯弯,她的眼睛笑了。故意晾了某人一会儿后,临了临了还是再次微微张嘴,主动映上去,两人对撞了个瓷实。

  几分钟后…

  张宣问:“手链喜欢吗?”

  “嗯,喜欢。”

  “我给你戴上吧。”

  “好。”女人适时伸出右手。

  花了点功夫戴上,张宣见她爱不释手,就笑说:“你不担心它是假的么?”

  杜双伶把衣袖拉下来,把手链遮住,眼睛定定地注视着他,仿佛在说:你送我的,假的也是真的。

  对视一会儿,张宣禁不住打趣道:“你今天怎么脸皮这么厚了?”

  女人再一次破防了,收回视线,又轻轻扑到他怀里,头抵着他胸口,无声无息的一直抿嘴笑。

  张宣伸手慢慢抚摸着她的青丝,低声附耳说:“呢,你又占我便宜?”

  女人不为所动。

  张宣说,“听到我肚子叫了没。”

  “听到了。”

  “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饿了。”

  “饿了该干嘛?”

  女人双手环抱住他,依然不为所动。

  老男人很无奈,只得使出杀手锏:“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吃你口水了啊。”

  “德行~”但仍是不为所动。

  行啊,你这样对我,老男人也懒得再搭话了,直接下嘴。

  女人这次有动静了,迅速退一步,抬头笑意吟吟地说:“我们去吃饭吧。”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