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乡野小神医 > 第二十六章 肖梅的秘密

第二十六章 肖梅的秘密


第二十六章 肖梅的秘密

“啊!”肖梅就要摔下溪沟里面,张振东眼疾手快,一把扶住肖梅。

把肖梅扶住了,张振东的双手却不偏不倚地放在肖梅的胸口上。

“东子,你真讨厌啊。”肖梅嗔道。

“额,梅姐,俺不是故意的。”张振东说道,“罪过,罪过。”

气氛有点尴尬,张振东和肖梅也没再提这茬儿。

张振东继续帮肖梅拧衣服。

当张振东抓起一条肖梅的贴身小内衣的时候,肖梅一把夺过去,娇嗔道:“东子,这个嫂子自己拧。”

拧干了衣服之后,肖梅说:“东子,嫂子这两天身体不太舒服,你帮嫂子背一下衣服,送嫂子回去吧。”

“好。”乐于助人是张振东秉承的美德,帮少妇做家务,扶寡妇过马路神马的,张振东最爱了。

张振东背着肖梅的衣服,肖梅的家离小溪沟也就是二十分钟的脚程。

一路上,肖梅有说有笑,叽叽喳喳的,嘴里说个不停,张振东是说的少听的多。

“东子,嫂子有个秘密,等回家啦,再告诉你。”肖梅说道。

“啥秘密啊,为啥不能现在说呢。”张振东很是好奇地问道。

“回去了再告诉你。”肖梅说道。

到了肖梅家,张振东和肖梅快把衣服晾好,张振东还惦记着肖梅说的秘密,问道:“嫂子,啥秘密要告诉俺啊?”

“你跟嫂子进屋头来,嫂子再告诉你。”肖梅拉着张振东的手臂就把张振东往屋里拉。

张振东吓了一跳,肖梅这是啥意思呢?

难道她跟马寡妇学,想吃了俺?

张振东有点儿怕这些女人了,胆子真特么的大。

“你这家伙,快跟嫂子进来啊。”肖梅挽着张振东,身躯时不时碰碰张振东。

张振东神魂颠倒一般,跟着肖梅进入卧房。

肖梅的卧房布置得温馨雅致,一股女人的天然清香扑面而来。

张振东惊叹不已,肖梅的房间跟村里其他人比起来,好得不知到哪儿去了。

张振东不由得对肖梅另眼相看。

“梅姐,到底是啥秘密啊?”张振东问道。

“你坐下。”肖梅抓着张振东的肩膀,把张振东往床榻上按下。

张振东一屁股坐在肖梅的床沿。

肖梅仅仅挨着张振东坐下。

闻着肖梅身上的淡淡体香,张振东心神荡漾。

实话说,肖梅比马寡妇更有吸引力多了。

马寡妇除了胸口挂着两个大西瓜之外,没啥可以称道的,加上马寡妇年纪也大了,皮肤还黑黑的,不像肖梅年纪轻轻,皮肤白皙,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很有神韵,肖梅身上的这种味道对张振东这种纯情少男的吸引力是非常强大的。

肖梅是村里出了名的美人儿,就是王二妮、朱小红这种村花级别的小丫头片子跟肖梅比起来,都差了一种岁月沉淀的神韵。

“梅姐……”张振东如坐针毡。

“东子,嫂子给你讲哈……”肖梅的嘴唇靠近张振东的耳畔,轻轻说:“白子强买了个城里姑娘回来,长得那叫一个靓啊,可惜了。”

“啥?白子强买媳妇?”张振东一惊,问道。

“是啊,嫂子也是偶然间晓得的,白子强买了个媳妇,好像是城里人呢,被锁在柴屋的,这姑娘真可怜啊……”肖梅说道。

“哦,是挺可怜的。”张振东淡淡说道,他也没有看到白子强买的媳妇,他对白子强的事儿也并不上心。

“白子强真不是个东西,把姑娘锁起来……”肖梅又补充了一句。

“是啊,姓白的都不是好鸟。”张振东说道。

张振东这话可是另有所指,主要是针对白三父子。

话说白子强的老爹白疯子是白三老爹白赖皮的同胞兄弟,白子强是白三的堂弟。

这两兄弟都是挺混账的。

“东子啊,这女人啊,要是被卖到这鸟不拉屎的小山沟,那可真是一辈子都毁了……”肖梅情绪涌了上来,说道。

“是啊。”张振东附和着说道,被肖梅紧紧挨着,他有些热,有些臊,肖梅穿得单薄,更是让他难以控制某些情愫。

“梅姐,俺先回家啦。”张振东找个借口回去。

“东子,别走。”肖梅突然一把抓住张振东,紧紧地抱着张振东的腰杆。

“梅姐……”张振东有些难为情,也有些惊喜。

难道……

“东子,别走,陪嫂子说说话儿,吃过中午饭了再走,好吗?”肖梅用近乎祈祷的口吻说道。

“好。”张振东点点头。

两人东拉西扯说了会儿话,肖梅就跑去菜园子摘菜去了。

在厨房忙活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色香味俱全的农家菜摆满了八仙桌。

腊肉炒青椒,红烧茄子,凉拌苦瓜,酸豇豆炒肉丁,番茄鸭蛋汤。

“嘶嘶……”

张振东食指大动,口水都流了出来。

除了梦中,张振东是很久没有见到过这么丰盛的菜肴了。

“东子,吃吧。”肖梅给张振东盛了一碗饭,倒了一杯苞谷酒。

张振东吃得风卷残云,满桌子菜没多久就被他吃得精光。

“东子,你胃口真大啊……”肖梅很吃惊地看着张振东。

“主要是梅姐的手艺太好了,俺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张振东说道。

肖梅眼角一热,一是感动,二是同情张振东,她知道张振东是个孤儿,他说的话也不会有假。

张振东平时都是食不果腹,哪里还讲啥口味呢?

“东子,你这嘴呀,可真甜,以后不晓得要欺骗多少小丫头片子。”肖梅嗔道,伸出纤纤玉手戳了一下张振东的额头。

“俺可没有说假,俺是很实诚的人,梅姐的手艺就是棒……”张振东说道。

“好啦好啦,你再夸,嫂子都不好意思啦。”肖梅开心得像一头小鹿。

张振东说:“嫂子本来就很棒啊,厨艺好,长得又漂亮,嫂子这样的女人,窝在俺们村真是委屈了。”

张振东这句话可是说到肖梅的心坎上去了。

肖梅眼圈一红,神色黯然,说:“嫂子这种苦命的人啊,窝在山村就窝在山村了,一辈子孤苦到老算了。”

“不,梅姐你这么想是不对的,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梅姐你这么漂亮,不能放弃生活的信心和勇气……”张振东说道。

“噗。”肖梅一口笑了出来,又用手戳了一下张振东的额头,说:“你这家伙,像个小大人一样,你哪来的这些条条道道。”

“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俺还是看过电视的。”张振东说道。

“好吧。”肖梅很开心,说:“东子,以后经常来嫂子这里,陪嫂子说说话解解闷,好吗,嫂子做饭给你吃。”

“好啊。”张振东听到做饭给他吃,心动了,答应了。

要是村里的老光棍和小混蛋们知道张振东因为混饭吃答应了肖梅,肯定会气得吐血三升的,有肖梅这种大美女邀请,你丫的就只是为了混饭吃,你还要不要脸啊。

张振东从此还真的爱往肖梅家里窜,吃肖梅做的饭,和肖梅聊聊天。

当天,羊群被头羊领着虎虎赶着回了家,更是让张振东高兴万分,张振东从此放羊都不用亲自出马了,省了很多事儿。

生活显得很平静,王二妮时不时背着爹娘来找张振东,一起上山割猪草、采蘑菇。

白三还躲在镇上,没敢回村。

张振东就等着羊儿长大换钱做老婆本。

这天,张振东从肖梅家吃过晚饭,嚼着一根狗尾巴草,晃晃悠悠走回家,路过一片苞谷地的时候,听到有人喊:“救命,救命啊……”

张振东一惊,这是哪门子事情?

村里虽然有东家长李家短的各种矛盾,但是真正说是杀人放火这种事情还是鲜有生。

张振东循着声音走去。

“啪!”

“奶奶的,瓜婆娘,老子打死你……”

白子强?

听出来这是白子强的声音之后,张振东躲在一个小土包上,看着苞谷地里面的一切。

只见白疯子抓着一个容貌清丽的少女,白子强握着一根藤条正在狠狠抽打少女的双腿。

藤条落下,少女的腿上便肿起深深的伤痕。

“瓜婆娘,你还敢跑,老子看你还敢不敢跑……”

白子强一边打,一边骂,表情狰狞。

“你打死我算了,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也不会跟你成亲生子的,你要是打死我,我家里人是不会放过你的,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躲不开我家的追捕。”少女倔强的说道。

虽然少女处境堪危,但她脸上那种倨傲的表情和她冰冷无情的语气,让她有一种天然的贵气。

“艹,瓜婆娘,你家里人,呵呵呵,你跟老子成亲生子,一辈子呆在这村里,他们怎么找来?”白子强很是得意地狂笑,为了泄心中的不满,又是狠狠地甩打藤条。

“好了,不打了,把她打死了,谁给俺生孙子,打死了两万块钱也打水漂了。”白疯子连忙制止白子强的行为。

“靠,真是禽兽不如。”张振东暗骂道,他已经知道眼前的少女正是肖梅说的白子强花钱买来的媳妇,看样子是这少女寻了个机会从柴屋里跑出来,被白子强父子追赶抓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