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列仙斗 > 第十四章 血溅三尺

第十四章 血溅三尺


  “没问题了,你可以走了。”

  “哎,这是小人一点心意,官爷您收好,谢谢官爷了。”

  陈豕点头哈腰的对着城门口的卫兵行李,并且偷偷塞了价值五百铜的碎银。

  随后便招呼了一声身后一群拉车的车夫。

  四五张板车,上面放着一头又一头完完整整的死猪,除了有些干瘪之外,没什么异常。

  也没有人愿意去深究,光看着那幅景象就觉得晦气和恶心,更何况是上前观察。

  陈豕走在前面,出了城门以后再不复之前的谄媚,谨慎地观察着四周。

  身后的车夫全是雇的临时工,虽然陈豕给的钱算多,但他们还是觉得恶心,走的很慢。

  “走快点,别耽误了爷爷我的时辰,你们也能早点干完活散伙。”

  陈豕满脸横肉,对着这群瘦斤干巴的穷苦车夫吼道。

  有几个人想要反驳什么,但看了看他那壮硕的体格,只是默默加快速度,眼里充斥着厌恶。

  突然,侧旁的树上射出几支三棱飞镖直冲陈豕太阳穴,末端并非常有的红绿绸布,而是独特的黑色绸布。

  陈豕一惊,慌忙向后退避,几个车夫已经吓傻了,慌不择路的丢下车子向通天城跑去。

  那颗射出三棱飞镖的树上传来声音。

  “去一个人,别留活口。”

  从树林走出几个全身黑色紧身衣裤带着面纱的刺客。

  其中一个奔向那群车夫逃跑的方向,其他几个人围着陈豕,树上那人也跳了下来。

  看着眼前这个将近三十,一身黑袍,没带面纱,一头难得一见的短发,一条狰狞的伤疤在从右眼下方跨过鼻梁,蔓延到左脸脸颊的男人。

  陈豕瞳孔一缩,喉咙有些发干,苦涩的开口道:“夜鬼,为什么?”

  被称作夜鬼的男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冷漠的看了他一眼,抬起来了右手。

  围着陈豕的几名黑衣人纷纷拿出别在腰后的手弩,对准了陈豕。

  陈豕绝望地张了张嘴,这几只手弩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甚至这几个炼骨境的黑衣人还不够他一个人打的。

  但是,面对那个号称“夜鬼”的男人,自己绝对绝对不可能从他手上逃脱。

  他心底发狠,你们要灭老子的口,真当老子这些年是吃白饭的?

  陈豕早就收到了消息,通天剑派和绣衣司要围剿自己,上面虽然不知道缘由,但还是让他做完这票以后避一避。

  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了,那天借宿自家的钟少侠,就是那个传闻正面叫板通天城绣衣执法的钟情。

  没想到先来的居然是灭口的,就是不知道是谁的意思,他心里思索着,却向黑衣人们跪下,示意自己已经认命。

  “等等,我还有话要说!”眼见这群杀手要动手,陈豕急忙开口。

  “给我留个全尸吧,好歹我也为上面干了十多年脏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所有的账本和记录,包括阵图,全部都在我屋后猪圈第三个空心料槽里面。”

  听着他焦急地不愿有一下停顿的话语,吴道点了点头,把右手放下。

  “嗖嗖嗖”,几声弩响,陈豕倒下了,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笑,似乎是在嘲笑这群杀手终将步他的后尘。

  “搜尸,其他人把祭品带走,夜一,你去陈豕家里把东西都带走。”吴道冰冷的声音响起,对陈豕的承诺也只不过是给他留个全尸而已,二人都知道,搜尸是必须的一环。

  一个黑衣人上前搜尸,其他人则是推着一辆辆装着死猪的板车撤退,一切都有条不紊。

  吴道却皱着眉头,夜六还没回来,有些不对劲,只是几个普通的车夫,不应该耽搁的。

  钟情和朱启朦快速的奔跑着,那个杀手的出现让二人意识到了不对劲。

  他们和杨嘉玮三人联手迅速解决了那个杀手以后,让杨嘉玮把那群车夫带回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他们两人则是沿着车夫指的方向一路奔袭,希望能够在陈豕被灭口之前赶上。

  “看来还是慢了一步。”朱启朦看着陈豕的尸体叹道。

  钟情也带着懊恼的骂了一句“该死的家伙,早不死,现在倒是赶巧了。”

  朱启朦正准备上前搜尸,看看有什么线索,钟情突然拔出通天剑,一个苏秦背剑式挡住了自己的后颈。

  华丽的宝剑与爆射而出的铜钱发出了清脆而爆裂的交击声,钟情只觉得自己的手都要被震麻了。

  他和朱启朦快速转过身戒备地看向面前的密林,二人看了一眼脚下已经四分五裂的铜钱,暗自心惊,好强的腕力!

  钟情低喝一声:“谁?”

  突然,另一侧传来密集的脚步声,有人高声喝道:“钟师弟,我们来了,你没事吧?”

  钟情听闻是通天剑派的师兄们,心下稍微放松,冲林子里问道:“陈豕是你杀的?”

  林子里传来没有感情的声音。

  “钟行走,还没出蜀州就惹出这么大的麻烦,这只是一个警告,不久之后,我们会再见面的。”

  钟情一愣,想要冲向林中,却被朱启朦拦了下来,他沉声道:“那人暗器手法高明,林子里不易追击。先检查陈豕的尸体为上,看看有没有残留的线索。”

  朱启朦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没抱希望,来晚了,就算有线索,也早就被毁了。

  钟情只得停下脚步,转而走向陈豕的尸体,看着这个汉子,他内心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一想到一个多月前,自己还和他坐在桌子上吃饭,心里多少也有些惋惜,好歹是条人命。

  呃?吃饭?钟情示意朱启朦让开,抱着尝试的心态扳开了陈豕的嘴,两颗门牙板板正正。

  他也记不清是哪颗门牙了,索性把两颗都拔了,朱启朦在旁边看的一阵唏嘘:“他虽然生前作恶多端,但钟行走你也不用为难死人吧?”

  钱登之刚带着通天剑派的人手赶到,就看到钟情蹲在地上拔陈豕的牙齿,也有些发愣。

  钟情拿起两颗牙齿起身,先是和钱登之他们打了个招呼,随后把牙齿递给朱启朦,对着他们解释道:“我之前见陈豕的时候他有颗门牙掉了,而现在两颗都在,说不定有线索。”

  朱启朦接过那两颗门牙,手指微微用力,两颗牙碎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