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列仙斗 > 第二十章 虎头蛇尾

第二十章 虎头蛇尾


  钱登之站在锦官府的城门口,有些无奈的看着钟情问道:“新任州牧和总执今天刚来你就要走,不见见他们?”

  “懒得见了,钱师兄替我去就好。”

  “这次估计要给你封个名号,你有自己中意的吗?”

  “随便吧,这段时间多谢师兄照顾,我就先告辞了。”

  “钱师兄再见啦,希望回来见你的时候你已经高升了哦!”

  钱登之只能拱了拱手,看着钟情和许慕甄离去的背影,转过身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师弟说留就留,说走就走,还要自己给他善后,真是,哎。。。

  他提了提精神,待会还要面对新任的州牧和总执,要为师弟争取最大的利益才行。

  竖日,通天剑派和官府联合发文,蜀州通天剑主传人“守正剑”钟情,侠骨铮铮,不畏强权,与绣衣司合作捣毁蜀州人贩子窝点十五处,查证蜀州部分官员收受贿赂。以闻物境斩杀破军境贼人,携其师妹登执绣阁,以正通天剑修言出必行之德行,蜀州境内风气为之一肃,救黎明百姓于水火之中,扬大魏国威于九州之内。

  公告随着绣衣司和通天剑派的势力传遍了大魏全境,各个县城绣衣司和通天商行都张贴着这篇通告和钟情的画像,茶楼的说书人以钟情为主角创作了诸多话本,众多戏班也有了新的戏剧,乃至于待字闺中的少女们也偷偷传递着“如果我是守正剑师妹”这样剧情的闺房秘本,钟情之名传遍了大魏天下。

  伴随着名声四起的是各路江湖高手震惊于通天剑主传人出现的同时都磨拳擦掌,想要会一会这个仅仅闻物境就九州皆知的少年剑侠。

  世人不知道的是,他们口中的“守正剑”却干着牵马的活。

  走在滇州崎岖的山路上,钟情叹了口气,回头对着马上的少女说:“师妹,不行到下个县城咱们这马就卖了吧,这破路比蜀州还难走。”

  滇州的道路相比于蜀州的崎岖险峻,多的是弯曲长坡,走起来实在是令人心神俱疲,更何况牵着马。

  许慕甄笑嘻嘻地说道:“好啊,师兄,但是卖掉它之前你不打算骑一次吗?这马你买来一次都没骑哦。”

  钟情看着自家师妹神情,笑了笑,突然停下脚步,走到侧旁,对着她说道:“你真以为我不敢上去?”

  许慕甄看着钟情的动作,脸有些红,却带着一丝挑衅的意味:“师兄还真敢上来不成?也就嘴上说说罢了,嘻嘻。”

  钟情闻言,直接翻身上马,把许慕甄整个人抱在怀里,一打马鞭。

  弯弯曲曲的官道上,一匹白马慢悠悠的迈着马蹄,马上的少年把脸贴在少女通红的脸上,在少女耳边低语着什么,少女则时而咯咯直笑,时而回应几句,没让少年看见的眼里,充斥着欢喜和狡黠。

  。。。

  “掌柜的,开一间上等客房,再来些特色吃食。”

  正在柜台打哈欠的掌柜看着眼前这个白衣少年,因为赶路有些灰尘的白色衣袍,腰间挎着剑,剑眉星目,身旁跟着一个可爱的蓝衣少女,赶忙招呼道:“好嘞,客官你随便找个桌子等着,我这就去通知后厨去做菜。小二,给二位客官上壶茶水。”

  他递了把钥匙和门牌给眼前的少年,总觉得这人似乎在哪里见过,走到后厨招呼着厨子做菜。

  等他回到柜台上继续眯着眼睛打瞌睡时,那小二走了过来,低声对掌柜说:“掌柜,我瞧那人长得好像之前绣衣司门口贴着的那个“守正剑”钟情钟剑侠啊。”

  掌柜的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觉得眼熟,再定睛一看,长得还真像,他砸吧着嘴嘟囔道:“你这么一说,这客人还真像啊。”

  话刚说完,就见门口又来了一位客人,来人虎背熊腰,身后背着一根镔铁长棍,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伺候的客人。

  “平日里咱们这破县城哪来这么多外人,今个儿是怎么了?”小二嘟囔着上前招待。

  却见的那大汉粗着嗓子喊道:“听说守正剑由蜀入滇,必经盐津,你们有没有看到什么生人啊?”

  钟情和许慕甄坐在角落的桌子上看着这一幕,有些无奈,这已经是他们入滇以来遇到的不知第几个江湖人士了,自从他看到师门和绣衣司的通告,就预料到了一路上会麻烦不断,但没想到会有源源不断的江湖人士或挑战,或偷袭。

  所有人都想看看这个十八岁的剑主传人究竟是什么成色,不少人也抱有踩着他扬名天下,找通天剑派赚笔大的的想法。

  切磋的,只要不太过分,钟情都点到为止,而偷袭的,一个活口也没留。

  只是他有些疑惑,来找自己的基本上都是闻物境,最多破军初期,自他入滇以来,没在遇到过肖凡那么强大的对手了。

  那壮汉显然也看到了唯一的一桌客人,他眼神一亮,白色袍子,挎着剑,带着美娇娘。

  “小子,你就是“守正剑”钟情?爷爷我姓罗名培伟,江湖上的弟兄们抬举我一声“翻山棍”,听说你把“碧毒剑”都给干掉了,今天你爷爷我来会会你。”

  钟情闻言脸色一寒,他最反感的就是这些江湖人口无遮拦,起身对着这壮汉道:“如果你说的是那个只会在剑上抹毒的垃圾,是我杀的。切磋可以,你再敢自称一声爷爷,你也可以不用走了!”

  罗培伟一愣,哈哈大笑道:“行啊,小崽子,你要是能打服我,我叫你一声爷爷都行!”

  “去外面打,别弄坏了店家的东西。”

  说着钟情就向外面走去,许慕甄也一蹦一跳的跟在钟情后面,嘀嘀咕咕的给他加油打气,显得熟练无比。

  十月份的滇州,没有一丝秋意,气候依旧宜人。

  傍晚的风吹过了少年的长发,紧握着的剑还没有出鞘,只听得对面的大汉大声道:“小崽子,你要是赢了老子,整个滇北的江湖人都不会再找你麻烦了,所以,你给老子认真点!”

  钟情眯了眯眼睛,这人是真的口无遮拦,口气也大的没边,好奇的问:“就凭你一个破军初期?”

  是的,钟情虽然看不透罗培伟的境界,但是他能感觉到和自己的差距不是很多,撑死也就是破军初期的水平。

  只见得那壮汉一棍砸来,伴随着豪迈的笑声:“哈哈,在这滇北,我爹罗虎说了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