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列仙斗 > 第二十五章 吴道奏乐,钟情舞剑

第二十五章 吴道奏乐,钟情舞剑


  “叮”

  最后一枚暗器已经被击落,钟情喘着气,浑身伤痕,姿态却依旧豪迈,眼见吴道的手停了下来,他如释重负般对这个疯子露出了开朗的笑容:“结束了。”

  吴道右手抚过后腰的伤口,沾着血的指头被他猩红的舌头缠绕着,看着提剑奔来的钟情,他桀桀笑着。

  “那可不一定哟,钟行走,这次我玩的很开心,下一次,一定要让我继续开心哦。”

  说着,他扔出几粒钢珠,钟情随手打落,剑身刚扫到钢珠,就听得“嘭”的一声。

  浓郁的烟雾环绕着钟情,他毫不慌乱地对着上方使出绕云环,剑绕到一半,却突兀停了下来。

  通天剑砸落在地上,钟情整个人四仰八叉的倒在了地上,他感应到了吴道已经遁走。

  少年眯着眼睛,大口的喘着气,喃喃道:“幸好骗过他了。”

  是的,钟情已经没有力气再挥剑了,但哪怕在黑烟中,他依然假装能够使出剑招,最终还是骗过了那个疯子。

  他左手轻揉已经肿了的右手手腕,在最后的剑舞中,频繁的动用手腕进行格挡让他已经抬不起剑来。

  随着黑烟缓缓散去,躺倒在地上的少年左手撑地,慢慢站了起来。

  通天剑归鞘,钟情踉跄着向沐春府走去,才走了几步,突然双眼一黑,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希望师妹能及时找到我吧,少年抱着一丝希望想着。

  。。。

  钟情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入眼的第一眼就是许慕甄那张肉嘟嘟的脸庞,可爱的八字眉担忧地皱着。

  看到钟情醒来,许慕甄喜极而泣,上半身趴在他的胸膛上,哽咽着说:“师兄,以后,以后别让我自己走了好吗?呜呜呜,我看见你躺在路边,以为,以为你死了!呜呜呜。”

  钟情浑身疼痛,仍然强忍着伸出左手揉了揉着许慕甄的小脑袋,轻声安慰道:“乖,不哭了,师兄答应你,再也不会丢下你了。”

  许慕甄抬起自己的头,梨花带雨的小脸上带着浓重的黑眼圈,看着她已经哭肿的眼睛,钟情心疼地皱起了眉头。

  许慕甄慌忙问道:“师兄,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压疼你了?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

  钟情看她急的又哭了出来,赶忙安慰她道:“没事,我只是想起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师父说过,我是天选之人。可是我想啊,如果真的有天道,那你一定是我的天选。所以,我以后一定一定不会把你弄丢的。”

  许慕甄看着师兄虚弱的脸上对她露出的温柔笑容,她破涕为笑,红着脸用自己的青葱玉指般的小拇指缠住钟情的小拇指上。

  “那我们拉勾勾,我也绝对绝对不会在把师兄弄丢的!”

  “好啊。”

  钟情笑着和许慕甄拉着勾。

  等许慕甄去把医师和沐春府通天商行的师兄喊来,已经傍晚了。

  那医师检查完钟情的状况,对着三人说道:“钟少侠只是因为内气耗尽再加上与人激斗身体多处受创导致昏迷,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静养半月即可。”

  拿完银子,便向三人告辞离去。

  “我睡了多久了?”

  “三天。”

  面容冷峻的中年男人回答道。

  “师兄是?”

  “我叫张啸宇,负责整个滇州的通天商行。”

  “有劳张师兄百忙之中还抽空来看我了。”

  钟情打量着这个面容冷峻的男人,钱师兄和他说过,滇州的张啸宇面冷心热,不善言辞,有事直接麻烦他就行。

  钟情开始向张啸宇打探这两天有没有消息,最好能查到那群杀手属于哪个势力。

  张啸宇告诉他,那群杀手用的弩箭都是军械,几年前私自贩卖军械是大罪,必然能够查的出来。

  但是这几年天下乱了,私贩军械这种事情各地都有,没办法去调查。而且那群杀手身上也没有别的东西,没有线索可以找到。

  钟情叹了口气,随后问道:“师兄知道“夜鬼”吗?”

  张啸宇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夜鬼”以前只在杀手圈出名,但我们还有些他的资料,这两天他跟着你又出了次大名。”

  “呃?”

  许慕甄在旁边甜甜地说道:“我们把你带回来的时候,沐春府绣衣司就得到了消息,说是你剑斩十二名刺客,曾经杀过破军的顶级杀手“夜鬼”也败在了你手上,现在估计整个滇州都传遍了。”

  她带着崇拜的眼神一边看着钟情,一边和他诉说着最近发生的大事小事。

  张啸宇站在一旁都觉得自己有些多余,他轻咳一声开口道:“师弟,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有事你直接来通天商行找我就行。”

  “多谢师兄了,师弟我伤势在身,就不多送了。”

  “本也不必,”

  等张啸宇走了,许慕甄才叽叽喳喳的向钟情诉说着少女心事,无非就是她的担心,忧虑和找到钟情时的欢喜。

  说完了这些又开始和他说着自己听张师兄说到的大大小小的情报。

  钟情一直听着,偶尔还回应少女两句,他知道许慕甄内心会因为自己丢下他逃跑会有内疚感,现在不停地拉着自己说话也是怕再次失去自己。

  直到月上天明,许慕甄才忍不住打了个哈欠,钟情笑着说:“师妹,睡觉吧。明日再聊,反正我起码还要躺一周,咱们有的是时间。”

  许慕甄红着脸点了点头,答应的声音低微的甚至让钟情有些听不见。

  她站起身,背对着钟情,脱下了自己的蓝白色襦裙,光滑的玉背和后颈暴露在空气中。

  钟情慌乱道:“师妹,你在干什么?我说的睡觉真的就是单纯的睡觉啊!”

  不知为何,嘴上拒绝的钟情内心隐隐还有一丝期待。

  许慕甄转过身,十八岁的少女已经过了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年纪,穿着鼓胀的心衣。那双光洁的玉腿不算长,但让钟情的目光有些移不开。

  走到床前,她红着脸对钟情说道:“这几日师兄的衣服都是我换的,也是我陪着师兄一起睡的,以后。。。也是。”

  说着她上了床,快速把被子盖上,哪怕小脸炙热到让她觉得在六月,依然还是猫咪般地缩在了钟情怀里。

  钟情身子僵硬了片刻,慢慢放松了下来,他搂着怀中的少女,闻着淡淡的幽香。

  心猿意马之下,完全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冲动,忍不住俯下头轻轻摩擦着许慕甄的秀发。

  少女嘤咛一声,突然抬头亲了他一口,随后整个人缩在他的怀里更紧了。

  钟情感受着那一瞬的余韵,原始的兽欲快要把他吞噬殆尽,满脸通红地感觉到血脉贲张的不只有脖颈,但身体的不支持让他没办法做什么。

  只能痛并快乐着的沉沉睡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