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列仙斗 > 第三十章 乱战

第三十章 乱战


  冷冽的冬风自湄江吹过,也让钟情的心有些寒,他和吴道两人并肩,冷冷地看着田涛和李亚航身前的老人,完全感受不到他的境界。

  远处的苍山爆发出剧烈的响动,只听得见有人在怒吼,这声音对钟情来说再熟悉不过。

  “墨生辉,你当真要拦我?!”

  又听见粗犷的声音响起。

  “哈哈哈,气峰峰主?今天爷爷我就是拦在这里了,让你们下任剑主等死吧!”

  袁闲表情狰狞,本来钟情的护道者不是他,只不过他还是放心不下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子,主动做了他的护道者。

  没想到这次这么棘手,袁闲暗骂着。

  眼神像是要喷出火一般盯着面前的蛊族族长,墨生辉。

  蛊族的权力由族长和长老会分别把控,而族长和长老会首席则是由蛊族最强大的两个村寨,驭蛊寨和噬蛊寨的寨主所担任。

  但为了防止二者通过自己的权力形成固定的权力网,中小村寨们坚持上一任族长或首席死后,就要换另一个村寨来担任这个位置。也就是说,族长和首席不可能是同一个村寨。

  而噬蛊寨以吞噬强大自己,什么都喂给噬蛊,喂蛊效果最好,驭蛊寨则能够通过蛊人的心头血控制对方的蛊,哪怕没有控制,在战斗中也能使对方的蛊虫被压制。

  二者天生死敌,若是让被张克己杀怕了的中小村寨们组成的亲魏派看到驭蛊寨和噬蛊寨两个中立派和举旗派的首领联合了,怕是要惊掉大牙。

  袁闲不停地挥斩剑气,却见墨生辉体表泛出金属般地光泽,硬扛着袁闲的剑气向他奔去,手中的骨质增殖,变成了一对前端锋利,尖刺弥补的拳套。

  袁闲面色一变,这家伙不知道吞噬了多少钢身蛊和精铁,肉身太过强横了,自己的剑气居然只能伤到他的外皮。

  袁闲后退八尺,拿出一柄食指长的玉剑,对着那小剑低语几句,随后把内气灌入其中,“去”。

  墨生辉脸色一变,满脸的横肉都挤了起来,飞身就想要去拦住那小剑,却被一记内里凝实,外表却显得虚幻的仿佛炼体下三境打出来的剑气拦住。

  毫不在意地选择了硬抗,那小剑要是飞回了通天剑派,让通天剑主出了山,哪怕到时候钟情死了,他们地目的达到了,可蛊族也玩完了。

  只有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杀了钟情,控制住滇州,然后和四处的反魏势力联合,才有机会置之死地而后生。

  刚接触到那股剑气,他瞬间脸色一变,以前没和这个老小子交过手,没想到那剑气内含意势如此磅礴,密密麻麻的蛊头疯狂地从他周身蔓延,全部汇聚到双拳。

  他低吼一声,背后双足站立的紫色虫子挥舞着自己的短肢,密布獠牙的大嘴留着口水,咆哮着似乎要将这剑气吞了一般。

  袁闲冷冷地看着,想吃?我让你吃个够,手上的浩气剑又一次劈斩而下,又是一道剑气直接融入到墨生辉面前的剑气中,墨生辉面色一变,是道的气息,他只得被迫全力抵抗,眼睁睁看着小剑飞向远方。

  钟情听着那边的动静,虽然他知道一直有前辈在护着自己,不然自己怎么可能在路上昏迷半天一点事也没有,却没料到对方也有所布局。

  吴道的脸色潮红,看着面前不知深浅的老人,他能感受到,死亡离自己是如此之近,自己,马上就要拥抱死亡了。他一想到这里,就浑身打着颤,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大拇指,似乎要把它咬断。

  李亚航对着眼前的老人说道:“骨爷爷,他们就拜托你了,我实在没想到对面那个疯子把十拿九稳的围杀之局变成了乱战。”

  那老人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眼里却有些担忧,他白骨寨虽然历代支持驭蛊寨,但在这件事上实在是太过于冒险了,上任首席还在噬蛊寨闭死关,试图吞噬噬蛊祖蛊,如果能够成功,他们蛊族也能多出一个通天境的强者。

  这个时候,实在是不应该多生事端啊,他内心叹息着。

  但事已至此,只要按照计划行事了,他看着面前两个闻物小辈,有些自嘲,自己什么时候也沦为了那些说书人话本里的以大欺小之辈了。

  右手一个前伸,狰狞粗大的骨头从质检蔓延而出,直冲钟情二人。

  满身伤痕的二人已经来不及闪避了,钟情跨步向前,手中的通天剑死死的卡住骨尖下方的缝隙,颤抖着的右手让他感觉到随时都会抵挡不住。

  “快啊,你个疯子,你的暗器呢?”

  听着钟情的怒吼,吴道兴奋的神情没有丝毫改变,只是眼里的狂热更胜,直接用出了自己的压箱底绝招,疯狂地从手中的戒指中拿出各式各样地暗器直冲对面的老人。

  他知道在这种敌人面前,任何的留手和藏招都是没有用的,反而有可能让自己错失仅有的进攻机会。

  伴随着猖狂而肆意的笑声,无数的暗器朝着老人飞去,老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左手向侧面一挥,白骨堆积,直接身后二人全部护住,老人的身躯早已被白骨铠甲包围,密密麻麻的骸骨没有一丝缝隙。

  “暗器,小道尔。”

  右手发力,钟情面色一变,一个驴打滚朝侧面翻去,通天剑被带着飞了出去,随后砸落在地面上。

  吴道却没那么好运,钟情也没告诉他自己要撑不住了,冷不丁就挨了一下,整个人如同破布一般飞了出去,右侧大腿血肉模糊。

  钟情缓缓站起,大口地喘着气,看向吴道:“疯子,你还行不行?没想到可能要和你一起死了。”

  吴道眼神放着光,右手摸着自己血肉模糊的大腿,然后又把手指放到嘴边,一边舔舐着回应道:“哈哈,我已经感觉到了,美丽的死亡在接近。”

  钟情闻言黑着脸,没再理他,而是努力的思考着破局的方法,但好像已经没有办法了,穿着骸骨铠甲的老人正在一步一步的接近,他和吴道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给自己护道的峰主被蛊族的立道境缠住,面前这人应该是个六合,但这也不是自己能抵挡的,怎么办?怎么办?难道就要在这里结束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