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列仙斗 > 第三十一章 死局

第三十一章 死局


  钟情身子有些颤抖,他不畏惧死亡,只是在畏惧自己将要失去的东西,那些东西对他来说太过于珍贵了,他真的不想死。

  骨老人已经离他只有五尺之距了,他已经没有力气在殊死一搏,自嘲的闭上眼睛。此世当成仙?剑压新的时代?这一切似乎都像个笑话般。

  “师兄,师兄!”许慕甄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刚才一番战斗下来已经有些沉寂的剑心再度跃动了起来,识海中小剑的剑意在疯狂的上涨。

  “师兄,你就知道欺负我,不理你了。”

  “师兄,我给你做了你最喜欢的红烧肉。”

  “师兄,我去给你打酒。”

  “师兄,我迷路了,你带我走吧。”

  “师兄,要死我也陪你一起!”

  无数的声音在钟情脑海中响起,一幅幅画面出现,少女的笑容,少女的娇羞,少女红着脸和他睡在了一起。

  气峰,灵峰,通天峰,通天城,锦官府,两人在一起的场景一幕幕浮现,钟情喃喃道:“师妹,我真的不想离开你啊!”

  识海中的小剑发出暴烈的剑鸣,剑心疯狂着不停歇地跃动着,钟情突然睁开了双眼,看着离自己只有三尺之距的骨老人,极为认真地说道:“前辈,还有人在等我回家,我不能死!”

  骨老人诧异地望着眼前这个名扬天下的年轻人如同得了失心疯一般说着没头没脑的话,又看了看一旁躺在地上还吸着指头怪笑的另一个疯子,摇了摇头,两个疯子。

  钟情只感觉到上次面对肖凡时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又一次传来,但这一次,不再是怒火,也不再是痛恨,而是对于人世间繁华的依恋,对于心底那一抹微笑的不舍。

  对生的渴望点燃了剑心,整个人的情绪又一次被抽离,那种渴求名留青史的野望,一直想要和那抹微笑在一起的偏执,以及自命为仙的豪言,此刻似乎全部化作了动力。

  闻物的境界被打破,连带着破军的屏障也直接消失,只等着他把自己的剑意和那种执着的势给结合,就能水到渠成的进入六合。

  面老人面色一变,几个大步,准备直接斩杀面前这个气息在不断攀升的少年,他能感觉到,若非这少年刚刚悟势,绝对已经能够和自己一战了。

  却见得钟情本已经无力的右手掐着剑指,面无表情的朝前方挥出,轰鸣的剑气声再度响起,快要完结的战斗进入第二回合。

  骨老人左手骨骼化盾,死死地抵住这一道剑气,他脸色一变,这剑气中出了剑意,还有着一种莫名的执着,好似在执着着斩杀眼前的对手,又好像不是。

  钟情面无表情地继续挥动着右臂,缭乱的剑气飞射,让躺倒在旁边的吴道眼睛睁的浑圆,这种力量,让他的脸上泛起一丝不自觉的潮红。

  他嘴里呢喃着“好强,好强!”

  骨老人的内心掀起了滔天巨浪,怎么可能?这少年连意和势都没有融合,怎么能斩出这样带着意势的剑气,这根本闻所未闻。

  意在心,势外放,心为元帅,意为号令,气为先锋,力为将校,躯为前卒,势为军阵,只有将六者相结合后,才能够达到六合之境,能够拥有所谓的“神攻”之能。

  钟情的势才刚刚诞生,虽然已经极为强大,但不入六合,就像没有军阵的军队一般,再强大也会因为散乱而被击溃。

  但他的剑气让骨老人感觉到,这少年的心似乎有着强大的统率力,哪怕还没有完全将号令和军政贯通,却能够强行号令整个军队按军阵厮杀一般。

  骨老人的骸骨铠甲又厚重了几分,只见他右手变化出骨矛朝钟情飞掷而出,角度刁钻的穿越了起舞的剑气,直奔钟情头颅。

  钟情矮身一躲,冲步向前,点阳!

  汇聚一点的剑气,带着锋锐的剑意和执着不罢休的剑势撞上了骸骨铠甲,火花四溅,骨渣散落,骨老人的下体流出点点鲜血,他完全没预料到自己的铠甲居然能被这个伪六合给破开。

  顾不得下体伤势,他右手一拉,那根已经飞射而出的骨矛被一丝细微的骨线给拉回,在钟情看不见的角度直戳他的后心,钟情虽然六感涌现危机,但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看骨老人的技法应该不是专攻近战,他只有贴近身位才能破局而出,沉腕向上,崩心!

  骨老人六感疯狂示警,他闷哼一声,胸前骨铠疯狂的加厚,却只见那肆虐的剑气一点一点穿透着骨甲,直至胸膛出现一片血红,这记崩心,被他用骨头慢慢带离了心脏位置,却依旧穿透了他的防御。

  他硬扛着这一招,眼神精光乍现,就是现在,离钟情后心只有一尺的骨矛宛如开花般,变成了一株白骨森森的骨花,这比骨矛打击面更广,而且其实多如牛毛般的锋锐骨刺或长或短,或有棱或无棱。

  钟情左手向后挥出一道剑气,锋锐的剑气摩擦着骨花,执着的将它分成两半,白骨老人低声道:“没用的,我承认你是个天纵奇才,但你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

  只见那一半骨花,缩小再次变成了完整的骨花,调转方向直奔钟情后心,他心下一横,直接把自己的臂送了上去。

  整个骨花扎在了左臂上,痛苦的哼声在钟情嘴里响起,眼看他就要爆发剑气摧毁骨花,骨老人也知道这记杀招只能发挥最后的余热了,右手一捏。

  整个骨花狠狠地闭合,带走了钟情左臂的大块血肉,能看的见白色的骨头露出,钟情将内气附着在左臂,维持活性。

  撑着白骨老人在操纵骨花闭合时,一个滑铲从他的胯下飞出,对着保护着李亚航和田涛的骨罩就是一招月牙冲,紧随着一招荡不平。

  两道剑气一前一后化为十字行狠狠轰击在骨罩上,宛如切割豆腐没有任何阻力,骨渣飞溅,露出了罩内二人不可思议的眼神和解脱般的神情。

  “不!!!”

  看着剑气轰进自己的骨罩,却没有丝毫办法的骨老人彻底疯狂了,这次行动死了自家少族长和孔雀剑派的少宗主,如果连钟情都杀不掉的话,那就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骨老人直接咬断了舌尖,大量鲜血涌入自己的腹部,他知道,自己活着回去虽然不会死,但也肯定会彻底脱离权力核心,正在蒸蒸日上得白骨寨也会受自己影响,,那不如以一死来换取白骨寨的政治资本。

  硕大的如这天蔽日般的骨花向钟情爆射,他自信这一击是他毕生最强的一次杀招,绝对能够带走这个下一任剑主,骸骨铠甲早就解体也化作了骨花的一部分,露出了他的躯体。

  钟情脸色没有变化,腾挪几次,让白骨老人身后是苍山方向,右臂高举,狠狠挥下!

  “以情化剑,剑出无我!”

  远比面对肖凡时更加浩大的剑气直冲骨花,在骨老人不甘的眼神中,骨花破碎的太过于迅速,那道浩烈的剑气带着如同湄江咆哮般的轰鸣划过了苍山。

  钟情知道,袁闲作为沉浸剑气一道数十年的宗师,绝对能够提前感应到自己的剑气,并且做出躲避甚至诱敌的行为。

  袁闲面对着墨生辉和乱战开始才收到消息迅速赶来的孔雀剑派掌门,整个人都显得狼狈不堪。

  墨生辉也算是立道中的顶尖高手了,对于道的领悟和他吞噬获得的加强使得自己只能够和他势均力敌,再加上一个虽然没入立道,但极其富有神意的孔雀剑法,他实在是没办法去救援钟情。

  突然三人神色一变,钟情的最后一剑实在是太过于暴烈,隔着三里,三人都能感觉得到,但袁闲脸上露出的是惊喜的表情,另外两人则是脸色难看。

  “死心吧,最多再有一刻,我通天剑派再来两位峰主,你们就全部完蛋!好好想想什么样的赔偿能熄了我通天剑派的怒火吧!”

  墨生辉的脸色阴晴不定,上个时代的大佬们都没几年好活了,现在举旗,杀了钟情,再联合其他几个势力拖一拖,等通天剑主死了,怕个鸟的断了一代传人的通天剑派。

  自家老祖虽然突破了,但任何一个祖蛊都不是那么好容纳的,不过自家老祖再耗费精血喂养也绝对比那群快二百的老家伙活的要久一点。

  唯一的阻碍就是如钟情这般的传人,三年前没能杀死张克己,逼得老祖退位闭关,今天再放过钟情,蛊族以后哪怕有个通天境也扛不住通天剑派和太一道的合力报复。

  不行,必须留下他!墨生辉心里暗自发狠,必须让通天剑派的这个剑主传人去死,等他们找到下一个传人,黄花菜都凉了,还怕什么?

  钟情的剑气划过了苍山,千百年来巍然屹立的苍山直接被轰出了一条如同峡谷般的缝隙,袁闲看着这道剑气,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颇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自豪。

  墨生辉对着田雨箫低声说了几句,便再一次迎上袁闲。

  袁闲原本微笑的脸庞也有些发冷,这两个人,还不死心,是一定要把钟情留在这里了。

  他一边向湄江腾挪,一边大喝道:“小钟子,快跑!拖半刻就行!”

  田雨箫脸色难看地直奔湄江边而去,这老家伙,刚才还说一刻,让他们自以为还有喘息之机,也调息了一下,没想到。。。

  只见得血红侵染着白衫的少年剑修,对着从苍山上冲下来的三人狂傲地大笑着。

  “袁师,小子十年情愫所化之剑可否?”

  袁闲一愣,大笑道:“好!好!好!吾家剑仙初长成,为师欣慰至极!”

  钟情也带着笑容,直直地倒了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